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氨基酸企业被指污水直排长江长达8年

2011-11-22 08:26 来源: 法制日报
收藏到BLOG

图为光红公司排污口排出的废水

  网言网语

  近日,一则题为《污水直排长江 臭气四处弥漫》的网帖出现在湖北省多个网络贴吧上。发帖人自称是湖北省枝江市董市镇光红氨基酸厂附近的村民,已忍受这家以毛发为原料生产氨基酸的工厂长达8年的污染。发帖人称,由该厂产生的臭气四处弥漫,“一闻到就要令人窒息”,且每天有100吨至150吨污水趁夜间偷偷排入长江,造成长江里的鱼类成片死亡。

  网闻寻真

  本报记者范传贵

  长江干支流水蕴含量占了全国的40%,其干流所经省级行政区共有11个,是沿江各城市的重要水源。

  然而,“你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你的下水道,我的自来水”,正成为当前长江水质遭受污染的写照。

  村民

  忍受了8年污染之苦

  枝江市是隶属湖北省宜昌市的一个县级市,位于湖北省中部偏西,地处长江中游北岸。据这则题为《污水直排长江 臭气四处弥漫》的网帖称,枝江光红氨基酸厂坐落在长江支流玛瑙河畔,与村民的住处仅一墙之隔。

  “自2004年光红氨基酸厂在我们这里建厂以来,这里的空气、污水及噪声直接影响我们附近村民的日常生产、生活及生命。”网帖说。

  接下来,发帖人分别针对“空气污染”、“污水污染”、“噪音污染”、“抽取地下水”展开说明。

  对于“空气污染”,帖子称,四处弥漫的臭气“一闻就令人窒息”,“昼夜不敢开窗,食难进、夜难眠”,庄稼、蔬菜都种不起来,一年四季只能靠买菜度日。

  除了臭气熏天,网帖中还称,该厂“每天至少有100吨至150吨污水趁晚上偷偷地从暗道直排长江”,导致鱼类成片死亡,人畜不能直接饮水,平时只能靠买桶装水生活。

  发帖人在列出“污染行为”后感慨称:“我们附近村民在这里忍受了8年之久,无法再生存下去。”

  此外,记者了解到,2011年11月4日22时15分,村民李海林和潘新华在玛瑙河上的新河口大桥下游找到了光红公司排污口,在排污口取样品水1瓶,该样品水经封条封存为2号样品;在该排污口下游约100米处取样品水1瓶,该样品水经封条封存为3号样品,在玛瑙河新河口大桥上游约300米远处取样品水1瓶,该样品水经封条封存为1号样品。取样及封存过程由摄像师全程摄像拍摄并制作成录像光盘,全过程历时约20分钟。

  2011年11月8日,村民将采集的3个样品送到邻近的湖北省荆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监测中心站对光红公司排污口提取的2号样品水进行检测后,结论为:COD(化学耗氧量)为每升1985毫克,超标18.85倍;氨氮为每升147毫克,超标8.8倍;PH为9.18,超过《污水综合排放标准》。其余两份样品虽然也超标,但超标倍数远低于2号样品。

  环保局

  企业整改后检测结果达标

  网帖所言是否属实?《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据了解,光红氨基酸厂的前身是枝江人史光红于2002年1月注册的个人独资企业枝江市光红生化厂,厂址就在枝江县城中心的汉江大道。

  枝江当地一名陈姓居民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当时的枝江生化厂只要一生产,厂子上空便烟雾缭绕,臭气熏天,几里之外的城区都能闻到。史光红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肯定了这一说法。

  在当地居民不停地信访投诉下,枝江生化厂于2004年停产搬迁。

  2004年4月12日,枝江市董市镇政府与光红公司签订了《枝江市光红氨基酸项目投资协议书》,甲方董市镇政府为乙方枝江光红公司在该镇姚港村和马家冲村租赁土地30亩。除此之外,合同还约定,“甲方为方便乙方排水,负责在出厂口安装500mm的企业外部排水系统,使排水至玛瑙河”。

  2005年1月5日,宜昌市环保局作出《关于枝江光红公司迁建改造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审批意见》。该意见要求枝江光红公司应严格执行“三同时”制度,认真落实环保项目投资,环保总投资应达到220万元。项目建成后,要及时按程序申请项目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

