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潜山数镇自来水因污染停水 万余居民吃井水

2010-11-03 08:09 来源: 央视网
708 收藏到BLOG

  《焦点访谈》

  2010年11月2日

  补牢何必亡羊

  演播室主持人 泉灵: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焦点访谈》。

  首先来看一则反馈,昨天《焦点访谈》播出的《刷墙的烦恼》,报道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平乐县在城乡风貌改造当中硬性要求农民出钱粉刷房屋立面,一些农民因此贷款借钱加重了负担。节目播出之后,自治区领导高度重视,要求各地对地方出台的《城乡风貌改造文件》进行认真清理,凡是与自治区精神不相符的要一律废止,对城乡风貌改造资金筹措情况进行一次检查,对涉及硬性向农民摊派改造费用的要坚决予以纠正,最大限度维护农民利益,绝不能让这项民生工程、惠民工程走样、变味。责成桂林市平乐县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及时纠正存在的问题。

  再来关注今天的节目,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的几个镇住着一万多居民,不久前他们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几个镇上的自来水突然停了,而且他们还听说这次停水是跟一起污染事件有关系,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的记者在当地进行了调查。

  解说:

  10月27日,记者在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黄泥镇看到这样的情景:全镇仅有的几口抽水井旁排满了打水的群众。当地明明有自来水设施,怎么就不能用呢?

  刘雪松 记者:

  现在你们这个喝的水全部都是从这个井里面抽的,是吗?

  黄泥镇居民1:

  井里压出来的。

  记者:

  我看屋子里也都有自来水管,没水?

  黄泥镇居民2:

  没水,不能吃了。

  黄泥镇居民3:

  这个没有原来那个自来水那个味道那么好,但是没有办法,总不能喝那个农药的水,那个农药的水根本不能喝。

  记者:

  其实从地下抽出来的水,水质也不是特别好,刚才我尝时也能感觉到。那么当地的群众,他们自己用这种方式来过滤这个水,上面用一个木板盖盖着,这儿还有一个碳,活性炭来处理,里面是装了半桶的细砂,通过这种方式来过滤。

  解说:

  据了解,由于自来水的水源受到污染,10月23日自来水停止供水,而在两天前,当天居民就已经发现自来水出现了异味。与此同时,有河边居民发现自来水水源地的长河河水出现了强烈的刺鼻味道,同时河中出现了大量死鱼,并拍下了照片。21日,潜山县环保局在接到黄泥镇政府的报告后,对河水进行了取样检测

  金柳青 安庆市潜山县环境保护局局长:

  取样检测结果,经市中心站检测出来的报告有两项指标超标

  记者:

  哪两项呢?

  金柳青:

  一项是总氮超标,我们从水厂越往上游,总氮超标越多,到了邻县的太湖县新仓镇境内已经超标了一倍多。

  记者:

  除了这个总氮呢?

  金柳青:

  还有石油类也超标了。

  记者:

  石油类超标多少?

  金柳青:

  石油类超标了一倍。

  记者:

  金局长你能告诉我,这个石油类超标,还有总氮超标,它们都超标了将近一倍,这个意味着什么?说明什么?

  金柳青:

  这个说明了化工厂排污影响水质了,上游肯定有化工企业

  解说:

  经检验,河水中含有一种除草剂的成份,一些孩子和老人在饮用了取自这条河水的自来水后,出现了恶心、腹泻等症状。

  记者:

  我们面前的这个河,它的名字叫长河。它发源于相邻的太湖县的山里面,再往下四、五十公里就流入了长江。当地居民告诉我们说,这条河的河水它的流量平时只有现在的十分之一,由于近日这个水质受到污染,所以在通过上游的支流的一个水库进行放水冲刷。既使是这样,即使从21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但是我们到现场依然可以闻到非常浓重的一股刺鼻的味道,闻上去很像农药。我们想知道的是,这个污染它的污染源在哪儿?这个污染又是怎么造成的呢?

