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蓄电池厂太近 大量儿童血铅超标

2010-7-05 08:09 来源: 现代快报
收藏到BLOG

两岁的王淑晨流着眼泪手举检测报告

  “刺鼻的铅粉气味非常难闻,平时门窗都不敢开!现在又查出大量儿童血铅超标的事情,我们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这样的污染企业我们不要!这样的污染企业就算能给地方上缴税收,解决村民的就业,我们也和刚开始的时候一样,坚决反对!”昨天,江苏省新沂市高流镇高二村村民王印前面对现代快报记者,皱起了眉头。

  据王印前反映,今年6月份以来,高二村王庄组大量儿童被查出血铅超标。村民们怀疑,距离他们居住地不远处的新沂市耐尔蓄电池有限公司就是儿童血铅超标的“罪魁祸首”。新沂市高流镇党委书记周浩告诉快报记者,截至目前,高二村共筛查儿童61例,其中血铅超标的儿童有4例。疑为“惹祸”的企业目前已经被勒令停产。

  离蓄电池公司仅150米

  一家有两个血铅超标儿童

  “血铅超标”事件如同一场可怕的瘟疫,在这个偏僻的村庄蔓延。”自从今年6月份意外得知儿童血铅超标的事实之后,恐慌的情绪让新沂市高流镇高二村的村民的心情,沉重得如同家园附近那家企业车间内的铅块一样。

  如果不是与高二村的相关村民一再联系,找到这个偏僻的村庄,其实并不容易。高二村掩映在一片树木之中,村子不大,村民们居住得比较集中。村里的林荫小道和房前屋后,看不到孩子们的身影,连大人的踪迹,也绝少看到。

  血铅超标一事显然已经成了当地村民最关心的大事。关于这样一个话题,几乎每个村民都有话要说。

  村民陈琳家距离新沂市耐尔蓄电池有限公司最近,大概只有150米左右。她的两个孩子被查出血铅存在超标。怀里抱着1岁的孩子,陈琳一脸焦虑。自从今年6月16日自己的两个孩子被医院确诊为血铅超标后,陈琳的内心一直忐忑不安。“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带孩子到村里转悠。同时紧闭大门,不让家里另外一个6岁的孩子去外面玩耍!”

  襁褓中1岁的婴儿不断地在啼哭。“孩子平时老是这样,还呕吐、厌食,6岁的那个孩子也有同样的症状。”尽管出现这样的情况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这位30岁的年轻妈妈却显得茫然甚至不知所措。“刚开始,我还以为小孩子啼哭,不吃东西,都是正常的呢!”陈琳冲了一杯奶粉,想哄那个6岁的孩子喝下去,但孩子却没有多少兴趣,好长时间才喝了一点点。

  陈琳告诉记者,今年6月份,有一家企业来高流镇推销药品,并提供免费检测,说能检测很多项目。村民们买了药品后带孩子过去检测,结果发现不少孩子血铅超标。在记者调查期间,这个细节被多位村民提及。“血铅指标高!”陈琳和其他的年轻妈妈一样,这时才知道,孩子们出现的啼哭、厌食、呕吐等症状,其实并不正常。

  村民们得知,铅在医学上被称为神经毒,一旦和神经细胞相结合,就很难分离,会影响神经细胞的代谢和大脑思维。儿童铅中毒最主要的危害就是会影响孩子的认知和发育,而且铅中毒引起的智力损害是不可逆转的。经过治疗后,血铅下降,但智力损害很难有明显恢复。除了使神经系统受损外,严重者可出现铅中毒脑病,甚至死亡。

  “当时很紧张,一下慌了神!”陈琳说,当时听到别人说,血铅指标过高的话,会导致儿童的免疫力、智商水平下降,甚至还会导致孩子的体格生长迟缓。在多次打听后,今年6月中旬,陈琳的两个孩子被送到了上海交大医学院苏州九龙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检测。6月16日,这家医疗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1岁的孩子血铅指标为149ug/l;6岁的孩子血铅指标为160ug/l。

  血铅超标的孩子

  最大的6岁,最小的仅1岁

  事实上,村民陈琳家的两个孩子血铅超标的情况并不是个案。今年6月份以来,高二村王庄组陆续有儿童出现了上述类似的症状。“咳嗽,呕吐,拉肚子,吵闹”是常见的表现形式。

  村民王学田说,“刚开始,大量儿童出现了类似的症状,但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村民们实在很紧张!大概在6月初的时候,村里在外地读书的一位大学生了解情况后,联想到外地一再出现的电池厂污染的事情,就怀疑可能是铅中毒。该大学生建议,村民们应该尽快带孩子到外地有资质的大医院进行检查。”

