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下水位采用已到极限 根本在控制人口增长

2010-12-28 12:57 来源: 经济参考报
687 收藏到BLOG

  缓解水危机北京仍需靠自己

  “今年看不到雪了!”24日,北京一家报纸的气象专版赫然印出这样的标题。2010年的年终岁尾,当全国各地陆续迎来不同程度降雪的时候,北京还在为首场雪何时飘落伤透脑筋。气象专家说,北京未来一周都是晴天,无雪,这种情况在最近22年里从未有过。

  比气象部门更急的是水务部门,整个城市被干燥的空气包裹,两个多月无有效降水,对这座20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意味着什么?即使11月份完成了从周边省份输水的工程,也不够北京一个月的用量。

  水,北京之困。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珍贵。

  连续12年干旱少雨 地下水位采用已到极限

  北京市气象局气候中心主任郭文利告诉记者,北京境内没有大江大河流过,因此用水难以摆脱靠天的局面。一般情况下,主汛期的降水能占到北京全年降水的1/3甚至更多,然而今年汛期的平均降水量为52毫米,仅为常年同期的25%,为1960年以来最少。

  北京水务部门也认为,自1999年以来,北京进入明显的少雨时期。粗略估算,北京10年少降了200多亿立方米的水,相当于20个密云水库的蓄水量。

  气象部门监测显示,2010年1月以来截至9月30日北京平均降水量为463.1毫米,比近十年均值偏少44.8毫米,比去年同期偏少31毫米。北京市部分地区土壤有不同程度的旱象出现,其中东南部地区存在中旱,局部地区达到重旱。

  郭文利告诉记者,尽管10月份有一些降水,但对水库蓄水几乎没有帮助。“要改善水资源缺乏的状况,从气象上说,主要是靠汛期夏季的强降水。”

  来自北京市水务局统计,北京每年需水量达到37.9亿立方米,除了水库储存等因素外,尚有17.9亿立方米的缺口。“北京的水资源非常紧张,缺水的问题已经变成了常态。”北京市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张彤表示。据了解,目前维系首都人口的水资源利用量的2/3都来自于地下水。可是,由于开采过度,地下水水位已严重下降。在2014年南水北调工程完成之前,北京还要继续抽取地下水,预计地下水位将下降到平均30米左右。

  水问题专家王建表示很多地下水历经千百万年形成,其补给是个非常缓慢的过程,一般作为战备水源,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但事实上,北京已提前支取,“在用水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抬高企业准入门槛 从根本控制人口增长

  北京市水务局水资源处处长戴玉华认为,北京缺水的另一个原因是人口增长过快。近22年的用水数据显示,作为以往的用水大户,工业和农业的用水量呈现大幅下降,但大生活用水却在迅速增加。

  北京市节约用水管理中心副主任何建平认为,大生活用水量的快速增多,与城市人口增长和建筑面积扩大及服务业快速发展有密切关系。据了解,大生活用水包括居民的日常用水及宾馆、餐饮等用水。此外,滑雪场、洗车店、洗浴中心等用水也统计在生活用水之内。

  在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中明确提出,北京2020年人口控制在1800万。但根据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合理调控城市人口规模专题调研组的报告称,截至2009年底,北京市实际常住人口总数为1972万人。

  人口的增长正在严重透支北京的生存基础,而这种缺口还可能继续增加。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侯东民表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对人口猛增的症结及调控缺乏准确的认知。“人口过快增长是某种经济增长方式的结果,矫正此种局面表面上是指向人口管理,实际上主要措施必须指向经济管理的改善。”

  侯东民指出,企业准入应是落实城市定位的根本保障。然而首都独特的区位优势对外界有强大的吸引力,工商登记基本照单全收,企业增速降不下来。若以可能牺牲一点G D P增速为代价,有力地约束企业准入,加上旧有企业升级及配合其他方式,戳破北京人口增长泡沫并非难事,也是在水资源危机下不能不采取的措施。

  也有专家指出,服务业中的高耗能行业也应列入退出计划,相关部门对服务业耗能的审批也应该制定标准并严格执行,引导第三产业科学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