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手机扫码查看

手机查看

喜欢作者

打赏方式

微信支付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支付宝支付
×

撤稿观察主编《自然》发文:月论文撤稿达三百篇

2022.8.05

2010年,当Ivan Oransky和Adam Marcus创立学术诚信网站撤稿观察时,他们并没想到会赶上一波大潮。最初,他们估计每个月大概有3篇论文被撤稿。然而在第一年,每个月就有45篇论文被撤,到了去年,这一数字已经达到了300篇。

截至2018年,在撤稿观察的数据库中,论文撤稿数量已经快3.5万篇了。其中发表最早的一篇被撤稿论文,由本杰明·富兰克林在1756年发表于《皇家学会哲学会刊》。

自12年前成立以来,撤稿观察经历了一轮论文撤稿热潮。作为其创办者、撤稿观察主编,Ivan Oransky日前在Nature撰文表示,尽管撤稿数量在增加,但依然不够,科学界必须做得更多。

以下为Ivan Oransky的文章内容:

表面上看,近几年论文撤稿数量的增加是一件好事,似乎意味着科学在变得越来越严谨,科学出版的工作也做得越来越好。但是,事实并非这么简单。现在的杂志数量惊人,应该被撤回的论文要比实际撤回的多得多。

一项关于撤回论文的研究表明,每50篇论文中至少有一篇违反了国际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的规定。不管是因为伪造数据,剽窃,虚假的同行评审,还是因为重大失误——包括被污染的细胞系或者其他非欺诈性的错误,这些都意味着“该研究结果并不可靠”。然而,如今被撤回论文的比例仍然低于0.1%。

我们发现近几十年撤稿的过程在急剧变化,并且开始意识到学术出版界已经力不从心了。

传统的论文撤回处理,已经让人感觉过时了。过去,纠正问题论文的大部分努力,就是给编辑发送那些效率极低的质疑信件。如今,批评者们不再寄信,而是通过社交媒体、 PubPeer和其他更大的媒体表达他们的担忧。期刊编辑和出版社再想悄悄更正记录和隐藏批评,就不那么容易了。

这些声音已经倒逼了一些行动。一些期刊已经雇佣了全职员工来时刻关注这些批评。但是这就像一个打地鼠游戏,抱有恶意的研究者会继续“积极地”寻找漏洞,来戏耍这套出版系统:他们使用虚假的邮箱地址来假扮审核人,利用论文工厂,出卖论文作者的挂名位置等等。

与此同时,撤回一篇论文的过程却异常缓慢和艰难,往往耗时数年。这还是顺利的情况。出版者总觉得承认他们发出的文章出现瑕疵,会有损他们的尊严并且挑战了底线,这导致他们对调查问题论文并不积极。

即使问题论文被撤回了,其贻害还在。撤稿能让研究者避开那些不可靠的研究,而一篇被撤回的论文不应该再被引用。然而,最近发布的一项针对400个麻醉师的研究发现,近90%的人没有意识到他们引用的论文已经被撤回了。

我的同事Adam在2008-2009年间,第一次报道有关Scott Reuben的故事,这个案例值得深思。Reuben是一名研究止痛药的麻醉学者,他被发现在临床试验中伪造数据,最终因学术不端的指控而入狱。同时,他的25篇论文被撤回。然而,在该事件被曝光后的十年间,这些已经撤稿的论文还是被引用了数百次,只有40%的引用标明该论文已被撤回。

当出版商未能在自己的网站上标记撤稿论文,或未能与索引服务保持一致时,这种情况必然会发生。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作者应该使用EndNote、Papers、Third Iron或Zotero等服务,所有这些服务都与我们的数据库合并,并自动标记撤稿。

清理已经撤稿的文献,不能只提醒那些正在整理参考文献列表的作者,出版商更应该在论文提交和审稿流程中,加入可靠的撤稿论文检查环节。

论文撤稿,必须作为一项支持科学健康发展的必要组成部分,并予以支持。学术侦探应该得到奖励,并且有机会使用有效的工具来提高打假效率,而不是面临着讥讽、骚扰和法律诉讼。就像当黑客发现了计算机安全系统的缺陷,可以获得“漏洞赏金”一样,出版商也应该给学术侦探创设一个奖金池。同时,科研机构应该正确评估那些诚实地纠正错误的研究人员。他们应该得到表扬,而不是因为撤稿而被扼杀了职业生涯。

当然,如果上面提到的这些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撤稿观察至少将会继续存在另一个12年——因为实在不缺材料。

推荐
热点排行
一周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