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垃圾场污染饮水 环卫部门称有关措施没到位

2010-8-26 10:54 来源: 兰州晨报
819 收藏到BLOG
  8月23日、24日本报就七里河区芦家大沟垃圾场污染附近村落,致使5000多户居民生活受影响,部分村庄饮用水出现异味的现象进行了连续报道。在23日的采访中,城关区环卫局业务检查科科长王志国曾告诉记者,芦家大沟有专门处理污水的蓄水池,垃圾场倾倒的垃圾也会用“素土”掩埋。但昨日记者再次来到芦家大沟垃圾场时,却发现蓄水池仅仅是山边的一个小水坑,而所谓的“素土”掩埋也只是一句空谈。

  【西关住户】

  远隔数公里仍闻着臭味

  “你闻闻,我们一天根本不敢开窗户!”8月25日中午12时许,记者来到了位于西关什字某高层三十楼的朱女士家中。当朱女士打开窗户后,一股恶臭味就飘了进来。几公里外,“巍峨”的垃圾山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这座垃圾山,这种源源不断的臭味,严重影响了兰州的城市形象。”朱女士告诉记者,她每年8月份都会从北京到兰州来避暑。她很喜欢兰州夏天适宜的温度,可是每当她走在大街上或者回家打开窗户,一股股垃圾所散发出来的恶臭让她恶心,尤其在下完雨后,坐在家里就能闻到一股酸腐的臭味。“走了全国这么多地方,像兰州这样处理垃圾的还真不多见!”朱女士无奈地说。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居住在西关什字、白银路周围的商户和居民,他们对芦家大沟垃圾场散发出来的臭味也深有体会,好几位市民说:“在下完雨后,散发出的臭味让人几乎窒息。”

  【再次走访】

  垃圾山显现诸多问题

  25日下午3时许,记者再一次顺着阿干河来到了垃圾山的脚下。在让人窒息的臭味中寻找了半个小时,记者除了找到一个满是污水的约6平方米大小的小水坑外,并没有发现城关区环卫局业务科科长王志国所说的污水蓄水池,深褐色的污水顺着水沟没有任何阻拦地流到了下游的阿干河道。

  在现场记者观察到,垃圾山脚下的污水并不多,绝大多数的污水都是从垃圾山前一百米处的地下渗出来的,越往下走,水沟中污水越多。

  随后,记者沿着阿干河一直往下游走,深褐色的污水在南山公路伏龙坪隧道施工处突然变成土黄色。记者发现,原来是周围工地排到阿干河河道中的泥土稀释了这股深褐色污水,最后,颜色变淡的污水没有任何阻拦地流向了黄河。

  记者又来到了芦家大沟垃圾场,在漫天尘土和苍蝇的包围中看到,垃圾场倾倒的垃圾并没有像王科长所说的那样被“素土”填埋。所有从垃圾车上卸下的垃圾,全部露天堆放。不远处作业的推土机一趟又一趟地将垃圾推到前方,没有见到任何的填埋迹象。一阵风吹过,灰尘和白色垃圾在漫天飞舞。

  【回答不一】

  垃圾太多顾不上填埋

  当日下午4时许,记者带着种种质疑再一次造访了兰州市城关区环卫局,并找到业务科科长王志国。

  “污水处理池就在山的最底下。”王志国说。记者终于确定,原来王志国所说的污水蓄水池就是记者一个小时前看到的那个约6平方米的小水坑。

  当记者质疑为何两次看到的污水处理池都污水外溢时。王志国解释道,他们总是不定期地去检查污水蓄水池,发现池中污水装满后,会用水泵将污水抽到车上拉走。谈话中,王志国拨通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安排人去查看污水蓄水池。

  “建筑垃圾全部送到了榆中新建的建筑垃圾处理场,这里全是城关区的生活垃圾,没有建筑垃圾,一天1300吨的垃圾我们拿什么去填埋?”面对记者对垃圾场“素土”填埋的质疑,王志国说,芦家大沟垃圾场这么多的垃圾根本不可能全部进行“素土”填埋。绝大多数垃圾没有经过处理就直接推到沟里去了。

  “我们一年损坏一辆推土机,连推都来不及,怎么顾得上填埋。”王志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