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事故令全球重审核政策 多国宣布永久弃核

2011-6-18 15:13 来源: 中国新闻网
6171 收藏到BLOG

   3月31日,继20日的反核游行,日本东京再次爆发数百人规模的反核游行。由全日本学生自治会总联合发起的主题为“东电抗议行动”的游行,在东电本部门口与警察发生纠葛,游行组织者3人被警方以违反东京都公安条例为由逮捕。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在3月11日地震中严重受损并发生爆炸,引发严重核泄漏事故。这一事件给全球各国的核政策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有的国家宣布永久弃核,有的国家则称要继续使用核能。有学者认为,福岛核事故提供的应该是教训,而不是告诉世界要与核电说再见。

  日本:电力短缺 离不开核电 

  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日本政府对既有的能源政策进行了反思。但由于日本自然资源匮乏,对核电高度依赖,日本政府表示不会放弃核电站的建设。

  5月10日晚,日本首相菅直人在首相官邸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中止日本政府以前制定的能源发展计划,对于国家的能源发展战略进行重新研究检讨。日本能源计划规定,到2030年,日本的原子能发电的比例要占到整个国家电力的50%。而目前,日本50多个核电站机组的发电总量只占到国家电力的30%。

  菅直人指出,迄今为止,日本的电力发展依赖于核电和火力发电两大支柱,今后要重点研究太阳能和风能等新能源的发展,要让自然能成为日本电力的根本。  

  这是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以来,菅直人首次表明将停止核电的发展,废除日本政府制定的以核电为主的能源发展计划。  

  6月7日,日本媒体报道称,菅直人等高官正在考虑是否在2012年4月前关闭所有核电站。由此造成的电力短缺和其它能源消耗支出大幅增加,是关闭所有核电站的两大障碍。  

  7日晚,菅直人在官邸召集经济产业省和相关领域的负责人召开会议,讨论今后日本发展的新成长战略,并决定吸取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事故的教训,对目前正在实行的核电政策进行根本的改革。会议讨论到是否应该完全关闭核反应堆。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海江田万里称,会议讨论了核反应堆定期检查后全面停运的意见,考虑到一旦如此,就会用火力发电取代核电,如果目前实施这一计划,今年的火电燃料费将增加2.4万亿日元、明年的燃料费将增加3万亿日元。考虑到这部分费用都要由国民承担,不可避免地将增加国民负担,因此各方对完全关闭核电站持慎重态度。  

  6月14日,就意大利核能全民公决反对派获胜一事,日本经济产业相海江田万里在记者会上表示,“就像菅直人首相也曾说过的那样,核能仍是(日本能源政策)四大支柱之一,这一点没有改变”,重申今后将继续使用核能。  

  海江田还称,“(去核电化)与眼下的电力短缺之间如何取得平衡是关键”,言下之意是为应对电力短缺当前仍然离不开核电。  

  日本经济财政担当相与谢野馨也在记者会上称:“虽然他国的动向很有参考价值,但不会向其看齐。”他认为海外的反核电浪潮不会立即波及日本。 

  瑞士、德国:全面放弃核电站  

  4月20日,日本福岛核电站核事故引发德国人对核灾的忧心。《法兰克福广讯报》公布最新一项委托学者所做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9%的受访者认为,类似福岛的核灾也可能在德国发生。  

  调查显示,民众期待再生能源在未来20年到30年间能逐步取代核能。74%的受调者认为太阳能会是主要能源,71%认为风力会是主要能源,41%寄望水力。  

  除了民意使然,德国执政党在地区选举中的失利,也推动德国政府做出放弃核能的决定。  

  日本福岛核危机导致德国的核能源政策发生“U”形转折。由于德国民众担忧核威胁,默克尔在3月份下令暂停核能发展,并关闭了5座运转时间最长的核电站,但这仍未能为其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联盟赢得民意支持。在5月22日德国不来梅的地区选举中,默克尔领导的保守党被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绿党赶超。默克尔5月23日指责说是日本福岛核灾难导致自己的保守党被挤到第三位。 

  德国政府执政三党5月29日夜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决定德国所有核电站在2022年前全部关闭。这使德国成为首个宣布彻底放弃核电的主要经济大国。 

  德国环境、自然保护与核安全部部长勒特根在会后宣布,按照这份计划,在全国17座核电站中,默克尔在福岛核泄事故发生后下令暂时关闭的7座建于1980年之前的核电站和建于1984年的克吕梅尔核电站将即刻退出历史舞台。 

  不过,政府决定,在被关闭的7座核电站中,将保留一座能在紧急需要的情况下运营,但该核电站于2013年前也必须关闭。另外6座核电站最晚将在2021年底关闭,3座较新的核电站最晚将在2022年底关闭。 

  除了德国,瑞士政府也宣布将关闭国内所有核电站。 

  日本3月11日特大地震和海啸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后,瑞士政府立即宣布中止对现有5座核电站的更新改造计划,对运行的核电站进行了安全检查,并责成联邦交通、通讯和能源部对该国未来能源供应前景做出可靠判断。 

  4月11日,瑞士女总统米什琳•卡尔弥在与奥地利总统会谈后表示,瑞士考虑放弃核能发电计划。卡尔弥说:“我们针对多种情况,包括当前的情况进行了检讨。” 

  5月22日,瑞士爆发了约两万名示威者参加的抗议核电的活动。示威人数最多的是在北部城市贝兹瑙,当地的核电站运转了40多年,是瑞士历史最悠久的一座核电站。民众担心日本由于地震海啸造成的核危机在瑞士重演。 

