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手机扫码查看

手机查看

喜欢作者

打赏方式

微信支付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支付宝支付
×

施一公:最高2500万元的资助给最胆大的人

2023.1.14

55岁的施一公很少如此动容。

“如果回溯25年,我能够得到稳定支持的话,我相信我会更大胆。我一定会按我的性格,选择最不可思议的科学研究项目去进行,一定会的!”在“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的镁光灯下,中国科学院院士、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如是说。他还有一个新头衔,是“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科学委员会主席。

1月13日,作为目前国内社会资金资助基础科研力度最大的公益项目之一,“新基石研究员项目”揭晓首期获资助名单。来自数学与物质科学、生物与医学科学两大领域的58位杰出科学家,成为首批新基石研究员。他们将在5年内获得连续资助,其中实验类不超过500万元每人每年,理论类不超过300万元每人每年。

“我们要支持最聪明、最有成就、也是最胆大的一批人,让他们自由探索。”施一公说,“未来10年,会有多达200位雄心勃勃、年富力强、敢于担当、敢于在人类未达之境中全力以赴探索的中青年科学家,能够得到‘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的长期稳定支持。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够为科学、为中国,也为世界和人类文明作出重要贡献。”

施一公

“选人,不选项目”

在首期“新基石研究员”名单公布现场,施一公再次强调:“选人不选项目”是“新基石研究员项目”最鲜明的特色。

和任务驱动的项目制研究不同,“选人不选项目”意味着不对获资助的“新基石研究员”设置明确的研究任务,不考核论文数量,也不限定必须拿出成果的期限。

“唯一的标准就是Ta过去的研究在国际上是否有影响,今后要进行的研究是否真正处于基础研究最前沿。我们希望看到Ta的雄心壮志,看到Ta的研究方向还没有人尝试过。”施一公说。

因此,原创性、重要性和突破性是“新基石研究员”科学委员会着重考虑的评审要素。要求候选人已经取得公认的原创性研究成果,未来研究在世界范围内具有独特性和引领性;提出了重大的科学问题,其研究具有不可替代性;以及勇于突破自我,未来研究具有拓展学科边界的潜力。

首批入选的58位“新基石研究员”,是上述项目理念最鲜活的注脚。从深入理解混沌现象到探究中微子质量奥秘,从提升人工光合作用效率到细胞应激与衰老,从拓展植物远缘杂交到激活肿瘤免疫……他们的未来研究计划瞄准重要科学问题,充满挑战而又激动人心。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校长龚旗煌表示:“‘选人不选项目’,将有力地支持科学家开拓新方向,提出新概念、新理论和新方法,激发科研新范式,营造有利于自由探索的基础研究氛围和创新文化。希望在‘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的资助下,能发现、培养和造就一批未来的战略科学家和学术领军人才,实现更多‘从0到1’的源头创新。”

“新基石研究员”:展示基础研究的蓬勃面貌

很难用同一个词汇概括“新基石研究员”的全貌,他们是如此蓬勃、鲜明,却又和而不同。

首批“新基石研究员”,来自12个城市(含中国香港地区)的31家机构。从地域分布看,除北京、上海外,还包括西安、昆明、哈尔滨、福州这样的非一线城市。从机构来看,除了传统顶尖高校和科研机构,诸如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等高水平新型研发机构也有科学家上榜。

“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特别关注女性科学家和年轻科学家的发展,在同等条件下,倾向女性和年纪轻者。首批入选的58位“新基石研究员”,共有6位女性科学家获得了资助。

“6名女性科学家入选,是因为她们就是最优秀的中国中青年科学家,其中还包括世界级的领军人物。她们都有很好的科学品味,这来自于对科学的理解和对长期目标的坚定。”在首期“新基石研究员”名单公布现场,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生物与化学交叉研究中心主任、“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科学委员会委员袁钧瑛说。

首批“新基石研究员”平均年龄48岁,远低于55岁的申报门槛,其中包括8位“80后”。最年轻的仅38岁,是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刘钢。

值得一提的是,刘钢曾于2020年获得第二届“科学探索奖”,获奖理由是肯定他在凯勒流形的格罗莫夫-豪斯多夫极限、单值化猜想及其相关问题方面的成绩,支持他在凯勒几何方向深入研究。“科学探索奖”是一项由科学家主导的公益奖项,是目前国内金额最高的青年科技人才资助计划之一。

“新基石研究员”项目首期共991人高质量申报,最终58人获得资助,资助率为6%。

在近千名申报者中,共有232位由机构提名,759位采用自由申报。

在58位获资助者中,36位由机构提名,22位采用自由申报,相当于近40%的“新基石研究员”采用自由申报形式。

“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无论从什么路径,只要最后做得好,都会得到认可。”施一公在首期“新基石研究员”名单公布现场说。

“从0到1”的催化剂

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如施一公所说,“‘从0到1’的突破是不可预测的,你不知道它在什么时候、在哪一天、在哪个领域会实现。”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科学委员会委员潘建伟表示:“原始创新是基础研究中最难的工作,自由探索难以预测、难以规划、风险极高、耗时漫长,往往不容易得到稳定资助。”

“新基石研究员项目”资助基础研究,为“破题”自由探索,推动“从0到1”的原始创新提供新的可能性。其可以为科学家提供最大的自由空间,支持他们布局更为长远的科学目标,义无反顾地从事富有挑战性,又有重要科学意义的探索。

“从跟踪到模仿,到超越引领,中国的科学发展正处于有条件突破与收获的关键机遇期。‘新基石研究员项目’希望成为国家支持基础科研的有益补充,为基础研究不断突破,注入独特的‘催化剂’。”施一公表示。

“‘新基石研究员项目’放眼长远,坚持公益属性,重在‘选人不选项目’,由科学家主导人才遴选,在他们的严格评审下,第一批研究员如期诞生。我们期待这些富有远见与雄心的科学家,在新基石的支持下,心无旁骛地进行自由探索,催生原始创新,产出世界领先的研究成果,突破人类认知边界。”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大力资助基础研究,是腾讯推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的重要部分。我们将以长期主义的决心,持续助力原始创新,呼应国家发展需要,最终助益人类福祉的提升。”

推荐
热点排行
一周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