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稀土矿因中国限产重开张

2011-3-21 14:44 来源: 新世纪周刊
收藏到BLOG
  作为功能性材料的稀土矿,随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正成为资本逐利的又一资源性产品

  从 “赌城”拉斯维加斯出发,沿着15号州际公路向西南方向前进,跨过内华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边界不远,便是芒廷帕斯矿山(Mountain Pass),矿区工人正在紧张施工。

  芒廷帕斯矿山毗邻Majove国家自然保护区,据其所属的钼矿公司(Molycorp)介绍,该稀土矿山是在中国以外地区已发现的最大稀土矿山,稀土氧化物现有蕴藏量估计约96万吨,边界品位5%,若按年产量19090吨计算,可开采期将超过30年。

  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80年代末,芒廷帕斯矿山一度是全球稀土第一大供应源,但它在2002年至2007年间停工五年,虽然2010年底恢复了开采,直至今日规模仍然不大。但钼矿公司已经雄心勃勃地表示,公司正全力运转,预计2012年底之前年产量将升至19090吨,2013年底前产量还将翻番。

  芒廷帕斯矿山的故事,正是全球稀土市场变迁的缩影。

  起伏身世

  发现芒廷帕斯矿山近乎偶然。据加州州立理工大学记载,1949年两位勘探员带着借来的盖格计数器寻找铀矿,行至矿区附近时仪器显示出放射性反应,于是两人将样品送往美国地质勘探局分析,矿石被鉴定为氟碳酸盐氟碳铈矿。由于不是希望寻找的铀矿,而当时稀土还未大规模应用,价值不高。

  但美国地质勘探局于次年对该地区进行了详细调查,发现在附近蕴藏有大量非放射性氟碳铈矿,也即所谓的稀土矿。上述勘探员中有一位供职于钼矿公司前身美国钼矿公司(Molybdenum Corporation of America),他预见到稀土可能今后会有巨大发展前景,于是建议该公司买下了这片220英亩矿区。

  芒廷帕斯矿区运营初始产量不大,但随着上世纪60年代彩电业的勃兴,稀土中的铕作为荧光粉需求量大增。矿区于1966年安设了新型选矿机,该矿的稀土氧化物年产量超过1.2万吨,几乎垄断了美国的稀土供应,且占据全球稀土供应量的60%以上,使得美国取代南非成为世界最大的稀土元素供应商。1977年,改名后的钼矿公司被美国优尼科公司购得。

  但上世纪80年代后,这座全球供应量最大的矿山受到了来自中国的严峻挑战。

  曾任职于美国地质勘探局从事稀土研究的海德里克(Jim Hedrick)向财新《新世纪》记者回忆,在中国进入稀土市场前,纯度不错的氧化物每公斤100美元左右,但随着中国供应商的加入,价格先是降到20美元,之后再进一步降到4美元-8美元。“我完全无法相信他们能够从中赚取利润,一些人被迫离开了这个市场。”他说。

  而美国金属技术研究所的稀土行业专家利夫顿(Jack Lifton)也表示,由于中国企业看到了稀土市场正在扩大,为了抢占市场,采取降低价格的手段很正常,但问题是中国稀土售价甚至低过了美国的成本价。

  尽管面对中国企业的冲击下,芒廷帕斯矿山仍在勉力支撑,1997年产量还维持在1万吨左右。但1998年的环境污染事故,使矿山持续经营面临困境。

  由于地处山间,芒廷帕斯矿区需要从邻近自然保护区的湖中泵水。1998年,矿区在冲洗尾矿管道过程中,数千加仑携带放射性物质的水倾泻入Majove保护区的湖中,在调查过程中,美国政府发现钼矿公司从1984年至1988年间总共发生过60多次泄漏,其中有一些并未报告。为此,公司总计耗费140万美元支付罚款并达成和解。

  芒廷帕斯矿区从1998年之后产量锐减,2000年时产量已经降至5000吨。但是,与市场普遍认为矿山停业源于中国公司竞争的观点不同,钼矿公司首席执行官史密斯(Mark Smith)辩解称,环保问题才是导致矿山停工的原因。

  尾矿库是矿山重要的环保设施,负责容纳排出尾矿或其他工业废渣,按照史密斯的解释,由于现有尾矿库已没有更多容量,本计划在2002年就可取得的新尾矿库许可迟迟不被许可,直到2004年30年的采矿计划和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才得以通过,但获批时规划中已没有建新库的位置,因此矿山在2002年最终停工,美国稀土开采也从此停止。

