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危机中孕育新希望

2010-7-09 08:04 来源: 新华社
576 收藏到BLOG

  “中国制造”转型升级拓展空间 危机中孕育新希望

  新华社北京7月7日电 制造业的大国,却难寻几个全球叫得响的品牌;铺天盖地的产品,却在高端市场上难觅踪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中国制造”的尴尬愈加强烈。

  “中国制造”,创造了财富,赢得了掌声,如今却在新的发展阶段面临新的挑战: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蜕变,刻不容缓,时不我待。

  “中国制造”面临新挑战

  2009年我国在世界工业生产总值中的份额达到15.6%,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制造业大国。从钢铁到服装,许多产品产量已占据全球总产量的半壁江山,几乎每小时就能向全球输出价值1亿美元的“中国制造”。

  然而,数量如此巨大的“中国制造”却在国际高端市场上难觅踪迹。统计显示,美国市场上50美元以下的日用消费品中,约80%是“中国制造”,生产这些产品的大多数企业仍处于国际产业链中的最低端,只赚取着一点可怜的加工费,同时却将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都留在了中国。

  就像在今年世界杯期间大行其道的“瓦瓦祖拉”。这种中国制造的喇叭在南非世界杯期间销售超过100万只,售价约为8美元,而它的出厂价只有0.3美元。“每个产品我赚一毛钱,工人赚一毛钱。”生产企业负责人邬奕君说,“干了大半年,全算下来,我也就赚10万元人民币。”

  金融危机给“大而不强”的“中国制造”带来巨大冲击,2009年全年出口总额下降达16%。经历了金融危机中的艰难跋涉,虽然今年前5个月全国出口大幅增长了33.2%,但制造业长期粗放发展带来的“阵痛”仍在持续。

  在“中国家电基地”浙江慈溪,主要生产小家电的华裕集团下属几个分厂“几家欢喜几家愁”。“去年我们就开始对产品结构进行调整,但调整进度相对较慢的分厂目前的形势不太乐观,出口迟迟上不去。”华裕集团总经理黄照奇说,“主要是产品更新换代速度慢,设计人才和熟练技术工人非常短缺。”

  他告诉记者,受金融危机影响,企业去年底一有订单就接,而今年有色金属、塑料等原材料价格上扬,利润空间被压缩了,波动的汇率也对生产管理和企业发展增加了变数。

  不仅是生产成本的压力,日益增多的对外贸易摩擦也给“中国制造”带来挑战。仅今年一季度就有10个国家对我国发起19起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调查。商务部副部长钟山表示,我国已经成为贸易摩擦的第一目标国和最大受害国,不断增多的贸易摩擦削弱了我国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与此同时,严控“两高一资”、淘汰落后产能的国家战略也让“中国制造”的升级转型变得日益迫切。

  尽管淘汰落后产能工作取得一定成效,但大量落后产能依然存在,钢铁、焦炭、水泥等18个行业的落后产能占总产能的10%-25%。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重,已经成为提高工业水平,完成节能减排任务的严重制约。

  “落后产能与先进产能争市场、抢资源,破坏正常的市场秩序。只有淘汰落后产能,才能为先进产能腾出空间,优化产业结构。”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朱宏任说。

  “中国制造”的生存之路变得空前严峻。

  转型升级拓展新空间

  “改造传统制造业,一靠技术进步,二靠自主创新。可以说,谁拥有了先进技术,谁就在未来的产业转型、升级中抢占了先机。”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陈帆认为,“中国制造业必须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往新型材料、节能减排的方向发展,才有光明的前途。”

  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所属泰安特种车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基恒看来,凡是必须从国外买来的产品,必然在价格或核心技术上受制于人;凡是通过自主创新研制出来的产品,必然在国际市场上拥有话语权。

  “这部由我们自己研制的矿山自卸车,性能、质量、技术水平等都不比外国产品差,同类进口产品价格要1500万元人民币,我们只卖700万元。由于自己掌握核心技术,即便这么便宜利润都很高。所以我们敢于和国外企业抗衡,替代进口。”他说。

  金融危机使国际竞争格局发生了变化,我们的竞争对手升级了,能生存下来的企业,不但不能出错,还要努力出彩、不断创新。中国制造业的转型,正在勇敢而艰难地迈出第一步。

  经历了金融危机,很多企业认识到,靠原来的资源消耗型、低廉成本型的“中国制造”产品,正在遭受着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成本上升、中间商压价的多重挤压,越来越难以为继。以陶瓷业为例,目前中国陶瓷年产量70亿平方米,原材料耗用量在1.6亿吨以上。据地质矿产部门估计,照目前情况发展,今后几十年内,我国多种用于建筑陶瓷生产的原材料将会枯竭。

  广东蒙娜丽莎陶瓷公司充分意识到了这一困局,加大升级转型步伐,开发出以陶瓷工业废料作主要原料的无机轻质多孔板,产品可隔热、隔音、保温、防火,年综合利用废渣7万吨,节约能源680多吨标准煤,减排二氧化碳1793吨、二氧化硫5.8吨、氮氧化物5.1吨。“这项创新不但使我们企业的废料废渣变成原料,还吃尽了周围厂子的废弃物。”公司技术总经理刘一军说。

  金融危机虽然对实体经济造成很大冲击,但也为先进产能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和增长基础。

  “我们应对金融危机的成功不仅是物质方面的,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对绿色、节能的发展理念进一步达成共识。中国制造业,只有千方百计提升技术、提高质量、降低成本,才能拥有核心竞争力。”朱宏任说。

  加大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步伐,拓展发展新空间,努力在新一轮的国际竞争中争取话语权和有利地位,正日益成为“中国创造”的自主行动。

  “中国制造”孕育新希望

  “金融危机后,我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产业结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朱宏任说。

  金融危机中,各国尤其是主要大国都在对自身经济发展进行战略筹划,纷纷把发展新能源、新材料、信息网络、生物医药等作为新一轮产业发展的重点。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抢占国际经济科技制高点已经成为世界发展大趋势。

  中国南车青岛四方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高速动车组生产基地之一,世界上运营速度最快、科技含量最高、系统匹配最优的高速动车组从这里成批走向市场。现在,中国的高速列车已经实现出口,连美国、俄罗斯这样的铁路大国也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南车董事长赵小刚深有感触:在“千万件衬衫换取一架波音飞机”的多年尴尬后,中国的高科技产品终于越洋出海。科技创新给南车发展带来了不竭的动力。

  针对眼下的发展形势,中国开始更注重高新技术的发展和新兴产业培育、投入与引领作用。记者从工信部了解到,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我国将继续完善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的技术创新体系,支持企业建立技术和研发中心,培育自主创新能力,整合科技资源。主要措施包括:

  一是鼓励大型企业发挥研发优势,培育技术创新能力,完善产业内和产业间的技术渗透体系;二是加强技术创新网络体系建设,鼓励中小企业积极进行应用性创新;三是加强科技创新园区建设,提升园区在资产、资源、环境、技术、人才等方面的集聚创新能力;四是组织开展重大科技攻关,解决制约发展的重大技术难题。

  目前,中国大多数工业行业和企业已经有能力更高效率地使用资源、更清洁地进行生产。“经过30多年市场经济的锻炼,中国工业的竞争能力有了很大增强,这一能力决定了我们的转变速度可以比世界平均水平更快。”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说。

  “中国制造”,正在孕育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