  目前瑞士境内有5座核电站,提供全国40%的能源。反核人士表示,希望通过此次示威敦促政府改变核能政策。在压倒性的民意面前,瑞士政府很快做出了弃核的决定。 

  瑞士政府5月25日发布公报称,瑞士现有5座核电站将于2019年至2034年陆续达到最高使用年限。之后,瑞士将不再重建或更新核电站。这意味着2034年之前,瑞士最后一座核电站将关闭。 

  瑞士下议院6月7日对放弃核电的决定进行投票表决,结果是101票赞成,54票反对,30票弃权。瑞士几乎所有政党都赞成关闭核电站,只有自民党和瑞士人民党反对。  

  意大利选民再次对核电说不 

  在德国、瑞士之后,意大利也将走上弃核之路——意大利人民通过公投对核电给予了彻底否定。在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核事故后,意大利将成为第三个宣布中止核能发电的欧洲国家。 

  意大利12日开始举行公民公投,在4项公投议题中,重要的一项即是是否恢复实施核电站计划。 

  意大利民众早在24年前就已通过全民公投的形式,否决使用核能。在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意大利曾于1987年举行全民公投,决定停止使用核能。而现任总理贝卢斯科尼则有意恢复核能。 

  贝卢斯科尼政府计划从2014年开始建造4个核反应堆,以便在2020年时投产。并在2030年前,实现让核能来满足意大利1/4的电力所需。对此,意大利反对核能的在野党向宪法法院请求举行全民公投,来决定是否应该恢复使用核能,在野党提出的这一申请得到了上诉法院和宪法法院的批准。本次公投也被视为对贝卢斯科尼的一次信任投票。 

  14日公布的公投结果显示,多达94%的意大利民众反对恢复核电站建设的计划。 

  面对本次全民公投的结果,报道指出,意大利在野党认为,这是“贝卢斯科尼时代终结的开始”。 

  此外,奥地利在1978年举行公投后,已宣布放弃核能计划。奥地利总统菲舍尔之前表示欢迎瑞士的弃核决定。 

  美英法称将继续发展核电  

  对德国宣布永久放弃核电的计划,美英法等国表示不会效仿,将继续按照原计划建设核电站。捷克总统更是对德国的弃核计划表示了严厉的批评。 

  日本福岛核电站3月发生严重核泄漏事故后,俄罗斯总理普京3月14日表示,不存在全球核灾难的危险。印度总理辛格3月14日宣布对全国的核电站进行安全检查。法国总理菲永3月13日表示,法国将从日本核泄漏事故中吸取教训。英国能源大臣胡恩13日也表示,日本核电站在地震和海啸灾害影响下出现事故,英国应该吸取教训。 

  美国现有104座核反应堆,半数以上反应堆已经运转超过30年。奥巴马政府在2012年的财政预算中计划批准360亿美元贷款担保用来兴建核电站。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后,部分美国议员要求重新探讨美国的核电站建设计划,但奥巴马表示,新核电站的建设仍将按计划进行。

  英国现有10座核电站,但是到2025年,其中9座核电站将达到使用寿命而停止运营。英国政府已确定10个适合建设新一代核电站的地址。按规划,这些新核电站将在2025年前投产。

  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法国政府下令对核电站安全进行严格排查。但法国目前75%的用电依靠核电站提供。法国执政党和主要在野党目前一致认为目前“走出核电”是不现实。

  法国总统萨科齐5月初重申,他对法国核电的安全有信心,法国将继续为发展核电投入资金。法国总理菲永5月30日时说,尽管法国“尊重”德国放弃核能的决定。但这却不是法国政府的选项,因为法国政府把核电视为“未来的解决方案”。

  法国外长朱佩说:“至少在数十年内,我们没有办法不使用核能……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开发替代能源。”法国工业部长贝松则表示,使用核能发电让法国的电费,得以维持在比欧洲其它国家平均便宜约40%的水平。他说:“例如德国家庭的电费,就比我们高出一倍。”

  6月11日,在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3个月之际,法国巴黎等地11日出现了示威游行,参与的法国和日裔反核人士用两种语言高呼口号,希望法国走出核能时代。根据巴黎警方的统计,当日大约有1150人参与了此次游行;但游行组织者称,参与人数高达5000人。

  捷克总统克劳斯6月7日猛烈抨击德国的能源政策,认为德国的废核计划相当“荒谬”,并表示捷克的政策将朝反方向前进。

  克劳斯在德国汉堡一场签书会中发表谈话时表示:“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捷克共和国绝不会放弃核能。相反地,我们还计划在波希米亚以南的迪默林核电能厂周围兴建更多厂房。”该地区邻近德国边境。

  克劳斯在演讲中也抨击德国兴盛的反核运动,并质疑反核人士的诚实,表示这些人可能与德国可再生能源业者勾结。他表示:“我不信任今天大声反对核能的叛徒。我认为,他们不诚实。”

  不少学者与国际活动人士也认为,福岛核事故应该提供的是教训,而不是与核电说再见。

  英国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核专家格里姆斯顿说:“大多数国家都说‘让我们暂缓一下,从福岛的教训中学习’,而不是‘让我们关闭核电站’。”

  格里姆斯顿说:“德国是特别的案例,默克尔的处境特别。”他指出,默克尔是在所领导的基督教民主党和盟党自由民主党在地方选举中大败后,做出这一决定。

  国际原子能机构前总干事布利克斯说,尽管德国做出关闭境内所有核电站的决定,但他还是认为,福岛核事故只是全球使用核能发电的“小挫折”。他说:“我认为这不是明智的决定,但可能在德国舆论的压力下,这是近乎必然的选择。”

  另有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底,世界上核电在运机组总发电量的排名依次是美国、法国、日本、俄罗斯、德国、韩国、乌克兰、加拿大、英国、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