  在此期间,中国企业在全球稀土市场的市场份额大增,从1995年左右稀土产量占全球产量的55%左右不断上升至2008年时的96%。根据美国能源部去年底出台的《关键材料战略》报告,2009年时中国稀土氧化物供应量为12.5万吨,俄罗斯为2470吨,印度50吨,美国为0。

  但尽管处于垄断地位,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到2005年却并未从这一地位中获益。根据内蒙古自治区稀土行业协会网站上的信息,从1990年到2005年中国稀土的出口量增长了近10倍,可是价格被压低到当初价格的64%。在世界高科技电子、激光、通信、超导等材料几何级需求的情况下,中国的稀土价格不但没有水涨船高,反而每况愈下。

  由于中国政府2007年开始对稀土生产实行指令性规划,并开始减少稀土出口,情况出现好转。国际市场稀土价格除了金融危机期间出现下跌,基本保持上涨态势。

  按照中国商务部的统计,2007年中国稀土出口的海关平均价为每吨14052美元,同比上涨95.4%。根据钼矿公司招股说明书介绍,在经历2009年下跌之后,2009年10月至2010年6月间,稀土价格平均上涨约70%,其中氧化铈、氧化镧等常用稀土氧化物的价格上涨超过80%。

  但过犹不及。一位国外稀土行业人士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中国限产导致的价格飞涨对稀土公司来说短期肯定是利好消息,但长期来看可能会对稀土全行业带来负面影响。“稀土价格成倍翻可能会抑制稀土的大规模应用,高额价格会鼓励各国开发稀土替代资源和技术以降低成本,一个合理价格、稳定供应的稀土产业是最好的。”他说。

  资本逐利

  与结构性材料不同,作为功能性材料的稀土随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在最近20年来变得日益重要。随着绿色产业的迅猛发展,混合动力、电池汽车、风机等都需要用到稀土,而且稀土元素还广泛运用于电子产品和国防工业,在诸如制导、卫星、探测、通信、激光、夜视、光纤等以军事为先导的尖端高精技术领域。

  据澳大利亚IMCOA咨询公司的统计,除2008年-2009年间由于金融危机影响导致稀土需求量下跌外,从2005年至2015年全球稀土需求量持续攀升,预计2015年时可能达到20万吨。

  虽然中国政府2007年时还未大量限产,大洋两岸的稀土企业却在当年同时开始了大的动作。作为澳洲重量级的稀土企业,莱纳公司(Lynas)开始筹划在马来西亚建立稀土分离厂,而钼矿公司则自1998年以来重新开始萃取钕镨元素。

  “我在稀土行业做了很多年,2007年中国的稀土出口量并未发生太大变化,但有意思的是,莱纳和钼矿在2007年同时变得活跃起来,在我看来可能更多是出于资本市场的推动。”利夫顿说。

  莱纳首席顾问王鸥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解释,实际上莱纳从2001年便已开始计划增产,但由于其在中国建厂的计划后来因中国政府稀土出口配额的限制而受挫,因此2007年转向马来西亚。之所以考虑增产是因为看到稀土市场上中国基本处于垄断局面,所以国际市场肯定会需要替代者。

  “应该说,增产计划既和对市场前景的预测有关,也和资本市场的作用有关,只有有了资本推动,故事才会成为亮点。”他说。

  莱纳在马来西亚的分离冶炼厂项目,主要通过可转债进行融资,但随后的金融危机中很多资金撤走,项目一度搁置,但后来通过增发10亿股的方式再次募集资金,现在项目已经重启,预计2012年可以进入市场。

  而钼矿公司的重新启动资本作用的痕迹更加明显。2005年中海油竞购优尼科失败后,优尼科携带钼矿公司投入国际能源巨头雪佛龙旗下。但据利夫顿介绍,雪佛龙主要以石油业务为主,对芒廷帕斯矿山这一被废弃的矿山并没兴趣。“这感觉就像和一个百岁老太婆亲热一样。”他说。

  2007年,由高盛和数家私募基金共同组建的一家公司,经过13个月的谈判将钼矿公司收购。据利夫顿介绍,钼矿公司的首席执行官2009年时向他透露,公司计划在2012年上市。但是,由于资本市场在2010年时对稀土充满热情,因此公司于去年夏天在纽交所上市。

