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超级细菌”:人类对其出现负有很大责任

2010-8-23 09:13 来源: 科学时报
636 收藏到BLOG

  近日,“超级细菌”成了一个流行词汇,快速传播于各大新闻、网络媒体。不仅如此,它还导致数只医药股异动,其能量确实“超级”。

  然而,“超级细菌”来龙去脉如何?是否“超越”了之前的细菌前辈?它是如何产生的?人类是否对它束手无策?带着这些疑问,《科学时报》记者走访了我国细菌致病领域专家、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邵峰。

缘起《柳叶刀》

  在最新一期《柳叶刀》杂志上,英国卡迪夫大学医学院蒂莫西·沃什称,“超级细菌”携带有被称为NDM-1(新德里一号金属酶)的基因,该基因具有极强的抗生素耐受性。正是这篇文章的发表,让“超级细菌”迅速走红。

  邵峰告诉记者,这是一篇正常的学术论文。众所周知,抗生素是对付细菌最好的武器。但NDM-1基因能够编码某种蛋白质(已知的某酶蛋白家族中的一个),该蛋白能分解包括青霉素、头霉素在内的大部分抗生素。正因为携带了这种基因,细菌才变身为“超人”,对抗生素产生了抵抗作用。

  抛开NDM-1这个抵抗抗生素的法宝,《柳叶刀》报道的“超级细菌”只是两种比较常见的细菌——大肠埃希菌和肺炎克雷伯菌。前者会引起泌尿道感染,而后者会导致细菌性肺炎。

  既然细菌本身并不“超级”,那么能够分解抗生素的“法宝”又是否较其他同伴有所超越呢?

  “其实,这次报道的NDM-1基因除有自己的特征抗药谱外,和以前报道的其他家族成员并没有本质的不同。”邵峰表示。

  那么,普通细菌又是怎样得到具有抵抗抗生素能力之一“法宝”NDM-1的呢?

  邵峰介绍说,NDM-1基因一般存在于被称为“质粒”的DNA分子上。由于“质粒”可在不同细菌间传递,所以NDM-1基因理论上可以通过质粒由一种细菌传给另一种细菌。

NDM-1已有前辈

  据《新快报》报道,香港卫生署去年10月就已发现过“超级细菌”NDM-1。香港特别行政区公共卫生化验服务处的化验结果显示,一名66岁男子的尿液中检测出含有NDM-1的大肠杆菌。

  此外,英国学者Jevons于1961年发现的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对青霉素等抗生素耐药。并且,近年来CA-MRSA(社区获得性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也能抵抗大部分抗生素。它的流行,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关注。

  邵峰指出,拥有NDM-1的“超级细菌”并不是第一次发现的耐抗生素细菌,它是继CA-MRSA后引起国际关注的另一种耐药菌。

  从目前来看,此次《柳叶刀》报道的“超级细菌”并非“独孤求败”,其已有前辈。然而,我们可能没想到,赠给细菌抗生素耐药性法宝的,不是别人,正是人类自己。

  瑞金医院临床微生物科主任倪语星在接受《文汇报》采访时表示,人们需要反思超级耐药细菌产生的原因,“超级细菌”的出现正是滥用抗生素的苦果。

  可见,虽然“超级细菌”没有超越前辈,但决不能让其再有“后来人”。不过,万一一语成谶,那么携带NDM-1及其“前身后世”的细菌和普通细菌是否对人类自身的抵抗有所不同呢?

  对此问题,邵峰略显谨慎:“就我所知,没有证据表明人体的免疫系统可以区分带有NDM-1基因的‘超级细菌’及普通病原菌。”

并非“一手遮天”

  “《柳叶刀》的文章也说明了NDM-1对替加环素和粘杆菌素没有明显抵抗作用,应该还有其他的抗生素并未在实验中被检测。”邵峰强调。

  此外,以往研究结果表明,“前辈”CA-MRSA细菌虽然能抵挡青霉素等抗生素,但对少量诸如万古霉素、达托霉素、替加霉素等抗生素敏感,并且对抗葡萄球菌类抗生素也鲜有抵挡。

  邵峰表示,如果已经有针对某种细菌的疫苗出现,那么即使该细菌获得NDM-1基因变身为“超级细菌”,仍然会被人体免疫系统追踪并铲除。

  “超级细菌”目前并不能一手遮天,只是不得不使人们大费周折。此外,据卫生专家介绍,此次报道的“超级细菌”只是拥有NDM-1的普通病原菌,我们只要采取预防该病原菌的措施即可。与SARS、甲流不同,“超级细菌”不是通过空气和飞沫传播,只是通过接触传播。因此,勤洗手并且保持个人卫生,即可预防。

  医学专家建议,不要随便服用抗生素。例如大部分流感都是病毒感染而非细菌感染,只需要喝水、卧床休息或对症治疗,不要随意用抗菌药,尤其是广谱抗生素。

  “超级细菌”仍可防可控,不必恐慌,但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不光“超级细菌”可以抵抗绝大部分抗生素,普通细菌抵抗抗生素的能力也大大提高。目前,抗生素用量已经是几十年前的几倍甚至是数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