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跳峡筑坝陷入长期论证 滇中引水工程易址取水

2010-9-03 07:57 来源: 赛默飞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
收藏到BLOG
  中国水电“进”与“退”

  编者按:3.8亿千瓦,这是十年后中国水电要达到的装机目标,否则难以完成“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15%”的承诺。而到今年8月底,中国水电装机也仅触及2亿千瓦大关。

  不仅是距离目标1.8亿千瓦(约合十个三峡电站)的差距,需面对的另一现实是大型水电站建设周期长,2020年要投产的项目基本都需要在2014年前就开工建设。

  更为捉襟见肘的是,在提出如此宏大目标之前的几年,中国水电审批政策全面收紧,导致“十一五”期间常规水电开工严重不足,这势必将影响后续十年投产水电装机容量。据统计,“十一五”计划开工的33座重点水电站仅11座获核准开工,以装机容量计算仅占比27.1%。

  尽管目前水电站放松审批的迹象已现,加速上马水电项目也是大势所趋,但困难依旧,水电开发所面临的环境、移民等一系列制约因素和争议依然存在,云南虎跳峡多年争议正是其典型一例。

  那么,各方力量包括环保部门和水电开发主体如何权衡,合理进退,才能实现水电科学有序规模化开发呢?(徐炜旋)

  虎跳峡筑坝争议

  湍急的金沙江流经云南丽江石鼓镇长江第一湾之后,忽然掉头北上,从哈巴雪山和玉龙雪山之间的夹缝中穿过,形成了谷底仅数十米宽的大峡谷――虎跳峡。

  近期,随着金安桥水电站通过核准,同处金沙江中游的虎跳峡龙头水库建还是不建?再度撩拨着各方人士的神经。

  如不建,是否会影响到下游多级梯级电站的水能开发?如建,龙头水库到底选址何处?

  “三个坝址都没有定论。龙盘作为第一级水库,对调蓄、削峰、调洪非常重要,甚至会影响到整个长江流域,国务院也很慎重,最终上不上就看高层的决心。”8月25日,云南省环保厅环评处于洋博士对本报记者说。

  “虎跳峡高坝方案(指龙盘电站,记者注)不建完全有可能的,实际上,这个高坝方案受到广泛的质疑,长江委修编的《长江流域综合规划报告》中已经没有它,剩下其他三个替代方案。”8月26日,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人梦想了50年之久的“滇中引水”工程已不再和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捆绑。8月6日,云南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决定舍弃此前争议较大的虎跳峡取水点,新水源点上移,由此导致引水总干渠增加近200公里,投资将增加两三百亿元。

  滇中引水易址

  云南人离“解渴梦”又进了一步。

  8月6日,云南省政府召开滇中引水工程建设前期工作领导小组专题会议。会议决定,舍弃之前争议较大的虎跳峡取水点,新的水源点位于迪庆州德钦县奔子栏镇的金沙江上游河段。

  “滇中引水”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为已故中国政协副主席张冲考察虎跳峡后提出的设想。此后,云南省于2003年底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签署了《〈滇中调水工程规划〉合同》,拟在滇西北虎跳峡进行水电开发的同时,引水进入滇中地区。

  滇中地区包括昆明、玉溪、曲靖、大理、红河等州市,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缺水。根据规划,滇中地区现状缺水21.8亿立方米,预计到2020年缺水量将达到45.8亿立方米。

  2003年,云南省滇中调水工程建设前期工作小组办公室成立,但一波三折。

  2004年6月,水利部水规总院曾在北京组织有关领导及专家对滇中调水工程规划任务书进行审查,但未获通过。水利部的意见称:考虑规划基础相对薄弱,建议将部分专题按专项规划列入。