  村民们随后作出了迅速反应。在调查期间,记者虽未能见到这名大学生,但记者手头拿到的几十份检测报告单显示,检测时间都从今年6月份开始的。而检测机构则有南京、无锡、苏州、上海等地的医院。结果很快明晰,孩子们出现的怪症状果真事出有因,不少孩子被查后发现“血铅超标!”

  今年6月23日,王淑琴和王淑晨这两名分别为3岁和2岁的儿童,经检测,血铅指标分别是157.398ug/l和130.658ug/l。

  得知记者前来调查,大量村民带着孩子来到村口。一份份检测报告、一个个焦急的面庞、一个个啼哭的孩子。阳光透过树缝,洒在村民搬到路边的一张小方桌上,现场的气氛显得复杂而又沉重。面对记者的镜头,有的孩子一脸茫然,有的孩子哭闹着喊个不停。村民们一遍又一遍讲述的几乎都是一样的情节,不同的只是那一纸报告上血铅的指标。

  按照卫生部颁布的关于儿童高铅血症和铅中毒分级标准,儿童每升血液中铅含量在100到199微克之间为高铅血症;200到249微克/升为轻度铅中毒;250到449微克/升为中度铅中毒;450微克/升以上,就是重度铅中毒了。记者看到的检测报告显示,每升血液中铅含量在100微克以上的有4人。但村民们说,根据他们的了解,高二村血铅超标的儿童总数为9人。“8家,9个小孩!”但由于相关村民当时不在家中,记者未能看到他们的检测报告,也没能获知他们具体的血铅含量。

  村民王印前等人向记者表示,有一个叫王小亮的孩子,血铅指标为150ug/l以上。在这个偏僻的村庄,虽然多数孩子的血铅指标都在100以下,但他们的家长还是很忧虑。他们一再要求记者向上反映情况,“你也给记录一下吧!”

  村民曾欲阻止其生产

  企业组织“敢死队”对抗

  据了解,铅污染的来源比较多,比如儿童玩具,汽车尾气,工业废气,工业垃圾,皮蛋甚至铅笔等。高二村的村民们认为,以前孩子们为什么身体好好的,没有不适的症状,为什么现在爆出了大量儿童血铅超标的事实?原因到底何在?

  “新沂市耐尔蓄电池有限公司就是污染源!”村民们的判断依据是,村里没有其他企业,而这家企业正好是生产蓄电池的,与高二村有的村民家的直线距离不足150米。王印前说,他的孙子就存在血铅超标的情况。他也怀疑,这一切,都是附近的蓄电池公司铅污染所导致。

  记者在高二村观察发现,前述企业处在一片树木包围中,显得孤零零的。企业的一侧院墙外,就是高二村村民的庄稼地。而庄稼地,又和许多村民居住的房子毗邻。距离企业最近的村民家,大概距离也就150米左右。

  村民们反映,以前村里的环境很好,但是在2007年,一家由苏州太仓老板投资的蓄电池公司落户村里后,村里的平静就被打破了。“村庄的环境急剧恶化,空气中时常飘散着难闻的怪味!”村民们告诉记者,从那个时候开始,几年来只要风向对着村里,村民家家都得紧闭门窗,孩子们也不敢到外面去玩耍。但是就算这样,刺鼻的气味和散发出来的粉尘,还是让人难以忍受。

  一位村民称,企业刚落户的时候,他们就是坚决反对的。他们看电视知道,“只要存在类似的企业,污染问题就会很严重。但是遗憾的是,从2007年开始一直反映到现在,一直无济于事!“为了税收,政府对老百姓的反映无动于衷。”这位村民抱怨道。

  2007年10月份以后,这家企业开始投入生产。高二村的村民们多次到新沂市、徐州市、省里以及北京反映。“有关部门一直说派人来调查处理,但却至今没见到什么来人!”村民王印前对记者称,其间,有村民们因为上访的问题,还和高流镇政府产生过冲突。“他们不想让老百姓去上访!”

