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守三峡大坝有电不能用 节能减排逢冬必限电

2010-10-22 08:04 来源: 中国经济网
672 收藏到BLOG
  离年底越来越近,各地都竭力在清算之前拿出一份节能减排的好答卷,湖北自然亦不例外。

  相比而言,这个中部大省份的能耗形势稍显乐观,但它最大的挑战却在后面――坐拥三峡和葛洲坝两大国家级水电工程,湖北却每年都会陷入缺电的窘境。而今年,在“十一五”节能减排的“交卷”时刻,在“限电”和“缺电”的双重压力之下,湖北的“表情”显得尤为复杂。

  “亏本也要生产”

  “限了,已经开始限电了。”老夏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平静,“通知要求在用电高峰期,我们必须停产。”老夏是湖北华祥水泥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华祥水泥)的一位中层管理干部,主要负责市场销售。华祥水泥是一家在湖北黄石地区颇具规模的水泥生产企业。

  虽然年年都会接到当地电力局限电生产的通知,可对于今年早到的限电政策,老夏还是觉得压力不小。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按照当地的规定,现在高电价时段生产用电是每度3块钱,低电价时段也要1块钱1度电,而平时每度电是7毛钱。“但没有办法,我们必须得生产,那么多客户在等货。”他觉得为了保持公司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就是用3块钱的高价电,亏本也要生产。”

  在这轮限电大潮中,华祥水泥并不是个案。

  在鄂东地区,数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的高耗能型企业负责人均表示“已经开始限电了”,而且“今年来的时间比往年都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武汉近郊区的一家玻璃制造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在9月中旬,厂里就收到电力局通知要求间断生产,以往这样的通知大约要到12月左右才会收到。

  不过,所有接受采访的企业负责人都表示理解今年限电提前的措施。“如果不是政府有节能减排的任务,我想今年也不会这么早就开始限电”,上述玻璃企业负责人说道,“政府就是想通过这样来淘汰掉高耗能的小企业。”

  但在武汉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授袁荣湘看来,政策还是应该更科学一点才好。“现在限电并不是因为电力供应紧张,而是要完成节能减排的任务,这是政府定的指标。但是,这些指标数值不能瞎定,不是拍脑袋就可以决定的。”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其实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很多省份和企业在节能方面已经做得很尽力了。对于这样的省份和企业,政策就不能一刀切,不能统一搞拉闸限电。他认为,对于很多地方政府来说,采取所有能用的办法去完成上面定下来的任务,那是必须的。这样一来,很多地方政府就不会太多考虑企业的实际情况。

  湖北电力公司一位人士则对记者表示,在为了节能减排而拉闸限电的问题上,“电力公司地位很尴尬。各级政府下发有相关的政策文件,作为企业,我们必须得执行。”他还坦言,与社会效益相比,企业包括省电力公司都会有经济上的损失,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叠加的压力

  一直以来,湖北在用电一事上颇为尴尬。

  虽然依长江、挟汉江而坐拥三峡和葛洲坝两大国家级水电工程,但囿于既有的电能分配框架和天生少煤之缺憾,湖北电力供应多年来一直挣扎在“逢冬必限”的魔咒之中。就在去年,湖北省还度过了近年来范围最广、执行力度最大的计划用电期。在那一场声势浩大的“限电运动”中,湖北全省因电荒被限电生产的企业多达数千家,共计减供电量约12亿千瓦时。

  袁荣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按照往年规律,每年的11月份长江就会进入枯水期,水电电能会严重萎缩。而随后的就是春运开始,每年的12月底至春节前后都是湖北的用电高峰。而这段时间,也正是大多数工业企业生产的重要季节。根据湖北省发改委方面不久前的一次测算,2010年湖北省用电量将达到1235亿千瓦时,此后将会以每年100亿千瓦时的速度递增,每年的增幅预计达到10%。

  而今年的形势则更为复杂,一边是“十一五”到期必须要完成的节能减排任务,一边是即将到来的秋冬用电高峰期。湖北省电力公司对外信息发布负责人邹平就对记者表示,总体来说,今年湖北用电形势依然比较紧张。具体的应对方案,省公司正在紧张制定当中,估计要到11月初才会出来。

  除了电力企业对此类问题讳莫如深之外,湖北政府方面更是一律选择沉默。湖北省经信委电力处是负责全省电力运营数据统计的部门,虽经本报记者多次沟通,该处负责人均选择闭门谢客:“这个问题,现在真的不好说。”而湖北省发改委能源处的工作人员则表示:“问题很敏感,我们正在上报,需要开会研究。”