  然而事后证明,这一审批意见成了一纸空文。湖北省环境保护局的一份调查显示:光红公司既未执行环保“三同时”制度,环保设施也未经环保部门验收,而是“长期以试生产名义违法生产,且不正常使用环保设施,生产过程中排放大量有害酸性废气和未经处理的高浓度废水”。

  2007年5月21日,光红公司排放废水废气一事被曝光。3天后,光红公司被要求停产整改。

  此后,湖北省环保局专门派出调查人员暗访了光红公司,对该厂排污口外排废水取样分析表明,COD(化学耗氧量)超标49倍;氨氮超标38.7倍;PH值为1.09。

  枝江市环保局副局长刘文勇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一组数据意味着,“几乎相当于他们把未经使用的原液排出来了”。

  在得出这一结果后,湖北省环保局向宜昌市环保局下发了《关于枝江光红公司环境污染问题的监察通知》,要求督促光红公司在环保设施验收之前,不得进行任何生产活动,并进行了高额处罚。

  光红公司的确停产了,但是,10余天后,光红公司又重新开始生产。当地村民发现,整顿后的光红公司尽管有所改观,但排污仍在继续,只是从原先的白天排,改成了晚上偷排。

  村民举报后,枝江市环保局回应称,近期,环保执法人员在枝江光红公司检查,“该公司生产、环保设施运行正常,污染物达标排放”。

  刘文勇在看到记者打印出的网帖内容后表示:“由于资金、技术等问题,光红公司之前的确存在一些污染问题,但是自从2007年整改完了以后,该公司面貌已大大改变,投入使用了大量环保设施。而在环保局每季度例行的监督检查中,也未曾发现其存在大的问题。”

  “我们也不敢保证他们就没有问题,但是我们每一次的检测结果都达标。”刘文勇说。

  调查

  废水在排污口变成黄色

  为了解光红公司处理污水的真实情况,《法制日报》记者与刘文勇一起来到了光红公司。记者看到,正如网帖所说,很多村民的住宅与光红公司仅一墙之隔,但是在公司门口的公路上,并未感受到村民所说的臭气熏天。

  在走近该公司大门后,一股类似酱油的刺鼻味道渐渐浓烈起来。据史光红介绍,这是生产过程中自然产生的味道,几乎难以避免,但是现在该公司大部分已经采取封闭式生产,所有原料在化学反应过程中均处于封闭状态中,气味一般不会有太广泛的散逸。

  随后,史光红带着记者和刘文勇参观了该公司的环保设施。史光红告诉记者,该公司现在需要排放的废水只有冷却水,而原本含有污染的原料水已经全部实现了循环利用。在该公司内对外的唯一一条排污渠道内,记者看到,从该渠道向外排放的废水和自来水一模一样,刘文勇用试纸检测后也显示PH值在正常范围。

  然而,当来到玛瑙河边上查看排污口时,记者发现,刚从厂里流出的透明清澈的水,从外部的排污口排出时却变成了黄色。对此,史光红感到很惊讶,不过未给出任何解释。

  这一现象被当地村民认为是排污的铁证因为在夜晚偷排后,管道内还有残留污水。

  记者看到,玛瑙河河水呈现深蓝色,整个河面铺满了白色泡沫,走近河岸则臭气扑鼻。正是这样的一条河流,在经历几十公里的流淌后,将汇入长江。

  当记者和刘文勇从河边往工厂走时,一名村民与史光红发生了争吵。该村民称,他种在光红公司围墙边上的菜被溢出的污水烧死了。记者随后前往现场,发现在光红公司围墙边的确有溢出的污水残留,而在污水流经之处,所有花草均已枯死。这名村民的菜地里,靠近围墙的一排青菜也已枯死。

  11月21日,枝江市环保局以一份书面《情况说明》再次回应了《法制日报》记者的采访。该局在《情况说明》中称:“光红公司环境影响报告书确定胱氨酸生产装置卫生防护距离为100米。经调查,该公司以北318国道边,最近居民住宅距该公司厂界(院墙)10米左右,距离胱氨酸车间也不足100米。该公司生产废气无组织排放,在不利大气扩散气象条件下,对周边环境造成较大影响。”

  枝江市环保局还提出,鉴于氨基酸化工行业的特性,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群众的诉求,从长计议,应该对厂区以北居民实行搬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