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能减排形势严峻 水电开发或借势复出

2010-9-20 09:52 来源: 经济参考报
681 收藏到BLOG
  总装机容量达24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近期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此外,西藏藏木水电站和湖南黑麋峰抽水蓄能电站二期工程等水电项目也于近期通过核准,再加上部分被叫停的大型水电项目在下半年复工,这一系列的举动都给了业界强烈的信号:国家的水电开发政策开始出现变化。

  业内人士指出,受节能减排压力所迫,国家对水电项目的审批政策有趋松的迹象,水电发展有望在十二五期间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

  “十一五”水电发展缓慢,或因地质灾害频发被妖魔化

  受一些现实问题困扰,近年来我国的水电发展几乎陷入停滞,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7月发布的《2009年全国电力工业统计年报》显示,2007、2008、2009年全国核准的水电容量分别仅有234万千瓦、724万千瓦和737万千瓦,远小于这几年的投产规模,导致水电在建施工规模逐年迅速缩小,2009年底仅有6725万千瓦。

  国家能源局一位权威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近年来,受国际环境的影响,加之水库移民问题较为突出,新建项目核准处于停滞状态。”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十一五规划核准装机容量至少7000万千瓦,但十一五期限将近,大约只核准了不到2000万千瓦。甚至部分通过核准的大型水电项目被叫停。2009年6月,金沙江中游的华电集团鲁地拉水电站和华能集团龙开口水电站这两个大型水电项目被环保部叫停。

  对于外界对水电项目可能会影响生态环境、改变地质结构等问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没有科学根据证明水电站对生态有大的影响,有一些非政府组织对水电可能带来的危害有夸大的阐述。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们认为,水电开发对生态的影响,总体来说正面影响大于负面影响。

  张博庭告诉记者“水电开发在淹没部分耕地、森林的同时会产生湿地系统,以国际上为例,凡是水资源开发程度高的国家,生态环境都很好。至于污染等生态破坏行为是后期人为的,通过加强管理可以控制。”

  今年云南大旱,对国民经济及人民生活造成巨大影响,充分暴露我国在水资源调控的不足。张博庭表示,“水电建设能够在利用水能的同时,发挥着调控水资源的作用。我国水资源调控能力落后,发达国家人均库容高达3000m 3,而我国仅有500m 3,差距很大。现在我国洪涝灾害严重,必须积极发展水利建设,以满足日常生产生活用水需要。”

  云南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向明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大坝建设引起的典型问题是阻断回流、鱼类受影响,最近几年我们通过研究水生物习性,建设鱼道,增加人工放养等方式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对水生生物影响。水电替代火电能够极大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相信生态问题会随着有关方面重视和完善得到解决。”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理事长石成梁向《经济参考报》记者指出,相比水电开发引起的生态问题,温室效应引起的环境问题才是最大的全球性的环境问题。

  节能减排形势严峻,水电开发借势复出

  今年是十一五的最后一年,数据显示今年的节能减排形势并不乐观,记者从国家统计局8月3日的指标公报中查询得知:2010年上半年,能源消费同比增长11.2%,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1 .1%,以此测算,单位G D P能耗同比上升0.09%,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一季度,全国单位G D P能耗更是上升了3.2%。

  张国宝在近日举行的水电100年纪念大会上明确表态,根据最新规划,为实现2020年节能减排目标,届时水电装机容量须达到3.8亿千瓦,只有下决心有序开发利用水电,才能进一步改善我国的能源结构。

  张国宝指出,我国水能资源世界第一,可开发潜力巨大,技术可开发量5.42亿千瓦,以目前的1.85亿千瓦(常规水电)计算水电开发利用率只有34%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60%~70%的平均水平。

  张国宝表示,中国向国际社会承诺,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中国一次能源的比重将提高到15%。“水电至少要出力9%,因为水电是中国目前可开发程度最高、技术相对成熟的清洁可再生能源。当前减排形势和中国做出的庄严承诺加大了开发水电的紧迫性,因此在做好能源中长期规划时应该突出水电的战略地位。”张国宝说。