  一位村民形容当时冲突激烈时的场景时,言语激愤,“当时,村民们自发站出来,想撵走企业、坚决阻止企业再生产再污染的行为。而企业也针锋相对,立即组织了大批的残疾人敢死队,每天发放工资,让其看家护院。”

  在高二村王庄组的村民和这家企业之间,围绕污染问题所产生的相关上访和类似的对抗,最终不了了之。

  蓄电池公司已被勒令停产

  超标儿童获5000元治疗费

  一边是血铅超标的儿童,一边是制造污染粉尘的企业。在现实的体检结果和复杂的恐慌情绪的交织之下,村民们说,他们再也不想忍受了。

  村民们认为,他们的“邻居”蓄电池公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村民们到镇里去反映问题,寻求解决问题的路径。

  在高流镇政府,该镇党委书记周浩告诉记者,今年6月份以来,镇政府陆续接到村民反映企业污染导致儿童血铅超标的事情,镇政府迅速成立了事故调查组介入调查。同时,由政府和企业出资,对有不适症状的儿童进行检测。“截至目前,一共检测了61例,其中血铅超标的儿童有4例。目前已先期给这4例儿童的家长,每家支付了5000元的先期治疗费用。”

  “这家企业的资质、环评等各项手续都是齐备的”。周浩说,高二村大概有80多户村民400多口人,8岁以下的儿童有80多人。按照国家政策,工业区应该和居民区分开的。但是造成现在的情况,有历史的因素在里面。我也是刚从别的岗位调过来的,以前的情况我不清楚,但作为镇里的负责人,我认为目前对儿童的血铅检测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高二村采访期间,村民们还表示,目前检查的都是儿童,村民们的居住地离“肇事”企业这么近,成年人情况到底怎么样,政府也应该负起责任,村民们要求对耐尔蓄电池公司的员工和在附近居住的村民们全部进行一次体检。

  周浩表示,如果成人有这个意愿,我们也会免费对其进行体检。根据我们的工作部署,最近将安排相关儿童去外地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测。“由于老百姓多次反映,怀疑这家企业是污染源,今年6月初,我们已经勒令其停产。”

  “那是否可以确定这家企业就是污染源?”面对记者的提问,周浩称,造成儿童血铅超标的原因很多,是否是蓄电池公司造成的儿童血铅超标,需要专家进一步确认。

  企业总经理不知去向

  官方称环评手续完备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家企业?6月30日下午,沿着乡间小道,几分钟的时间,快报记者就来到了新沂市耐尔蓄电池有限公司。记者发现,要进入厂区的大门,需先经过一个警务室。当天下午,警务室内空无一人,记者顺利进入了这家企业的大门。厂区内的一名男子和女子称,他们一个负责看管仓库,一个负责看大门。“老板我们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企业已经停产了!”

  在偌大的企业内,记者没有看到工人的身影。负责看管仓库的中年男子称,“企业大概有几百名工人,现在已经全部回家了!”厂房内,除了纸箱外,就是一堆一堆的铅锭。看得出来,该公司已经停产多日,但那冲鼻的气味,依然十分难闻。

  据介绍,新沂市耐尔蓄电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3月,是一家以生产铅酸蓄电池为主的企业,所用原料多是铅锭,每年向当地缴纳税收大概300万元。

  有关网络资料称,该企业是响应国家倡导的资源再生利用型科技攻关项目,有先进的环保配套设施。占地120亩,厂房面积达12000平方米,总投资额5000万元,公司现有员工300多人。专业从事电解铅再生循环利用,公司年产再生铅精炼50000吨、蓄电池40万只。主要的产品有精铅、铅锑合金、铅镉合金、铅钙合金,电动自行车和电动三轮车蓄电池。

  据了解,国家环保部门对铅锌企业离居民环保距离有明确规定,至少要相距600米。但事实上,新沂市耐尔蓄电池有限公司距离最近的村民居住地不足150米,实际上就是与村民们比邻而居。这家企业的手续完备吗?

  新沂市高流镇招商办副主任徐恒志称,自己是镇里负责服务企业的,和这家企业联系也比较多。关于该项目引进时的相关情况,他称,“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企业的环评等手续都是完备的!”

