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手机扫码查看

手机查看

这个三线小城,院士多得要用大巴“一车一车装”

青塔
2022.1.22

据说,全国有两个地方,院士多到要用大巴一车一车装。

一个是开会时候的北京,另一个就是日常的绵阳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三线小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硬核”一面。

四川的院士一半都在绵阳

2001年7月,国务院做出了建设绵阳科技城的决定。从此,绵阳成为我国唯一的科技城

这座中心城区常住人口175万的西南小城,聚集了数十万科技人才。

更加令人惊讶的是,这里院士“浓度”极高。

截至目前,在绵“两院”院士共有30位,占在川院士人数的一半。院士数量如此之多,与绵阳深厚的军工“家底”离不开关系。

上世纪90年代,我国唯一的核武器研制生产单位——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整体搬迁至绵阳。这所“两弹一星”功勋研究所的扎根,为绵阳带来了雄厚的军工科研资源。

不仅如此,以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中国燃气涡轮研究院和西南磁学研究院为代表的18家国防科研院所也为绵阳的科技发展输送了强大的科研资源和人才支撑。

此外,绵阳市政府对于科学研究的投入强度也一直稳居四川省第二

军工“老大哥”

而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绵阳就已经是一座以工业立身的城市。

当时国内唯一的机载火控雷达生产基地(现长虹)、以生产二次雷达系统为主的大型骨干企业国营第七八三厂(现九洲)、冶金工业部长城钢厂(现攀长钢)等硬核国营军工大厂都在绵阳从无到有。

他们也在绵阳在这块沃土上,创造了无数个工业奇迹。当时绵阳的两个大企业长钢与长虹营收显赫全国,一度被称为“地上长钢,天上长虹”。

如今,在跃进路上还留存着大三线建设时期[注]的工厂旧址。这条宽10米、长500多米的小街,曾经容纳上万名职工,GDP占据全市半壁河山,占全省电子行业总产值的1/ 3。

1958年,国营第七八三厂兴建

也有一些军工大厂永远停留在了那个红色的年代,“朝阳厂”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解放军战士使用的炮弹很多来自绵阳朝阳厂。然而后来,军转民失败而破产的朝阳厂,终究未能迎接到新时代的太阳。

被时光遗忘的“朝阳厂”

历史的洪流向来不会留给人们过多的机会回望。是囿于过去的辉煌还是重开剧本,绵阳选择了后者。

“华丽转身”为硬核科创之城

从军工老大哥华丽变身为科创“新贵”,绵阳这一大步,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也是制胜一招。

绵阳的军工实力在全国数一数二,如何将殷实的军工“家底”融进民用科技发展,关键在于技术转移转化。

拥有深厚军工底蕴的长虹,是绵阳“军转民”过程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从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到支持“神舟”系列、“嫦娥”工程,长虹带领绵阳率先蹚出了一条新路线。

随后,四川军民融合大型科学仪器共享平台在绵揭牌运营。

这使得原本深藏“闺中”的一大批大型科学仪器——中国绵阳研究堆、“神光三号”主机、绵阳风洞群及超高功率脉冲强流加速器“聚龙一号”等得到了广泛应用。

在各方力量的支持下,绵阳从没落的“军工老大哥”一举变身成功,并在诸多科创领域创造了“第一”。

从发射首个以其城市命名的火箭,到研发出中国首台国产医用回旋加速器;从国内首家规模最大的核医疗健康产业基地长虹牵头提交的全球首个“区块链+物联网安全”国际标准……

如今的绵阳,依旧清丽可人,在它秀美的外表之下,除了那段投身国防尖端科技的峥嵘岁月外,还逐渐形成了属于新时代的硬核气质。

它,正在以你想象不到的速度前进。

注:三线建设是指20世纪60~70年代中国以加强国防为中心的战略大后方建设,是国防建设和国家经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部分素材来源:四川省统计局、绵阳市人民政府、绵阳市科技局、九洲集团、中国(绵阳)科技城管委会等,信息仅作分享之用,有任何意见请联系ctac@cingta.com。
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