  石成梁表示,水电的发展是满足小康社会、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水电能够为经济建设提供强大的能源支撑。目前人均电力装机指标美国高达3千瓦/人、日本2千瓦/人、韩国达到1.2千瓦/人,这是一个社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到2020年实现小康社会,我国至少要达到1千瓦/人,现在却只有0.74千瓦/人。截止到上半年我国电力装机总量为8 .69亿千瓦,业界认为,到2020年我国装机总量要达到13亿―14亿千瓦,因此未来尚有4亿-5亿千瓦的发展空间,未来要保持每年5000万千瓦装机总量。

  石成梁指出,水电开发是节能减排的要求。要实现我国单位G D P温室气体排放减少40%―45%,水电如果年装机少于1000万,则目标不能实现。

  张博庭认为水电发展是电力行业结构调整的必然需要。他告诉记者,前些年,水电发展受压制,火电畸形快速的发展,间接导致煤价上涨、矿难不断,电力行业面临结构调整的一环,正是水电发展的一个契机。

  移民问题尝试长效补偿机制,尽量减少中间环节

  相比生态问题,移民问题是摆在决策者面前最棘手的水电拦路虎。

  记者在云南实地采访时从多方获悉,不同的水电站移民补偿措施与标准存在差异,地区间相互攀比导致移民安置的成本较以往大幅增加,甚至部分地方政府存在克扣移民补偿的现象。

  张博庭告诉记者,三峡工程通过国家统筹的形式解决了120余万移民安置,这是业内移民安置的主流意见和方法。

  然而,必要的有益的移民方式探索一直在进行中,国家意在改变过去一次性赔偿方式,建立起一种长效赔偿机制。

  张向明告诉记者,2007年云南省政府针对金沙江中游电站移民提出“16118政策”,即“立足建立一种补偿逐年定量递增、补偿期与电站运行期相同的长效补偿机制;实行城市安置、城乡结合安置、农业生产安置、分散安置、货币安置、就业安置6种安置方式并举;建立一个产业发展资金;每人每年统一享受600元的后期扶持;具体赔偿金额和方式由8种细则计算确定。运行3年,移民得到妥善安置,社会稳定,生活水平得到提高,收效甚好。”

  移民补偿经费经过层层盘剥究竟有多少会到移民手中?一位当地水电公司的负责人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我们企业给移民的补偿假如有100元,经过众多中间环节后真正最后到移民手中的只有2元。”

  石成梁此前曾亲自操作过广西梧州长洲水电站移民安置工作,他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移民补偿要直接发放到移民手中,减少中间环节的介入。当年长洲水电站补偿款总计4亿多元,补偿款不经地方政府,由企业直接计算核准发放给库区移民。移民每年领取补偿,并随着物价水平增长等因素做相应的动态调整,移民的利益得到了保护,实行以来效果良好。石成梁认为解决移民问题,此经验可以在广大中小水电站推广。

  移民补偿由强制单一的一次性补助走向长效补偿已经成为发展趋势,业内专家研究显示投资性移民政策一劳永逸。原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院长高季章介绍道,投资型移民,即允许移民以征地费入股水电站;在电站运行初期,按照移民入股比例,国家将电站缴纳的所得税返还移民,地方政府将电站缴纳的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返还移民;水库移民入股分红免交所得税。该方案能够有效地提高移民的经济收入,改善移民的生存条件,并较好地兼顾国家、地方、企业和移民的利益。石成梁也对这一观点深表赞同。

  针对水电开发中的一些不和谐现象,水电开发企业,水电从业人士呼吁建立移民信息管理系统,为移民搬迁安置后的生产生活发展提供后评价基础。据悉,由三峡集团牵头开发金沙江的移民管理系统正在试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