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ioMedicine:揭示常见HIV毒株的秘密

2016-10-17 15:22 来源: 生物谷
318 收藏到BLOG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加拿大韦仕敦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最为常见的HIV病毒变异体也是“最弱的”,这一发现将有助医生们更好地治疗全世界上百万感染上这种致命性疾病的人。相关研究结果于2016年10月12日在线发表在EBio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Infecting HIV-1 Subtype Predicts Disease Progression in Women of Sub-Saharan Africa”。

  论文通信作者、加拿大HIV致病机制与病毒控制研究主席、韦仕敦大学微生物学与免疫学系教授Eric Arts说,“HIV是感染我们人类的最为多样化的病毒之一。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如何治疗这些被感染的病人和他们如何对治疗作出反应。就开发HIV疫苗而言,这是我们需要处理的最为困难的问题之一:我们有如此多的HIV毒株。”

  HIV攻击和破坏人免疫系统中抵抗感染的细胞。若不加以治疗,HIV就逐渐地破坏人免疫系统和发展为获得性免疫缺乏综合征(AIDS,俗称艾滋病)。AIDS是HIV感染的最晚期。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在2015年末,全世界大约有3.67千万人感染上HIV/AIDS。在这些人当中,180万人是年龄小于15岁的儿童。据估计,2015年,全世界有210万人是新感染上HIV的;这一数字包括大多数生活在非洲撒哈拉以南的15万名儿童,这些儿童主要生活在非洲撒哈拉以南,而且是在他们的HIV阳性妈妈在怀孕、分娩和母乳哺育期间被感染的。

  Arts解释道,大多数HIV感染者感染上并不在北美洲或欧洲发现的HIV毒株,因此,人们对这些人知之甚少。

  在Arts将近15年前(那时他还在美国凯斯西储大学)开始的一项研究中,他探究了多种HIV毒株的感染如何在体内进展。他找出了这些毒株之间的差异和这些差异如何可能影响治疗。

  Arts强调,HIV感染是一种复杂的多样化的疾病。

  他说,“我们没有一种病毒感染上3.2千万人;我们有3.3千万人感染上3.3千万种类型的病毒。我们不再能够将它视为单个病毒毒株。我们需要研究存在的差异。”

  HIV类型1(HIV-1)和HIV类型2(HIV-2)是两种不同的病毒。一般而言,当人们讨论HIV时,他们提及的是HIV-1。在非洲西部之外的区域,HIV-2是相对不常见的。HIV-1毒株被分为4组:M组、N组、O组和P组。在这些组当中,M组导致全球绝大多数HIV感染病例。

  在M组内,存在9种遗传上不同的亚型---A、B、C、D、F、G、H、J和K。在美洲、西欧和澳大拉西亚地区,主要的亚型是亚型B。因此,绝大多数HIV临床研究都是在这些HIV-1亚型B感染者体内开展的,但是在全球,这些感染者仅代表10%的HIV感染者。

  相比之下,针对HIV-1亚型C的研究比较少,但是将近50%的HIV感染者感染上这种亚型。这种亚型在非洲南部、非洲之角和印度之角比较常见。

  在筛选了从2000年早些时候以来的来自津巴布韦、泰国和乌干达的大约300名新感染上HIV的女性时,Arts和他的团队研究了这种疾病从HIV感染到AIDS产生所需的时间跨度。他发现亚型C在病人体内复制较差和缓慢---使得它在这些亚型中获得“弱的”称号。

  在注意到这种疾病进展需要5到10年的时间之后,Arts说,“对世界而言,这项研究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来观察病人如何进展到AIDS及其原因。我们能够分析这种疾病进展直到这些病人患上AIDS,而这是我们开始治疗的时间。”

  他补充道,当前,这样的一种研究曾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这是因为如今对HIV感染者的治疗开始得更早。他的团队是首批对HIV感染者进行治疗的团队之一,比到达非洲的任何一项全球治疗计划都要早。

  协助Arts开展这项研究的研究生Colin Venner说,他们在一种对照实验环境中将亚型C放入“拳击比赛”中来测试它相对于其他亚型的优势。

  Venner说,“我们真地没有方法可视化观察发生什么。但是一旦我们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能够观察到哪种亚型胜出,而且事实上,亚型C是‘弱的’,这是因为它将总是与不存在相竞争。在很多病例中,我们不能够在这些培养物中发现亚型C。相比一些其他的病毒亚型,它复制的能力降低了100到1000倍。”

  Venner补充道,自从1990年代早期以来,亚型C感染大量增加,这让很多人作出结论,它是最强的HIV亚型。然而,这种HIV亚型通常是在病人没有症状出现因而没有意识到这种疾病期间进行传播的。考虑到一段较长的没有症状的时间,一种缓慢显露出的亚型(如亚型C)更可能进行扩散。Venner说,“病人没有症状出现的时间持续得越长,可能传播的可能性就越大,这是我们如今正在研究的想法之一。”

  鉴于亚型C是HIV感染者的主要毒株,Arts的发现可能很快对HIV感染者的潜在治疗产生影响。

  考虑到仍然没有有效抵抗HIV的疫苗存在,Arts说,“了解这些不同的亚型在毒力(一种有机体导致疾病的能力)上的差异对我们如何利用药物进行治疗和我们如何在全世界接种疫苗产生影响。但是,在治疗时,如果我们知道病人在病情上非常缓慢地进展,而且这种病毒对免疫系统具有最小的影响,那么正如我们北美洲观察到的那样,延缓治疗的所有破坏性后果可能在亚型C感染者体内并不是如此显著。”

  然而,这些潜在的治疗也不是没有伴随着一些伦理上的争议。

  Arts说,“当我们正在看到一年内花费数十亿美元治疗这种全球流行病时,那么我们可能不得不研究谁需要立即接受治疗和谁能够延缓治疗。这是非常争议性的,但是,它是我们不得不考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