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复教授:详解“超级细菌”

2010-8-24 16:03 来源: 新商报
1839 收藏到BLOG

  新闻背景

  8月11日,英国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刊登的一份研究报告称,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超级细菌( S u p e r b u g)”,对当前所有临床应用的抗生素都具有耐药性。据不完全统计,这种新型“超级细菌”已使全球170人被感染,在英国至少造成5人死亡。由此,一场“超级细菌”的风波席卷全球。

  19日,一场有关“超级细菌”的研讨会在卫生部举行。与会专家表示,“超级细菌”是一种感染,并不是传染病,公众无需恐慌。我国内地目前也未发现“超级细菌”感染病例。研讨会由官员和20多名专家参加,对“超级细菌”已基本达成一致意见,经过简单修改后,将正式上报卫生部。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向记者证实,在我国,香港曾有人感染“超级细菌”,但已治愈。

  新闻名词

  所谓“超级细菌”,其实是一种叫做“ N D M 1(新德里金属蛋白酶 1)”的耐药基因。它与大肠埃希菌、肺炎克雷伯菌等革兰氏阴性菌结合后,成为可复制、传播,超强耐药性的“超级细菌”。

  “‘超级细菌’耐药谱广泛,危害性体现在一是感染后病死率高,二是在一定范围内、主要是医院内传播,很可能在某个重症监护病房爆发流行,那是非常麻烦的事情。”一位医学专家介绍,“在医学上,并没有‘超级细菌’的说法,‘超级细菌’就是泛指耐药性细菌,对几乎所有抗生素都有抵抗能力。”

  专家解读

  “超级细菌”会否蔓延?

  药学专家为读者详细解读前因后果

  “超级细菌”到底是啥模样?它是否会全球蔓延,给人类带来噩梦?记者19日采访了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抗生素研究所名誉所长、上海市细菌耐药性监测网专家委员会主任汪复教授,请她从学术的角度为读者详细解读“超级细菌”。

  危害严重,病死率高

  “‘超级细菌’的危害很严重。”作为我国细菌性感染临床诊治的权威,汪复忧心忡忡地表示,“这意味着目前‘无药可治’,让我想到了抗生素发明前的时代。”1939年,白求恩大夫因为细菌感染而死,2年后,青霉素才开始在临床应用。

  细菌耐药性无法避免

  耐药性不是一个新问题,1941年青霉素临床应用,1942年就发现了耐药的葡萄球菌,“时至今日,葡萄球菌的适应性仍然很强。”耐药性的严重性,在21世纪以后逐渐显现,并受到各国重视,尤其是最近五六年,“2000年的时候,美国传染病学会、感染控制学会发出呼吁,说明细菌耐药性的严重性和危害性。”

  细菌的种类千差万别,不同细菌的耐药性都是有强有弱。“当年红霉素推出后,不到6个月,链球菌就产生了耐药性,号称超级抗菌素的万古霉素于上世纪50年代发明,到了1997年,日本也有报道说产生了针对万古霉素的耐药细菌。”

  近80年来,人类和细菌打着一场拉锯战,从青霉素到头孢菌素再到碳青霉烯类,细菌的耐药性也逐步增强,然而21世纪以来,抗生素新品的研发脚步缓慢,已跟不上细菌的变异步伐。

  滥用抗生素加快变异

  普通细菌怎么会成为泛耐药细菌呢?汪教授通俗地举了个例子说,细菌在不断分裂繁殖的过程,就像工厂的大规模生产,产品成千上亿,其中就会产生部分基因变异的“次品”。当病人长期使用抗生素后,杀死了敏感细菌,剩下的“次品”就成为耐药细菌,然后再在体内繁殖,成为耐药超强的细菌。滥用抗生素,就会加快耐药细菌的产生,让它们的耐药性越来越强。

  汪教授认为,医院是最容易产生“超级细菌”的地方,尤其是重症监护室内,因为那里的抗生素使用的频率和力度都很大,而且容易在病房内传播。因此,医院做好消毒隔离工作,病人家属自觉配合探访规定显得尤其重要。

  无药可治但可防可控

  专家认为,虽然“超级细菌”有可能传入我国,但是传播范围有限,只要采取良好的监控和疾病控制程序可以阻止其传播。汪教授介绍说,医院的消毒隔离工作对于阻断“超级细菌”的传播尤为重要,“空气、病房、医疗用具和吸氧管道等都要消毒,床铺、床头柜、门把手、地板也不能忽视,要特别注意医生护士的手卫生,查过一个病人,就要用消毒水擦手。”另外,“超级细菌”欺软怕硬,自身的免疫力就是抵抗“超级细菌”的一道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