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裕生:别藐视铅酸电池微型电动汽车

2011-7-28 08:22 来源: 科学时报
1161 收藏到BLOG

中国工程院院士 杨裕生

  前不久,一位能源部门的负责同志对清华大学一位院士说,你们清华居然也研制用铅酸电池的微型电动汽车,真丢清华的脸。

  首先,作为与清华大学沾点边的兼职教授,笔者听了关心爱护清华大学的批评,即使是尖刻的,也应该“闻过则喜”,感谢这位官员。但是,铅酸电池微型电动汽车事关我国电动汽车发展路线的大局,作为一个十分关注先进化学电源和电动汽车的科技工作者,对于如此浅薄地贬低铅酸电池和微型电动汽车的说法,笔者按捺不住要说几句公道话、实在话。

  这位能源部门负责同志关于铅酸电池微型电动汽车的观点,有一定代表性。清华大学内部就有个别人有“同感”,认为“这种车就是电瓶车”,意思是说它的技术含量太低。个别极有影响的媒体也将这种车贬为“山寨版”电动汽车,造成了广为流传的恶劣影响。尽管我国生产的这种车已批量出口欧美,主管部门却不给它发放国内“准生证”,交管部门也就不让上牌照。

  这种不顾群众的正当需求、不理各界的强烈呼吁、我行我素的态度,除了可能有部门利益作祟外,贬低铅酸电池微型电动汽车的观念也是重要因素吧?

  微型电动汽车效益巨大

  清华大学作为我国的最高学府之一,研究“高、精、尖”课题是应该做的事情。事实上,在科技部的电动汽车专项中,清华大学汽车系投入了主要力量参与燃料电池电动汽车的研究,作出了成绩,为未来电动汽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现还在继续努力。与此同时,以少部分力量研究当前阶段可以早日见效的车种,正是合理的安排。

  那些认为研制铅酸电池微型电动汽车丢清华大学的脸的人,却说这种车“太普通”了。

  农民种了几千年水稻,种水稻“普通”吧!袁隆平也种了水稻,却被选为院士!按照这位官员的逻辑,中国工程院选袁隆平为院士,岂不丢了中国工程院的脸?!

  其实,铅酸电池微型电动汽车真要做好,并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它绝不是电瓶车换个外壳,而是要在有限的重量和空间里进行最巧妙的设计,选用最合理的材料,嵌入先进的电机和电控技术,做出安全、节能、适用、廉价的新型电动汽车,因而也是一项创新的工程技术。而且,发展微小型车,既是我国电动汽车工业的突破口,可以很快造福于人民;同时,又是积累经验、改进技术、进一步提高电动汽车水平的阶梯,意义十分重大。

  好的电动汽车,一定要节能减排,买得起,用得好。脱离了中国的技术实际和发展中国家国情,背离了广大群众的需求,硬去做“凭空臆想的高、精、尖”电动汽车是不行的,也是没有前途的。价格低廉的微小型、低速、短程电动轿车,可以满足大部分用户的出行要求,尤其是广大城镇、农村的自行车和摩托车用户升级换代、遮风挡雨的需求,事实已经证明深受群众欢迎。如果政府部门主动出来组织,用不着花国家的钱,就能在较短的时间(也许是1~2年)内形成年产100万辆的能力。100万辆微小型电动轿车,可有300亿元的销售额;夜间以1千瓦的功率充电8小时,白天可行驶100公里,以每辆车可替代汽油5升计,一年可省油150万吨;夜间为电网填平“谷电”100万千瓦,比花费34亿元建起的十三陵抽水蓄能电站的功率还高出25%。如在此基础上扩大产销量5倍、10倍,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将何其大也!参与这样利国利民的好事,会丢清华的脸吗?

  铅酸电池被错打板子

  再说铅酸电池,它可能是引起藐视的更重要根源。

  铅酸电池已经发明152年,与后生的镍氢电池、锂离子电池相比,它的确算不上是先进的化学电源。但是,铅酸电池经152年而不衰,是偶然的吗?在现代物质文明代表之一的几亿辆汽车中,毫无例外地每一辆车装一组铅酸电池;在现代物质文明另一代表的移动通信系统中,遍布全球各个角落的基站用的电源也是它。为什么有的人一边舒服地享受铅酸电池带来的现代物质文明,一边又以另一副面孔数落起铅酸电池的“污染”和“落后”?你能立即将你汽车上的铅酸电池卸掉,马上不用你的手机吗?我猜想你是宁愿做双面人也不会做“傻事”的,对吧!

  现在有人(包括某些官员)认为是“铅酸电池污染了环境”。这实在是冤枉!防治环境污染,是政府部门早该执行的职能,应该抓的是造成环境污染的企业,无论如何也赖不上铅酸电池。现在国外企业的铅酸电池生产过程(以及铅矿的提炼和废电池再生)并不污染环境,这种“铅酸电池污染了环境”的说法,是将政府部门没有管好污染环境该打的板子错打到了铅酸电池的屁股上了!再有,这些年来将本属政府职能的铅酸电池生产许可证发放工作交给了沈阳的一家电池研究所,收几万元就发一张,总共发了一千多张,其中大部分属于不讲资质的“滥发”。这几千万元哪里去了不该查一查?放着造成这种混乱局面的部门和责任人不去追究,基层政府及其环保部门默许无证生产的地方保护主义泛滥,却把一盆脏水泼到铅酸电池的头上。 

  今年政府部门狠抓重金属污染的治理,大有“亡羊补牢”之味,对铅酸电池的健康发展十分有利,应该得到坚决拥护。我有三点建议:一要持之以恒治理重金属污染,一抓到底,并要注意铅矿的提炼和废电池再生中的污染问题;二要健全规章制度,严格监管,要吸取滥发生产许可证和默许无证生产的教训,及时惩处有关责任人员;三要抛弃“铅酸电池污染”的错误观点,为铅酸电池正名,在抓紧治理污染企业的同时,大力支持铅酸电池的技术进步。

  铅酸电池“古老”,并不能说明它“落后”。燃料电池发明至今172年,比铅酸电池年长整整20岁,不是堂而皇之地列入了国家各种发展规划、计划并享受到无上关爱吗?

  铅酸电池有安全、廉价的绝对优势,是锂离子电池望尘莫及的。国外的铅酸电池发展了许多新技术,性能不断提高;而在中国,比能量徘徊在30~35瓦小时/公斤,循环寿命停留在200~300次,它的落后主要是被人为压制、不给研究经费支持所造成的。如果拿出相当于近十年来支持燃料电池的一半经费来支持铅酸电池,我相信铅酸电池的比能量和循环寿命能提高到与现在动力锂离子电池接近的水平。这样,铅酸电池也就摘除了“落后”的帽子而进入先进的行列了。更重要的是,铅酸电池将对中国人民作出更大的贡献。

  不要浅薄地贬低或否定铅酸电池和微型电动汽车。学习科学知识,深入点吧!为人民做事,实在点吧!

  现在国外企业的铅酸电池生产过程(以及铅矿的提炼和废电池再生)并不污染环境,这种“铅酸电池污染了环境”的说法,是将政府部门没有管好污染环境该打的板子错打到了铅酸电池的屁股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