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男童注射狂犬疫苗死亡 官方查获千余假药

2010-9-25 15:28 来源: 中科院研究生院
收藏到BLOG

  死者所注射的狂犬疫苗经化验为假,死者家属对着化验单十分痛苦。

  去年12月底,来宾市兴宾区正龙乡果塘村一名5岁男童被狗咬伤,到该乡卫生院打狂犬疫苗,21天后病发致死。经化验,所用狂犬疫苗为假药。来宾市经几个月调查发现,全市非法渠道进购药品的乡镇卫生院13家,村卫生所(个体诊所)20家,查获“问题”人用狂犬疫苗1000多人份,货值33万多元;此外,还查获其他疫苗18个品种67个批次,抓捕涉嫌制售假劣药品犯罪嫌疑人8人。目前,该案已经移交当地公安机关。

  日前,记者走访了死者家属、正龙乡卫生院,以及来宾市卫生、药监、公安等部门,试图揭开案情的经过。


  男童发病死亡查出疫苗是假

  “你们俩谁能吃完这碗饭,我就给他1元钱。”2009年12月4日晚,来宾市兴宾区正龙乡果塘村村民叶显幹给自己两个可爱的儿子设下了吃饭奖励的办法。4岁多的小建和3岁多的小华听了都很心动。叶显幹心里清楚,奖励是为让大儿子小建多吃点饭而设的。

  很快,小儿子完成了任务,小建则撇下剩下的半碗多米饭蔫蔫地对爸爸说,饭他实在是吃不下去了,1元钱他放弃。这话听着让叶显幹的心里凉凉的,小建15天前被狗咬了,虽然已经到乡卫生院打了6针狂犬疫苗,但现在手肿、发烧,饭不吃、水不喝,医生开了退烧药说没事,但做父亲的他心里总是不踏实。

  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神情伤感的叶显幹告诉记者,12月9日,他曾带儿子来到来宾市人民医院就诊,医生看了之后,建议他立即送到南宁就诊。12月9日下午,在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门诊部,叶显幹发现快5岁的儿子已经口吐白沫。当晚住院治疗。10日凌晨2时许,小建就没有了生命体征。从被狗咬到死亡只有21天。

  儿子没有了,这令叶显幹怎么都想不明白:10月21日下午,发现孩子被狗咬之后,他立即把孩子送到卫生院打针了。虽然家里不富裕,他还是为爱子选择了最好最贵的那种狂犬疫苗:700元打7针,包括两针加强针。而儿子从手肿到发烧,乡卫生院医生都说没事。

  为此,叶显幹特地到正龙卫生院把孩子打剩下的那针疫苗和药取出来,拿去化验。2010年8月26日,来宾市兴宾区公安局给家里送来化验结果:送检的疫苗经过检验,为假药。而这份检验单上显示的日期是1月15日,结果早出来了,只是他们一直无法看到。

  这一纸化验结果,让叶显幹的妻子哭得死去活来。儿子出事的时候,叶妻在外打工,回来时发现活蹦乱跳的两个儿子就剩下一个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离开家,寸步不离守着自己的小儿子,果塘村里的狗确实很多。


  卫生院长不知疫苗真假?

  叶显幹的儿子小建在正龙卫生院出事后,来宾市有关部门还在该卫生院药房里查获了一批假疫苗。为此,时任正龙乡卫生院院长的肖建昌因“销赃假药”被公安机关拘留了38天。目前,他仍然作为一名医生在卫生院上班。

  记者日前采访了这名前卫生院院长。“孩子发病死了,只不过是我们医院比较倒霉。因为很多家卫生院都进购了这样的疫苗,正龙卫生院的进货量比其他卫生院要少。”肖建昌对此事深感冤枉,因为出事后,他被摘去了卫生院长的职务,等待他的还有上级处分。

  肖建昌告诉记者,2009年10月,正龙卫生院防疫组新进了同一个批号的狂犬疫苗,只有20人份,是来宾市信尔医药有限公司提供的。正龙卫生院第一次与该公司合作购买疫苗,而此前,狂犬疫苗都是从来宾市疾控中心进购的。

  狂犬疫苗属于二类疫苗,有资质的单位都能够进货。而来宾市有资质供应狂犬疫苗的单位只有两个:来宾市疾控中心和信尔医药有限公司。肖介绍说,因为在疾控中心拿不到货,于是改从信尔医药购买疫苗,且该公司主管业务的副总经理韦某已经从事六七年的医药销售了,比较熟。

  不过,这批20人份的疫苗直到事发,肖建昌作为卫生院院长都还没有看到购买疫苗的单子,也不清楚这些疫苗进货价是多少。事发后,他才了解到,和他们同一批进购该疫苗的还有北五、高安等来宾市兴宾区4家卫生院。据他所知,来宾市兴宾区80%以上的卫生院和韦某是有业务往来的。

  肖建昌说,假疫苗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害处,只是没有起到疫苗应有的作用而已。发现疫苗是假的之后,今年1月,有关部门从来宾市防疫站重新拿来了真疫苗给在卫生院打过假疫苗的群众全部补种。目前,正龙卫生院仍然为患者打疫苗,没有因为假疫苗事件停止该项服务。平均每个月打狂犬疫苗的有几名群众。

  “事发后卫生院曾将问题疫苗的批号拿到网上查询,在假药名单里并无这一批号的问题记录。”对此,肖建昌感到很无奈。日前,他接到来宾市兴宾区检察院的告知书,检察机关准备以“玩忽职守”罪起诉他。这令他寝食难安,他很不解,这么多家卫生院进购了假疫苗,为什么唯独他要被起诉。


  13家卫生院、20个诊所查出假药

  记者从来宾市有关部门对这一案件的查处中看到,来宾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经于2009年11月在该市某家卫生院调查到,其疫苗购进票据、材料均为假冒的。12月15日,接到正龙乡卫生院狂犬疫苗报告后,检查发现正龙卫生院提供的疫苗购买票据和材料预期相似。初步确定,二者出自同一销售人员之手。

  2009年12月21日至2010年3月31日,来宾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紧急出动执法人员,检查辖区内县级以上的医疗机构88家次,药品批发企业14家次,药品零售企业362家次,村卫生所(个体诊所)458家次,疾病预防控制机构6家次;分别向8个省(市)局发函协查10个品种15个批次的药品,向2个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函协查购进药品的渠道。

  经查,来宾市涉嫌从非法渠道购进药品的乡镇卫生院13家,村卫生所(个体诊所)20家,涉嫌非法销售疫苗12人。涉案“问题”人用狂犬病疫苗1000多人份,涉及货值33万多元;此外,还有其他疫苗18个品种67个批次,涉及货值金额47万多元,是来宾市建市以来查处的最大一起非法销售药品案。

  假药是如何流进来宾市医药市场的呢?记者采访了来宾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卫生局和公安局,但均未得到明确答复。

  一名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疫苗的质量由药监部门管理,但是疫苗的流通归卫生部门管理。目前,全国只有一家狂犬疫苗的检测机构,在北京。通常,市级药监部门对疫苗的监管,只限于对疫苗售药企业的资质、进货票据和材料等进行检查,而疫苗质量本身是否有问题,没有设备检测。来宾市信尔医药有限公司确实是来宾市药监部门认定的具有销售狂犬疫苗的资质的企业。

  记者了解到,经初步核实,查处的疫苗为假冒产品,属于地下窝点生产,销售使用假发票,案件涉及多家医疗机构,波及3个省份和我区境内南宁、贵港、来宾、玉林等地。目前,已经抓获涉嫌制售假劣药品的犯罪嫌疑人8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