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局长:褪去英雄光环才是最大的胜利?

2011-6-05 08:07 来源: 人民网-环保频道
收藏到BLOG
  2006年3月,两会期间,当时周生贤刚任国家环保总局局长不久,记者们提问尖锐,问周能干多久,周生贤回答:“感谢你对我前途的关心。我也表个态,我争取不辞职!” 在此之前,周生贤的前任,谢振华刚因松花江污染事件辞职。

  今年5月25日,环保不华北督查中心主任熊跃辉接受记者专访,说他有一次在一个河北企业门前吃了闭门羹,企业的安保人员直接把他挡在了门外。作为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主任,熊跃辉的辖区是北京、天津、山西、内蒙等6个省区市。他当时看着这个企业,发了一个誓:如果这个企业违法建设,而我让它在我的眼皮低下生长起来,我就改个姓!作为环保部直接派出机构,熊跃辉乌纱帽由环保部决定,他的底气有点硬,执法能下得了狠手。

  相比熊跃辉,浙江省嘉兴市环保局局长章剑显得温和得多。嘉兴市地处太湖流域,水乡泽国,自古繁华,民风柔顺。但是在这个安详的富庶之乡,做环保局长也并不轻松。

  10年前,2001年11月22日,嘉兴“零点行动”爆发,300多名愤怒的群众,自发用28条水泥大船沉船封堵了江浙两省交界航道。当时浙江省一位副省长到现场劝说农民,结果被农民推倒在烂泥里,混了一身泥水。

  10年后的今天,成就了嘉兴繁荣富庶的水,水污染治理依然是嘉兴市环保部门,乃至嘉兴市政府头等大事。他们严查严管,每年查办一千多件环境违法案件,他们不惜代价,投入百亿巨资搞环保基础设施和水环境治理,虽然遏制了水质恶化的趋势并有所改善,但水功能达标率依然低下,全市几乎没有一个合格的饮用水源地。这或许是是我国正面临的水危机的一个缩影。

  问题不止是水。章剑认为,当前的环境问题是多年来粗放发展积累的结果,解决环境矛盾和问题既已经十分紧迫,但治理又不能立竿见影。百姓的期盼和环境质量的改善存在较大落差,这就是环保局长的压力所在。2009年9月26日,一封题为《致嘉兴市环境保护局章剑局长的公开信 》在嘉兴在线网站上发出,言辞激烈,批评嘉兴环保部门对重点污染企业的废气污染治理不力,甚至要求环保局长,实在不能治理好就辞职算了。

  面对老百姓的呼声和抱怨,章剑在推动严厉执法的同时,选择了积极与百姓沟通的方法。努力沟通,以期获得公众最大的理解和支持,可能是避免发生类似“沉船”这样的恶性事件的一个好法子。“公开信”的解决办法获得众多网友支持,这成了嘉兴市公众参与环保的重要契机,而公众广泛参加,可能是中国环保事业真正的生命力所在。

  但是中国环境形势严峻,远不非执法和沟通所能解决,虽有一批敢于担当的环保官员在努力,但是多年来,中国的基层环境保护部门总体相对弱,一些地方领导虽然也要环境,但更想要的是GDP。力图给予地方环境保护的地方环保部门,却很难找到有效的“自保”法门。

  比如,环境保护最基本的是执法。抓不好执法,环保就没有权威,抓不好执法,环保工作就无法开展的。但是环保执法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地方保护主义,还有企业花样翻新的各种违法偷排行为。

  嘉兴市对违法企业进行重罚。2010年,嘉兴市环保局查处环境违法案件1405件,罚金5049万元,查处案件和罚金超过不少省全省的案件数和罚金。嘉兴市曾开出了1张100万元罚单,两张50万元罚单。据说,这些数额的罚单,在各地环保局长的交流会上引起了震动。

  但如此严厉的处罚手段,仍然不能遏制企业的恶意违法。今年5月,嘉兴绿谊公司,把90吨含毒污泥倾倒在没有任何贮存污泥防范措施的码头上;海盐亚磊型钢冷拔有限公司的污水,还是偷排到了雨水管道,被“雨夜驱车50公里”的执法人员逮了个正着。嘉兴对这些严重违法行为除处以重罚之外,还采取自曝家丑的办法,在当地媒体公开曝光严重违法企业,戴上污染的“黑帽子”,上市公司、知名企业也不能幸免。

  章剑认为环保执法还需要更加严厉,否则环境形势将恶化。成本最低,最有效的执法,在于源头控制,把污染源挡在门外。2010年,嘉兴市环保局否决了一个准备落户桐乡的投资百亿的橡胶轮胎项目。

  在推动环保方面,环保局长们,尤其是基层的局长们,采取了多种方式。章剑是发动百姓拉起“市民环保检查团”等环保民间组织与污染企业“闹”,而长沙市环保局局长黎建,则是自己“跳”出来写公开信,他以长沙市环保局局长的身份,公开致信湘雅医院院长陈方平,强烈建议立即完成拆除大烟囱的项目。

  2005年8月,官新民走马上任当上了泰兴市环保局局长。为了搞清楚开泰兴发区企业排污真相,官新民委从市环保局抽调了70多名执法人员,对开发区进行地毯式排查,此次行动历时9个月。2006年11月,官新民3天3夜连续奋战,把一条两公里多长的曲内河河水被全部抽干,排污企业偷偷埋设的40多根直排污水暗管露了出来。干了4年多的环保局长,泰兴市准备调官新民去担任泰兴市发改委主任,但官新民却选择留任环保局长,颇有些壮士断腕的决心。

  曾经频频刮起“环保风暴”的环保部副部长潘岳,或深知环保事业推进艰难。2008年,在人民网举办|环保高峰论坛上,潘岳应邀发表主题为《中华传统文化蕴含深厚的生态文明》演讲,说中国传统的价值观,在现实制度和生活中具体落实为一个“度”字。在场多是跑环保口的记者,对潘岳的此番说辞印象极深刻。

  显然并非环保局长们非要突破中国传统,把握不好度,时势使然,他们守土有责,必须前行而已。

  章剑说:我经常跟同事们说,我们这一代的环保工作者,是一个打仗的部队,是要建功立业的部队,是要有影响的部队,如果是和平时代,环保问题不是这么突出,我们可以过得风平浪静,但是和平时代部队没有地位的。

  在和平时代的中国,在中国的环保局长中间,有一种英雄主义情怀在弥漫。环保主义者索南达杰直接成了英雄――他牺牲在盗猎者枪口下了。

  很多年以后,也许今天很多默默奋斗在环保第一线的环保局长们不会再被提及,他们有什么样的信念和执著,将在时间的河流里被淡忘道,人们不再津津乐道。

  他们的处境不再艰难,他们的信念不再可贵,他们的坚守不再悲壮。

  他们头上的英雄光环完全褪掉,回归日常工作的操守,这或许,才是环保局长们最大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