  解说:

  接到报告后,安庆市环保局立刻展开调查,随后的调查发现,潜山县境内没有任何化工企业,而在水源地周边也没有发现可以造成污染的污染源。于是,排查范围被缩小到上游的太湖县境内,经过监测发现受污染河段,水体中化学污染成份与太湖县境内的卓创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特征污染物基本吻合。

  张朝晖 安庆市太湖县环境保护局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

  前几天,省市环境监察专家过来现场排查,他们认为污染是从这个卓创企业,能肯定是从这个卓创企业出来的,可能是从这个地方偷排,也可能是倾倒。到底是偷排,还是倾倒,这个还要进一步认定。

  解说:

  卓创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也是县里唯一的化工企业。2006年作为招商引资项目进入当地,今年9月中旬,厂家开始建设一条新的生产线,此次污染就是这条生产线造成的。按照法律规定,化工企业新改建项目必须通过环境影响评估。而记者了解到,这条生产线根本就是一条没有经过环评的非法生产线,那环保部门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张朝晖:

  9月17日,当时有投诉电话,我们接到了,第一时间过去,发现了卓创化工有限公司上了一个生产线。当时监察人员发了一个监察意见书,要求立即停止建设。

  记者:

  他们当时表示接受了?

  张朝晖:

  表示接受。

  记者:

  但实际情况呢?他们后来还在继续建设吗?

  张朝晖:

  是。

  解说:

  下了意见书却并没有阻止住违法建设,三天后,县环保局又下达了环境监察意见书,再次要求停止非法生产线的建设。

  记者:

  在你们经过这些措施以后,它依然还在建设?

  张朝晖:

  以后看,它还是在建设。

  解说:

  两次下达了意见书,但这家企业丝毫没有停建的意思,甚至还有投产的迹象,处理意见变成了一纸空文。这样又拖了20天,10月11日,县环保局又下达了环境监察现场记录,要求拆除设备。

  张朝晖:

  要求它落实,如果再不落实的话,我们将上报市局处理,它对上述意见都同意。

  解说:

  环保局的处理意见一直停留在纸上,而厂家不仅设备没拆,还开始了生产。一个多星期以后污染发生。至此,从9月17日到10月19日,县环保局下达的三张监察记录和监察意见书最终沦为了一张张废纸。

  黄兵 卓创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文书约束力也有,但是怎么讲呢,因为他们也没什么强制措施,反正我们就慢慢建,已经建得差不多了。

  记者:

  你感觉你们下达的一系列文书对这家企业有没有约束力?

  张朝晖:

  没有大约束力。

  记者:

  为什么这么说?

  张朝晖:

  因为我们自己没有强制权,环保法律法规没有授予我们强制权力。

  记者:

  那就眼看着它进行生产了。

  张朝晖:

  嗯。

  记者:

  没有别的办法吗?

  张朝晖:

  没有更好的办法。

  解说:

  作为被监管方的化工企业和作为监管方的县环保局都觉得这种监管方式作用不大,那么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及时阻止这条违法生产线的建设了吗?虽然监察记录、监察意见书不具备法律效力,但是根据《环境影响评价法》,建设单位未依法报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擅自开工建设的,由有权审批该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环保部门责令停止建设,限期补办手续。逾期不补办手续的,可以处5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那么像这样的行政处罚手段为什么没有被使用呢?

  记者:

  你们为什么没有对这家企业当时进行罚款呢?

  戴明 安庆市太湖县环境保护局副局长:

  是这种情况,像这个企业是市批企业,这个罚款属于行政处罚,应该由市局来进行处罚。

  记者:

  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当时向市局报告这个情况了吗?

  戴明:

  10月11号,我们到现场监察的时候发现还没有停建,当时就要求,考虑到要上报市局。

  记者:

  但是在20号事情发生之前,你们实际上报了市局吗?

  戴明:

  实际是还没有,没有上报。

  记者:

  为什么?

  戴明:

  在我们的一般的日常监管过程中发现类似的情况,给企业一个自我整改的一个时间,也就是给企业一个自我整改的机会。

  记者:

  你们有权力给这个机会吗?

  戴明:

  这个……

  解说:

  尽一切努力,及时制止违法建设,防止环境污染,这是环保部门的天职。而当地环保局连上报都没上报,后续的行政处罚自然无从谈起,违法建设生产前后长达一个多月,已经采取的手段无法阻止,而更有效的办法却迟迟没用,就这样拖来拖去,一起严重的污染事件就在环保部门的眼皮底下发生了。

  目前,此案已移交公安机关,而经采取措施,长河水质已达到人饮水质量标准。10月27日中午12点,潜山县停水的几个镇正式恢复自来水供应。

  演播室主持人 泉灵:

  根据最新的消息,10月30日,这条违法的生产线已经被拆除,遗憾的是本来应该是未雨绸缪的事情,最终却搞成了亡羊补牢。而耐人寻味的是,这次从做出决定到这条违法生产线被拆除用时不到3天,和此前当地环保部门监察了一个多月却毫无效果相比,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看来环保执法到底难还是不难,首先取决于监管者是否监管到位,尽职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