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抗生素滥用①:“超级细菌”哪里来

2010-11-11 08:17 来源: 人民日报
1215 收藏到BLOG

    医学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在美国买枪很容易,买抗生素很难,但在中国恰好相反。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抗生素在医院的使用率不超过30%,而我国的使用率却达70%左右。据统计,目前全国使用量、销售量排在前10位的药品中,抗菌药物名列前茅。抗生素滥用成为一个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成为威胁公众健康的生存之患。本报从今天起推出系列报道,直击抗生素滥用的现状、诱因,探讨解决问题之道,希望社会对此给予高度关注。

  ——编 者

  ①“超级细菌”源于

  抗生素滥用

  10月2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报,国内发现3例携带NDM—1基因耐药细菌病例,这是我国首次发现携带NDM—1基因的“超级细菌”感染患者。

  卫生部专家解释,“超级细菌”全名为超级耐药细菌。抗菌药物通过杀灭细菌发挥治疗感染的作用,细菌作为一类广泛存在的生物体,可以通过多种形式获得对抗菌药物的抵抗作用,逃避被杀灭的危险,这种抵抗作用被称为“细菌耐药”,获得耐药能力的细菌就被称为“耐药细菌”。细菌的耐药能力在矛盾斗争中不断强化,细菌逐步从单一耐药到多重耐药甚至泛耐药,最终对临床各种抗菌药物都变得耐药,遂被称为“超级细菌”。也就是说,一旦感染“超级细菌”,能用于治疗的药物非常少,绝对有效的甚至没有。

  细菌的抗药性是细菌进化选择的结果,抗生素的滥用加剧了细菌耐药性的产生。抗生素滥用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在人类疾病治疗过程中滥用抗生素;另一个是动物饲料添加抗生素的问题。有统计数据表明,世界上抗生素总产量的一半左右用于人类临床治疗,另一半则用在了畜牧养殖业。

  专家指出,如果在一些常见的致病菌中发现NDM—1基因,将会给临床治疗带来很大影响。

  据报道,目前世界上已有14个国家和地区出现了携带NDM—1基因的超级细菌。世界卫生组织为此做出评估,认为细菌耐药性已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全球性公共卫生问题,并建议各国加强细菌耐药性监测,控制多重耐药菌株的传播,同时强化医务工作者和公众合理使用抗生素的相关政策,严格执行有关停止无处方销售抗生素的法规,减少耐药菌的产生。

  我国细菌耐药的情况比很多国家更严峻。卫生部医院感染控制标准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马小军说,他1995年到医院工作时,没发现那么多的耐药细菌,现在只要分离病菌,就能发现大量的耐药细菌。

  ②医生把抗生素

  当成“万能药”

  2岁的豆豆病了,咳嗽3天,嗓子红肿,妈妈带她去了北京一家三甲医院儿科看病,化验结果显示白细胞不高,临床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医生开了头孢抗菌素进行输液。5天后病情依然没有变化,后到儿童医院输了阿奇霉素,结果3天病情好转。

  像豆豆这样一有感冒咳嗽就输液的小患者,在各大医院儿科门诊并不少见。首都儿科研究所研究员、世卫组织儿童卫生合作中心主任戴耀华说,在儿童医院门诊中,约1/5的病人都在输液,其中大部分是抗生素。

  不仅仅是儿科,在全国各大医院,不管是门诊还是病房,相当一部分患者都在用抗生素。“预防感染、可能会发炎”成为医生开出此类药物的借口。卫生部对全国170所三甲医院的监测结果显示,2004年住院病人和门诊病人抗菌药物使用率为80.5%,2009年有所下降。

  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肖永红教授说:“世卫组织对抗生素是否合理使用有一个判断依据,即大约100个住院患者中,少于30人使用。而我国的使用量比规定多1倍以上。”

  农村的滥用情况更严重。记者在贵州、安徽乡镇卫生院采访时发现,两名8岁男孩,一名患扁桃体炎,另一名患气管炎,开的药都是三四天的头孢、青霉素联合输液给药。不管是感冒、咳嗽还是拉肚子,一律用“三素一汤”即抗生素、激素、维生素、葡萄糖注射液的现象在农村相当普遍,联合用抗生素的现象越来越多。

  按道理,使用抗生素前一般要做细菌培养,但很多医院都不做这项工作,而凭经验用药,或两三种抗生素联用。在病人手术前后使用抗生素,以防止病人产生感染,在医院里是普遍现象。无论手术大小,医生都会在术后给病人使用抗生素。不少医生把抗菌药物当做“万能药”,有的医生在病因诊断不明确的前提下,认为只要用了抗感染药物就保险了。

  马小军认为,现在医学院校只有传染专业,没有专门的感染专业,而医院里又要求设有感染科。同时,医生的继续教育严重缺位,很多医生缺乏对抗感染药物的了解,往往凭经验用药。部分医生在手术前后,让患者使用5至7天的抗生素防感染,其实是靠抗生素来弥补技术上的缺陷。

  ③根子在于

  “以药养医”体制

  北京市朝阳区紫南家园居民林先生说,他家备了不少抗生素,阿莫西林有2盒,达力新2盒,阿莫西林是几年前开的,达力新是去年妻子犯乳腺炎时,自己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买的。记者问:“没有处方可以买到吗?”林先生说:“一开始人家不肯卖,后来我反复说原来在医院开过这个药,现在病人难受得不得了,软磨硬泡终于卖给我4盒。”

  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记者碰到了来针灸的阎女士,她顺便找针灸的医生开些治咳嗽的药给老伴儿,她还没说完,医生就急着问她要不要开点消炎药。阎女士说,这种情况很正常,每次到医院去,医生都会主动开出抗生素类的药,连中医大夫都是这样。

  肖永红分析,滥用抗生素与我国医院运行模式有关。大部分医院实行“以药养医”,药品收入占很大比例,这就从源头上就埋下了滥用抗生素的祸根。此外,抗生素药品太多,超过全国实际用量,导致药商恶性竞争,往往以高回扣推销药品。而个别医生为了牟利,过度使用抗生素。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制药企业销售部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业内规矩,给医生回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因为生产抗生素的厂家很多,竞争特别激烈,回扣的比例更高、形式也更多样。如一般药品给医生返还价格的两成,而头孢生产厂家可能返还更高,或是许诺可以延期回款等等。在这种利益驱动下,很多医生是谁给的钱多就开谁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