  2007年9月,在云南省政协的推动下,滇中调水再次提上议事日程。

  云南省政府曾发文称,龙盘水电枢纽工程总库容371亿立方米,装机420万千瓦,是金沙江水电基地建设的龙头水库,是“滇中调水”的最佳水源,是长江流域重要的防洪工程。

  然而,取水点虎跳峡,却是争议漩涡。虎跳峡高坝到底建不建,滇中调水和虎跳峡的关系自然也被提及。

  “这次水源点改址,是不得已而为之。”8月30日,云南省发改委“滇中引水”办公室有关人士在电话里对本报记者说,虎跳峡争议虽大,但云南大旱引水势在必行。

  今春百年大旱重伤云南,造成全省800多万人饮水困难。云南水资源总量雄居全国第三,但水利基础设施利用率才6%,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滇中调水再度提速。早在今年4月21日,云南省委省政府就召开了滇中引水工程的前期工作会议,更改了取水点。会议提出,滇中调水工程不再与金沙江水电开发捆绑,即在金沙江奔子栏至虎跳峡河段,单独修建引水水源工程。会议还把“滇中调水工程”更名为“滇中引水工程”。“正是考虑到该问题敏感,4个月后才正式宣布该消息。”内部人士称。

  水库选址争议

  滇中引水已弃虎跳峡另寻水源点,那么,金沙江中游开发的龙头水库――龙盘电站到底建还是不建?

  记者致电云南省能源局副局长王勇,其称核准权在国家发改委。但据环保部门人士称,就环保方面都要做深入论证,估计是不会批准了。

  实际上,关于金沙江中游龙头水库的选址,经历了多方案比选。

  在虎跳峡河段,先是8个坝址的比较。

  去年,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岩土工程总公司王启国撰文说,根据目前世界筑坝技术水平,大坝只宜坐落在覆盖层上,8个比选坝址的坝高最低为250米水平,修建高土石坝技术要求均达到甚至超过世界前沿水平,筑坝难度大。

  文章称,上下峡口坝址国内施工技术非常成熟,但这两个坝址属于国家著名景观虎跳峡大峡谷地段,目前属国家限制开发区域。

  往上游走,石鼓、红岩和上江三个坝址建坝技术难度大,存在渗透及渗透破坏,地震液化等,近期建设存在相当高的工程风险。

  而龙盘、塔城和其宗,具备修建当地材料坝的地质地形条件,技术难度略小,是重点坝选。

  由此,经国家发改委同意,按照后三个方案开展龙头水库的选址论证,分别由三个研究院独立完成,最终由中国水利水电规划研究总院完成比选编制,并上报国家决策。

  记者拿到了一份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的书面发言。

  其列表指出,最大坝高其宗最高,达356米,龙盘最低,为276米。水库总库容和发电能力龙盘均最大,分别为386亿立方米和271亿千瓦时。塔城水库总库容最小,为120亿立方米。发电能力上,塔城和其宗差不多,均为180KWh。

  由于库容大,王浩认为,龙盘水库的防洪库容可完全满足长江流域防洪要求,而另两个水库选址则不行。

  在发电效益上,除了水库自身的发电能力,水库还可对下游电站产生影响。

  在增加梯级发电量方面,王浩指出,龙盘多年平均可增加全梯级发电量为521KWh,分别是塔城和其宗方案的1.58倍和1.39倍;在增加下游梯级经济效益方面,龙盘、塔城和其宗每年可增加梯级经济效益168亿元、88亿元和70亿元。

  当然,在投资上,由于其宗位于云南迪庆州,处于最上游,比丽江境内建龙盘水库要多投入100亿元左右。

  在改善生态环境上,王浩认为,龙盘、塔城和其宗水库调节,都可缓解长江口咸水入侵的影响。

  所以,他总结道,金沙江兴建大型控制性水库总体上是利多弊少,建比不建好,大库比小库好,早建比晚建好。

  但社会各界却有不同的看法。

  在绿家园的网站上,文章《请手下留情:留住虎跳峡、留住长江第一湾》指出,据初步估算,虎跳峡大坝工程将导致近10万人被迫移民。按照虎跳峡高坝方案,现有耕地几乎全部被淹没,精于河谷农耕的移民有可能无法适应新的生计环境而处于贫困境地。

  除此之外,该文章还指出虎挑峡生物多样性保护问题,对此应进行环境影响评价。

  王启国也指出,虎跳峡河段属于强地震区或强地震影响区,区域构造稳定性较差。最大的1997年云南丽江7级地震,到2007年共记录到破坏性地震128次,其中七级以上地震有2次。

  对此,中国地震局震害防御司工程师卢大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地震风险通过抗震设计是可以规避的,国家现在规定要提高一度设防。如果是8度的地震烈度或者是7度,那要加一度设防的标准。这个在汶川地震以后,水电行业采取了比其他行业更严格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