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专访:不要院士荣誉对我个人影响不大

2011-8-19 14:30 来源: 南方都市报
1032 收藏到BLOG

  8月17日,201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公布,145人的名单上没有出现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的名字。随后,饶毅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出一篇题为《》的声明,称“从2011年8月17日后将不再成为候选人”。

  饶毅是目前国内生命科学界的领军人物之一。2007年,45岁的饶毅放弃了美国西北大学讲席教授、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的职位回到中国,出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他的回归被认为是“中国科技界吸引力增强的标志之一”。

  饶毅也以大胆敢言而著称,回国前就曾对中国教育科研领域存在的弊病直言不讳,回国后,更多次在国内媒体发表文章痛陈此中沉疴。8月15日,饶毅还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改变科学界浮躁的一个步骤——回国博士后从助理教授做起》的文章,呼吁“在对科学工作者增加支持的情况下,降低职称”。

  饶毅为何做出不再候选的决定?他是怎样看待中科院院士这个头衔的?昨日(19日)下午,饶毅在北大生命科学学院大楼的办公室里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

早就预计到会落选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当初你是出于什么考虑接受了增补院士的推荐呢?

  饶毅(以下简称“饶”):接不接受推荐的过程有两个层面的考虑,一个是院士制度本身需不需要存在的问题,我认为院士制度本身是对一些科学工作者工作的肯定,另外,学术权威对行政权力来说也是一种平衡,因此院士制度的存在具有很大的合理性。

  具体到个人,我在说明里也提到中国科学家有过一些很好的传统,提到了林可胜、冯德培、邹刚等几个院士。后两位在上世纪80年代我出国前给过我很多支持。我回国以后,还有很多院士支持过我,所以(有院士)来问愿不愿意接受推荐,我就接受了。

  南都:你说这份声明写于2011年3月5日。为什么在3月份的时候就把声明写好了?

  饶:自己预计到了。(是基于怎样的判断做出这种预计的?)首先是中国文化传统中的部分,在美国我们是不断合作做事情,大家相互支持。在中国有这样做的,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对付别人,踩别人一脚的,这是中国文化传统不太好的一部分。

  还有以前的老院士是很有自尊的,后面有相当一批人可以说自尊心不够强,为了得到一些东西,包括院士的职位,就算趴在地上也要钻进去。他们自己是这样一个心态,他就认定你也会这样做。

  我觉得这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很大,不能等到发生的时候再去写,早点写,可以改。我写这个没有人知道,我这个判断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提前说了,很可能会被理解成是在威胁别人。别人都觉得一次没上没关系,但是在我这里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南都:你得知结果之后是什么反应,算是应了当初的预料吗?

  饶:我知道我的结果可以发了,因为已经写好了。

  既然写了这么久,我就会想意义在哪里。其实意义挺大,因为这些人都没有想过有人会是这种态度。我认为全国一定要有这种人,而且有这种人一定是在北大,北大历史上经常会出现些古怪的教授,比起他们来我的古怪是很轻微的。

不要院士荣誉对我个人影响不大

  南都:你可能在体制内有不受欢迎的地方,你会不会因此做出一些改变?

  饶:我也在体制内,我的教学科研改革都在体制内。而院士这个体制也是多一个荣誉少一个荣誉的问题,对不同的人来说重要性不一样。不要院士荣誉对我个人来说影响不大。在生物学界乃至自然科学界多数人都知道情况,我在什么地位大家都很清楚。

  南都:你做出不再候选中科院院士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对这个体系的风气失望了吗?

  饶:(落选之后)你说我完全高兴不可能,但是我觉得我这样做,会让这个体系的风气有所收敛,知道下次要去找好的、对的人,对打压别人会有所顾忌。而且我觉得评选中科院院士的体系大体上是比较公正的,但总有一些像我们这样的人,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被否定,就是因为做得太好了,从来不跟别人低低头、多笑两下。很多国内生物学教授都不去听生物学报告,但看到有院士作学术报告就去听。你说这是去听报告还是……

不是院士制度本身的问题

  南都:你还提到过,当时决定接受推荐,是抱着先加入,然后从内部改善的初衷?

  饶:我的意思是这个制度应该存在一段时间,我对他们是尊重的。同时我认为其他人不应该再有我这个态度,我(一个人)有这个态度也就算了——好的人应该加入,从中改变,现在是其他人入虎穴,我在外面。

  另外,也不是说改善什么,就是希望有更多好的人进去(中科院)。质量改善就是最大的改善。做得好的人会尊重自己,质量也会高,有自尊的人评选的时候不会去接受好处。

  我这次提出的声明,其实可以帮他们约束,让他们多考虑一些学术上的事。院士是终身的,就看尊重不尊重自己,如果接受搞关系,就是不尊重自己。

  南都:院士评选中出现这种情况是本身制度的问题还是整个都是这样?

  饶:大家都知道,很多时候不是院士制度本身的问题,其他单位做事情也是这样做的。就跟很多人骂高考,可是换一个方式做怎么做?推荐信、业余爱好?那也会出现造假。如果大家不都非得想上北大清华,再改就容易了。所以院士制度也是,怎么改,哪些可以改,不是这个制度本身的问题,而是大环境的、文化的问题,文化不改,还是会跟以前一样。

  南都:回国之初到现在的状况和当初设想的一样,会影响你的信心吗?

  饶:大体想到了,唯一没想到的是中国人背后做小动作捅刀子,我想到了一点,但没想到这么多,有些人做的太过分。

  我觉得中国可以很好地发展科学和教育,这不影响我继续做,相信中国会越做越好。我一直有个说法,认为中国的问题这么多,就是中国最有希望的原因。大家都在抱怨,都知道问题在哪里,都知道怎么做,那么就可以做出规划来改变。所以我能看到希望,改一点就往前走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