  相关调查正在进行

  村民要求蓄电池公司搬迁

  连日来,记者多次拨打新沂市耐尔蓄电池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文忠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该企业副总经理黄吉永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企业的手续是完备的。此前,因为污染的问题,他也曾多次负责协调企业和村民的关系。6月29日晚,胡总突然不见了踪影,我也无法联系到他本人。”黄吉永称,“由于公司的几笔银行贷款业务都是我出面去办理的,现在听说儿童血铅超标的事情后,银行都打电话找我。我也急着要找到胡总本人!”

  和相关人士的答复一样,尽管承认工业项目和居民区需要一定的距离。但是周浩肯定地表示,新沂市耐尔蓄电池有限公司的手续是完备的,包括环评手续。但是当记者要求其提供相关手续资料时,周浩又面露难色,予以搪塞。

  据了解,此前,有相关机构调查该企业污染的事情时,高流镇和企业有关负责人曾声称:“该公司的环评手续目前在同行业中是最全的。”并出示了新沂市环保局发放的排污许可证。但许可证上只规定生活废水要达标排放,工业污水禁止外排,对铅尘排放也有具体要求,但由谁来监督排放、如何排放等都没有任何措施。而环评的相关手续,该企业也无法提供。

  新沂市环保局副局长许龙告诉快报记者,“企业的环评等相关手续是完备的!”目前相关的调查工作还在进一步开展中。高流镇党委书记周浩说,“如果一旦确认污染源是这家企业,我们会要求其搬迁。”

  离开高二村时,王印前等村民拽住记者的衣服说,“把这样的企业放在家门口,干的就是断子绝孙的事情。这样的企业我们不要,一定要从我们村搬走!而且,出现这样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应该有人对此承担责任!”

  记者手记

  孩子健康

  输给了GDP

  关于血铅超标的新闻,我已经采访过两次,一次是陕西凤翔铅中毒事件,一次是大丰铅中毒事件。这次去新沂采访这样一个类似的题材,内心非常纠结:为什么类似的事件最近几年一再爆发?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三次采访相关的主要元素惊人的相似:血铅超标的孩子;造成污染的企业;主张权利缺乏渠道的村民。我注意到,甚至连官方的说辞也都惊人的相似:“涉事企业的手续是齐备的!”据高二村的村民说,这家企业从2007年3月份落户以来,他们曾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污染的问题,但却没有结果。有镇里的官员和村民谈话时甚至称,“事情能有多大,死人了吗?又没有死人!”

  从2007年到现在,村民们围绕污染的问题,在正常的沟通渠道阻塞的情况下,也曾与企业有过对抗,但却被企业花钱找来的“残疾人”敢死队阻止,导致村民们完全没有了沟通渠道。“我们向新沂市环保局反映过多次,就从来没有看到过环保局来这家企业查过,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村民王印前一再向记者发出追问。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答复。

  据悉,这家被村民深恶痛绝的企业,每年能上缴税收300万元左右,能解决300多人的就业问题。

  在村民们看来,地方政府之所以千方百计让这种项目在自己家门口落户,做出这种“断子绝孙”的举动,其根本的动因还是想做出政绩,是对GDP的盲目崇拜所导致的。

  村民苦笑着对我说,不出问题,不出大问题,有关基层的领导根本不重视村民们反映的问题。现在,既然他们关注这个事情了,我们就“借势”希望,一方面政府能够安排血铅超标的孩子们进行检测,进行有效的治疗;另外一个方面,应尽快将这家涉铅企业搬迁。

  苦果已经酿成。村民们认为,除对孩子们进行血铅检测外,企业的员工,附近村庄的成人也应该被纳入到免费检测的范畴当中。高流镇党委书记周浩在接受采访时,当场作出表态,“可以!”这个表态,对于那些尚蒙在鼓里的潜在受害者,无疑算是一丝安慰。

  更大的问题在于,到目前为止,发生在高流镇高二村这起血铅超标事件波及的范围有多大?波及的程度有多深?目前尚未可知。当地环保部门、高流镇政府,在这样一起公共卫生安全事件中,到底有没有责任?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从我了解的情况看来,还只是大大的问号!

  在采访相关单位时,我得到的最多的答复就是,企业的手续是齐备的。企业是不是污染源,目前还不能确定。我想,凡涉及老百姓的事情,都是大事。凡涉及孩子的事情,更是大事中的大事。在这起血铅超标事件中,新沂市委、市政府应该主动站出来,还事件一个真相。届时,在做“是企业搬家还是村民搬家”这道题目时,新沂应该不难作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