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一地下水源遭重度污染 村民高毒农药杀虫所致

2013-5-03 14:51 来源: 中国广播网
收藏到BLOG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提到水污染,人们更多联想到的是:不法企业废水排放不达标,却很少了解到,农业生产过程中其实也会造成水污染。但这样的问题同工业污水、生活污水一样不容忽视。

  村庄地下水疑遭高毒农药污染 500多户村民不敢喝井水

  近日,宁波市北仑区春晓镇慈岙村500多户村民眼下也正在为喝水问题而发愁。村里原本清甜的地下水,因为可能遭到了高毒农药_呋喃丹的污染,守着水井的村民不敢再喝井水,每天只能等着消防车送水喝。

  低矮的山坡,远近高低种满了火红的枫树、粉紫的杜鹃、碧绿的桂花,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流着,穿越了整个村庄。这样的山清水秀,是宁波市北仑区春晓镇慈岙村给人的第一印象。然而,这样清澈见底的溪水,如今,在村民眼里,已经直接跟"有毒"划上了等号。前天,在距离村里取水井20米的地方,村民发现一块花卉基地里洒满了农药--呋喃丹,这让村民开始担心井水的安全。

  村民:这次用的32斤。

  记者:几亩。

  村民:一亩地。

  记者:这么大的量,以前有没有人在用啊。

  村民:用,我们村里不知道。

  顺着村民的指引,记者很快在距离村委办公楼约500米的地方看到了取水井,取水井的四周种满了花卉苗木,多少年来,村里的500多户村民,一直喝着这口井抽上来的水。就在水井旁20米左右的一块田地里,记者见到了洒在地里的农药-呋喃丹,一种蓝紫色的小颗粒,密密麻麻的。地上,还不时的见到成团死去的蚯蚓、蜗牛等虫子。

  当地花农常用呋喃丹杀虫 国家未禁用村中监管难

  网上搜素呋喃丹,就会跳出杀虫剂、高毒性这样几个关键词。宁波市北仑区春晓镇慈岙村海陆社党支部书记丁宏标说,当地的花农经常用呋喃丹来杀虫,主要是防止刚种下的树苗被虫子咬死。

  丁宏标:树苗种下去以后就是怕底下的呦蛄,就是吃马铃薯的那个咬断根系的,这个呋喃丹筛下去以后,这个虫全部杀死。这个农药毒是很毒的。你假如说这个蚯蚓啊,鸟吃了以后鸟死掉,鸟死掉以后老鼠咬到,老鼠也会死掉,毒是很毒的。

  这样剧毒的农药,大量使用在土地上,不仅对土壤造成污染,还容易渗入地下水,危及水安全,这是丁宏标更为担心的事。

  记者:那如果有地下水的话,会不会渗进去?

  丁宏标:肯定渗进去的。

  记者:这个肯定渗进去。如果用多的话,对地下水有影响吗?

  丁宏标:肯定有影响,以前用也在用,老百姓没有来反映。因为这个东西,土地上农业在使用,我们村里也管不了这么详细。用也在用。

  记者:咱们不控制吗?

  丁宏标:控制的话,我们现在也拿不出什么好的主意。

  采访中,丁宏标再三强调:目前国家并没有禁止呋喃丹的使用,所以村里也无法去监管花农。这一说法,记者在宁波市农业执法支队那里得到了证实。该支队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家禁止呋喃丹使用在蔬菜和果树上,但并不禁止使用在花卉苗木上,但它造成的污染是显而易见的。

  负责人:它是限用农药,不是禁止的,国家是允许用的。有些作物上不能用的,蔬菜和茶叶果树上不能用的。法律规定没有禁止就可以卖。你既然允许人家种花木,法律没有禁止人家就可以用,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当地水质正在检测中 村中弃用地下水欲从自来水管网接水

  事故发生后,当地环保部门及时提取了水样进行检测,截止记者发稿时,检测依然还在进行中。当地派出所也在第一时间介入。不过,在对投洒农药的两名花农做了笔录后,派出所也没有办法对他们采取任何措施。北仑区春晓镇慈岙村海陆社党支部书记丁宏标:

  丁宏标:这两个人,现在派出所也没有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做了一下笔录就放出来了。假如说检测报告出来的话,假如说水源没设么问题的话,也追究不了什么责任,假如说水源产生什么样的严重后果的话,肯定要追究责任的。

  但是对于村民来说,喝水是当前急切需要解决的一个大难题。守着水井不敢喝,村民除了一天两次依靠消防车送水外,还得备足矿泉水。

  记者:你接了几桶水?

  村民:接了两桶。

  记者:够用吗家里?

  村民:不够用,还有矿泉水。

  记者: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水才能恢复?

  村民:那我也不知道。

  村民说,不管这次农药有没有对地下水造成污染,但在他们心里,已经留下了阴影。北仑区春晓镇慈岙村决定放弃饮用地下水,准备从宁波市自来水管网接水,让村民改喝外地的水库水。

  丁宏标:假如说这个东西放在上面的话,雨一下的话,直接渗透到我们吃的水里,对老百姓身体肯定有影响。我们也希望政府能早日帮我们把宁波的大管网水通进我们村,让老百姓喝上放心的饮用水,不过老百姓心里肯定有阴影。

  清澈的井水,祖祖辈辈喝了四五百年,如今不得不舍近求远喝水库水,这让村民的心里既多了份伤感,又多了份无奈。

  村民:我们都很担心啊,我们祖祖辈辈都在喝这里的水,已经四五百年了,但是现在很担心,因为这个水肯定是不能取了,现在我们书记说要喝宁波来的自来水。我们老百姓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