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铬渣污染企业顶风复工 嚣张来自官商利益链

2011-11-08 08:22 来源: 湖南红网
收藏到BLOG

  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化工厂因非法倾倒工业废料铬渣造成重大环境污染。9月1日,工厂被国家环保部责令停产,在完成铬渣无害化处理之前不得恢复生产。在禁令下达之后不到一个月,就已部分恢复生产,曲靖市环保部门负责人说,这条生产线启动后,对该厂的资金链有很大的帮助,而这对于下一步处理新铬渣所需的资金具有支撑作用。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所以同意了企业部分恢复生产。(2011年11月6日新京报)

  关于陆良化工厂铬渣污染的事件一直闹得人心惶惶,为此,国家环保部责令其没完成无害化处理前不得恢复生产,可是陆良不仅没有处理陈年堆积的铬渣,还顶着国家的禁令恢复了生产线,陆良何胆何能,敢无视与国家的法规禁令?原来是获了当地环保部门准批。对此,云南曲靖环保部门给出的解释是同意恢复生产只因对下一步处理新铬渣所需资金具有支撑作用。对于记者的采访,当地环保局长的回答更是支支吾吾,铬渣最早是4月份被非法倾倒,6月份发现,8月份公开公布,在公布前的近半年时间,环保和监管缘何处于乏力状态?而在国家环保部的禁令之下,当地环保部门又授予复工之权,其居心又予以何为?

  云南曲靖环保部门作为环保部的下一级职能部门,理应服从上级管理,执行上级命令,可是却在明知道陆良生产的铬渣造成严重污染的情况下,无视于百姓健康,无视于国家指令,私自签定恢复生产意见,使陆良化工厂在权力的默许下,继续制造铬渣的污染,危害着人们的生产生活。回放陆良铬渣污染事件的整个经过,就不难发现,作为监管部门,理应定期巡查有无违反环境污染事件,如若发现严肃处理并要及时公布上报,可当地环保部门不但扮演着和解的角色,甚至于对村民阻挠“陆良复工”挨打事件,闭门躲避记者的追访,现在对于国家环保部的责令停产命令,更是置若罔闻,这种”我行我素“的行为只能是一种权力脱缰的表现。

  正是这种权力脱缰的纵容,才会有“陆良“私自倾倒铬渣、员工暴打村民、顶风复工生产等一系列疯狂嚣张之举,也许,云南曲靖政府、环保等职能部门正是因为“陆良”是当地生产发展必不可少的资金链,更是自己谋求政绩、赚得利益之根本,所以才会变身环境污染的化解部门,甚至于扯断国家规定的牵制,成为“独断专行”的脱缰之马。陆良也正是摸准了“县官不如现管”、“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潜规则,才会在有害铬渣堆放未进行无害化处理之前,仍顶着国家禁令复工。

  污染环境的企业,利益熏心、殃及百姓固然可恨,可是没有权力的脱缰纵容之错,又怎会有其十几年无视法律法规嚣张之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