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药企参与广东药品招标 要么降价 要么放弃

2011-8-02 14:50 来源: 中国医药报
1368 收藏到BLOG

  继上海完成基本药物招标引发全国震动之后,广东省基本药物招标方案7月20日起正式征求意见。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广东模式”也采用“双信封制”,但是已经在“价低者得”的基础上开始将企业品牌和质量等因素考虑进去。

  划分“较高层次质量”药品

  一些媒体报道,此前一些省份的基本药物招标采购因“唯低价论”而饱受争议。其原因是这些省份基本药物招标采购“双信封”审评制中的技术标设置太泛,大部分企业都可以进入,导致没有最低价,只有更低价。

  据浙江医药行业协会对某省基本药物招标的调研报告,该省中标的863个品规,单价1元以下的占20.9%,5元以下的占66.9%,10元以下的占82%。这些“价格虚低”的药品,有的中标价甚至低到如果按药典标准生产,根本无法补偿原辅料及包装成本。

  不过从征求意见稿来看,广东仍采取“双信封”制度。不同的是在经济技术指标上,引入“市场信誉记录”,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信誉度高的药厂更多的机会。

  “到底这些专家能够起多大作用很难讲,说不定到最后还是要杀价拼得你死我活。方案里还要求企业报价不得高于本企业该品种其他省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平均价,如果比安徽的价格还要低的话,中标的可能真的是超低价。”一位药厂的招标负责人说。

  之所以“上海模式”备受当地患者的支持,是因为上海在基本药物招标中,有很多品牌药中标,而基本药物的报销比例非常高。而广东的征求意见稿显然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从《2011年广东省县及县以上医疗机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公告》征求意见稿里可以看到,选择参加基本药物集中采购的较高质量层次品种,在报名时须由生产企业界定供应全省医疗机构(含基层)还是仅供应县及县以上医疗机构。供应后者的较高质量层次品种,将与普通GMP药品分开评审;供应前者的较高质量层次品种视同为普通GMP层次品种,和众多同规格药物进行厮杀。

  “所谓的较高质量层次的药品多是指外资药企的原研药和本土药企的单独定价产品。上述政策意味着,这些药品要参与广东招标,就必须做出选择:如果想进入基层医疗,就只能与一般药品生产企业在残酷的价格厮杀后被迫降价。否则就无缘这一正在高速发展的基层医疗市场。”广州一位大型医药公司负责人表示。

  品牌药企接受考验

  据《羊城晚报》报道,与基本药物招标方案同时征求意见的还有《2011年广东省县及县以上医疗机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公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公告》)。

  上述广东药企老总表示,与基层医疗机构的基本药物招标不同的是,“县及县以上医疗机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实际上是为二、三级医疗机构采购基本药物。

  其实,在该《公告》中,除了按基层医疗基本药物招标外,还特别照顾到单独定价、优质优价的外资药、品牌药。根据《公告》,较高质量层次品种将分开评审,但较高质量层次品种在报名时须由生产企业界定供应全省基层医疗机构还是仅供应县及县以上医疗机构。也就是说,品牌药在投标前必须先做一套“二选一”的选择题。而一旦选择供应全省基础医疗机构,那么即使是优质优价的品牌药也将被视同为普通GMP层次品种,按广东省基本药物招标方案相关限价及中标规则执行。

  这就是与“上海模式”的差别之处。中国外商投资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医药市场发展事务副总监娄渝表示:“上海的基层基本药物招标和二、三级医院的基本药物招标是放到一起进行的,它充分考虑到上

  海市的医疗水平,一些品牌药和质量比较好的基本药物,也允许进入基层医疗使用。如果认为这个产品既可以在社区使用,又可以在二、三级医院使用的话,这些药品降价的幅度会稍微大一点。”

  “品牌药要‘二选一’,其实就是要在价格和市场之间做选择。如果想要保留基层医疗的市场,就必须放下其单独定价、优质优价的身段,与一般药品比价格。”上述老总表示,“但品牌药基本上都会选择保价格,放弃基层医疗市场,因为有的中标价甚至低到如果按药典标准生产,就无法补偿原辅料及包装成本。如果价格太低,品牌药根本无法生产。”

  社区医院吸引力会否下降

  一大型医药公司负责人也表示,企业必须在市场和价格上做出选择,但是几乎所有的品牌药企都会选择保价格。这样做的后果是,广州等经济发达、用药水平高的大城市的社区医疗机构会因为没有品牌药开给患者而更加失去吸引力。

  “如果患者去社区医院开的都是从来没听过名字的药厂的药,患者对其信赖肯定会下降。尤其是那些慢性病患者势必会继续到大医院里开药,从而进一步增加大医院的医疗负担,激化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该人士说。

  据悉,目前只有上海在基本药物招标中独树一帜。上海6月份结束的药品招标中,涉及合资、外资药数量达60多个品种,涵盖辉瑞等近30家外资药企。但广东一大型药企的老总对媒体表示:“‘上海模式’只能说是个个例,其他地方很难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