  虽然各方选择不约而同地对外保持沉默,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年湖北在电力保障上的压力依旧不会小。“这个是没有办法的,这是自然资源禀赋所决定的。湖北是典型的缺煤、少油、乏气的省份,而全省用电的70%是靠省内火电厂提供的。所以每年发电用煤几乎全部是从北方买过来的,自己拥有支配权的水电厂又都具有明显的季节性。所以每年到了秋冬枯水季节,用电就开始出现紧张”,湖北电力系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向《每日经济新闻》解释道,“我看到有一个大概的统计数据,湖北省每年的电力供应缺口高达10%~15%,每天平均缺电是超过了5000万千瓦时。”

  但另外一个问题又出现了。上述专家补充道,“以往,我们省用的电煤主要从山西、河南等比较近的省份购买,但现在这两个省也都开始限制煤炭外运了。这样一来,湖北只能舍近取远到陕西和内蒙古等北方省份买煤,调运压力和成本一下子就高了很多。”2009年,湖北省的外购煤量高到3000万吨,“今年购买量将会比这个数字更大,你看看湖北今年的GDP增长的规模就知道。”

  水电大省的心病

  “在当前形势下,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加强外电输送通道建设,尤其是接受北方的火电和西南部地区的水电,以解决湖北自身资源不足的问题。”袁荣湘表示,“但从长远看,湖北要想走出缺电的困境,肯定不能继续扩大对火电的依赖。”他强调说,解决湖北电荒的根本在于继续改善能源结构,大力发展核电、太阳能等新能源。

  很明显,湖北正在加快这方面的行走步伐。就在去年底今年初的那场“限电运动”之后,湖北省就决定自2010年起总共投入1亿元筹备省级煤炭储备中心;随后,又公布了未来新能源开发计划:拟到2012年前建成5个风电厂、8个秸秆发电厂、6个垃圾发电工程和2个沼气发电工程,“其中,未来6年,武汉共将新建、扩建3座500千伏变电站、106座110千伏和220千伏变电站及武汉特高压变电站,输电线路超过2000公里。”

  但站在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湖北并不需要花费如此大的力气,因为全世界最大的水电工程都在其辖内,“省里面应该继续呼吁国家在三峡电的分配上给湖北以更多的比例。”在《每日经济新闻》采访过程中,很多企业负责人都问到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有三峡,每年还会这么缺电?而这正是湖北近几年来日益严重的一块“心病”:湖北有三峡,湖北很缺电。

  “三峡发的电大多数都是被输往华东和华南地区,留给湖北用的电只占很小的比例”,袁荣湘解释称,“因为它们都是国家财政投资修建的,所以三峡的水电都是由国家统一调度,与湖北没有什么关系。”据了解,湖北省水电比例高达65%,而其中,总装机容量1820万千瓦的三峡电站留给湖北省内的电量仅为13%~15%,更多的电量则是输往华东电网和南方电网。

  “以前电力系统内的厂网都是一家,各个地方都想自己建电厂发电,都不怎么愿意要三峡的水电,这都可以理解。”上述湖北电力系统专家告诉记者,“后来,国家就统一制定了分配方案,现在想改变一点都很难,因为大家都知道水电清洁能源的好处。”

  就这样,守着三峡大坝的湖北省一直接受着年年缺电的煎熬。“限电量最高时达到了15%,用户多为湖北省支柱产业的水泥、钢铁等工业大户。一旦增加三峡电量就地消纳方案得到批准,在湖北省缺电时的拉闸限电率至少可以减少一半。”湖北省经济和信息委员会电力处副处长易新文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如是坦言。近几年来,湖北省政府也一直在向国家相关部门提出适度调剂三峡分配给湖北电量的比例。就在今年初,湖北省政府还向国务院、发改委递交报告,希望将现在湖北省消纳三峡电量比例提高,但这一报告尚无回应。

  正致力于研究智能电网的袁荣湘给湖北和湖北的企业出了一个好主意:“应该借着这次国家强力推进节能减排的机会,加大对智能电网的投入。虽然,第一次投入有点多,可购买的是企业的未来。”不过,让他有点遗憾的是,目前对智能电网产品有兴趣的企业不多,因为“企业的利润率还是太高了,很多老板不在乎那点能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