  “资本市场的热情应该始自2007年时的莱纳,美国市场上的投资者看到莱纳对中国公司和摩根士丹利的吸引力,于是选择了与前者具有同样概念的钼矿公司。现有的稀土供应除了包括镝、铽在内的重稀土外没有任何短缺,资本市场的热捧更多是出于对未来的猜测。”利夫顿说。

  “向稀土前进”

  可以确定的是,由于需求增大和价格飞涨,现有稀土企业增产和更多新企业进入稀土行业将成为趋势。前述国外稀土人士介绍,过去稀土行业特点是市场容量小,价格也不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甚至本世纪前五年,全球只有年均10亿美元贸易量,就算企业市场份额再大收益也不高,而且分离稀土的流程很长,前期投入大导致风险较高,因此愿意加入该行业的人不多,但现在整体市场在不断扩大,投资者的兴趣因此增加。

  科勒(Edward Cowle)本是一间名为钍矿能源公司的总裁,据该公司网站介绍,其位于爱达荷州的钻石溪矿山稀土含量为4.7%,其中重稀土含量超过1%。后来美国地质勘探局将该公司位于爱达荷州和蒙大拿州矿山的稀土储量列入报告,于是两年半以前该公司决定更名为美国稀土公司,一下子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他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该公司已从一知名投资机构获得大笔投资,近期将公布具体内容。

  “投资者的钱和兴趣都有的是,但他们担心的是投资的东西其实是假的。现在全世界有约150家稀土公司,大部分是小型上市公司,据我从行业人士那里了解到的看法是,真的稀土公司不到10家。”他说。按照他的解释,所谓真正的稀土公司应该是除了拥有矿山,也必须能实际大规模开采。

  他同时承认,公司要实际进入市场还需要多年时间,而且届时规模无法和钼矿公司相比。

  作为美国主要稀土生产商,钼矿公司自2007年恢复运营以来,并未开始对芒廷帕斯矿山进行大规模开采,主要是用库存稀土矿生产氧化物,另外则重点开发如何提高稀土回收率。

  目前该产业平均回收率约在50%-60%,而该公司计划使回收率提高到90%。“我们计划在2011年内完成这项工作,这样我们矿石用量将降至80年代用量的一半,从而使矿山寿命增加至140年。”钼矿公司首席执行官史密斯说。

  在扩大矿山产量方面,该矿山预计2012年时稀土氧化物产量达到19090吨,而第二期扩容计划也已得到董事会批准,拟通过发行强制可转换优先股和普通股以募集资金,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将担任其联合承销商。按计划该公司二期扩容在2013年底完成后产量将达4万吨。

  前述稀土行业人士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行业内的看法是2015年全球18万-20万吨稀土产量中,中国将占到10万吨,钼矿公司和莱纳公司可能各自生产4万吨,其余则由一些小公司提供。虽然钼矿公司的公关负责人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质疑对莱纳4万吨产量的提法,但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供应商的地位短期内不会动摇。

  尽管美国稀土蕴藏量丰富,但前美国地质勘探局的海德里克表示,不同于中国,美国矿山获得批准并开始实际采矿需要很长时间,现在一些新进入市场的公司还处在探矿阶段,正进行航空遥感和钻探测量,而且美国政府也并未给予补贴,目前除钼矿公司外,其他都需要至少5年-7年才能进行开采。

  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的数位国外稀土行业人士都表示,中国和日本是全球最主要的稀土原材料供求方,日本目前并未出现稀土短缺,只是担心由于中国自身的需求的不断增长,在未来将进一步压缩对日本的供给量,因此才会在2010年中国大幅减少出口配额时如此紧张。

  因此,日本将目光投向了美国。去年10月,日本住友公司和钼矿公司签订了1.3亿美元的财务支持备忘录,在日本国家油气金属公司的支持下,住友以购买普通股和公司债的形式向钼矿公司提供支持,用以发展从矿到磁的生产供应链。而作为回报,住友将获得今后七年的稳定稀土供应。12月,日立金属也与钼矿公司达成建立合资公司的协议,将在美国组建稀土合金和磁铁生产企业。

  据美国稀土公司的科勒介绍,今年春夏之际可能还会有数笔日本投资美国稀土的案子将会宣布,但美国对中国投资稀土则较敏感。

  一位不愿公布姓名的美国稀土矿主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确有数家中国企业和其接触商谈投资意向。“但是,连中国企业自己都不愿意去经历漫长的审批流程,因为它们知道最后美国政府会对它们说不,担心这个审批只是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