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稀土之争白热化 日欧美结盟施压中国

2010-12-27 10:56 来源: 南方日报
750 收藏到BLOG
  近日,美国或将就稀土出口问题,决定是否在WTO对中国采取起诉行动,并进而起诉中国,这距离国家财政部发布公告“自2011年1月1日起,将对我国进出口关税税目税率进行部分调整”,“个别稀土产品的出口关税也将被提高”,相隔仅为半个月时间。


  在日欧美等地区看来,中国稀土一举一动似乎都蕴藏着“特殊的意义”,然而,日欧美等地区却在稀土问题上表现出空前的“利益一致性”,甚至倾向达成利益联盟。一方面是中国资源的“有限性”,另一方面是国际稀土的“合纵连横”。业内人士认为,国际稀土联盟“意在向中方施压”,中国稀土应朝上游领域延伸。

  中国上调关税规范稀土出口

  财政部于14日发布公告显示,为规范稀土出口,将提高个别稀土产品的出口关税,但公告未公布哪些稀土品种出口关税将进行上调以及上调幅度,并且采用“个别产品”一词来表明规范力度颇小。

  行业人士早就呼吁,中国稀土虽然储量、产量、出口都位居第一,但这并不表明中国稀土“用之不竭”,要通过调整稀土出口关税,来体现不同品种的稀缺程度。

  财政部公布,2011年,我国还将继续以暂定税率的形式对煤炭、原油、化肥、有色金属等“两高一资”(高耗能、高污染、资源性)产品征收出口关税。进口方面,2011年,我国将对600多种资源性、基础原材料和关键零部件产品实施较低的年度进口暂定税率。其中,首次实施年度进口暂定税率的包括丙烷、丁烷等资源性商品。

  今年以来,我国稀土出口一度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今年7月,中国宣布将下半年稀土出口配额进行削减,招致日本、美国和欧盟等企业和政府的抱怨。针对此事,商务部副部长陈健回应表示,2011年稀土出口配额不会大幅下降,中国将继续实行稀土出口配额制度。

  事实上,业内专家表示,中国稀土固然有一定的存量优势,但每年已经“负责任”地为全球贡献了90%以上的份额。华泰联合研究员叶洮甚至表示,随着中国未来对稀土的新增需求极大,在未来某个时间,不排除中国将开始转为进口稀土资源

  美日欧结盟逼中国扩大稀土出口

  由于中国稀土出口不能满足日欧美等地的“胃口”,上述地区在稀土领域开始寻求“别样的合作”。据媒体公开报道,日前,欧盟欧洲委员会企业和工业总司长邹海克(HeinzZourek)在日本访问时表示,欧盟愿与日本就稀土新技术开发、稀土调配的国际交涉采取步调一致。

  邹海克点名指责中国“应该内外无区别地继续维持稀土稳定供给。”他同时强调,“欧盟为寻求稀土危机的事态改善,会不惜将向世贸组织(WTO)提起诉讼纳入考虑的视野。而日本属于利益攸关方,日欧应并肩作战。”

  除欧盟外,在“开口”向中国寻求稀土出口的行动上,美国也成为其中一股力量。而据境外媒体公开报道,15日美国政府公布了“重要资源战略”,提出与日本及欧洲各国紧密合作,以确保电动汽车及战略武器等必不可少的稀土资源供应稳定。目前,美国90%以上的稀土进口均来自于中国。

  事实上,早在10月份,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便曾在驻华大使馆召集美、英、德、法、韩等各主要国驻华大使,要求中国缓和对稀土元素的出口限制。业内人士表示,部分发达国家为了自身利益既暗暗地雪藏资源,同时又要求中国满足它们的“大胃”,这在对待稀土资源的态度上“惊人的一致”。

  近期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中国即便开足马力生产稀土,也远远达不到世界范围内稀土供给不足的状况,预计2011年仅日本面临的需求缺口就将达到7000吨至8000吨。

  稀土联盟“施压”难有实质影响

  事实上,国际市场与中国就稀土出口问题上的博弈从未停止过,而稀土对外依存严重的日本更是动作不断。此前日本政府就专门提出了“稀土综合对策”,明确提出要与别的国家合作开发新的矿藏等等。目前,日本正与越南、蒙古等国积极协调。

  而欧美各国也对此保持了“高度关注”,11月30日《华尔街日报》以《澳大利亚希望成为日本稳定的稀土供应国》为题大篇幅报道了日本与澳大利亚签署稀土购买协议的消息,意在探问稀土供应市场结构改变的可能。

  “其实这一次的事情也就与此前同出一辙,是在摆姿态,对中国施压。”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稀土行业分析人士认为,“首先,欧美不可能大量出口稀土到日本,毕竟储量有限,又要满足自身发展的需要,‘行动一致’的口头表示,也只是意在施压,不会有任何实质影响。”

  确实,根据日澳双方签订的协议,Lynas一期项目计划于2011年第三季度投产,初期产能为11000吨/年稀土氧化物。二期工程有望在2012年达产,使产能再度扩大至22000吨。而我国仅2009年的稀土氧化物产量接近13万吨,今年的氧化物出口配额则为3万吨。多家稀土开采及深加工企业均表示不会形成压力。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还是着眼于稀土产业做大做强,牢牢掌握定价权。”分析人士表示,“我国从2005年开始整治小矿的行动非常成功,海关等部门对出口的把关也日益严格,有效地保证了我国稀土产业的定价能力,下一步还会进一步加强控制。”

  中国朝稀土深加工“转身”

  中国是全球稀土最大的资源国和产量国,资源探明储量占全球的三分之一以上,但贸易量却占全球贸易量的90%以上。而在中国为世界提供“源源不断”的供应下,美日等发达国家却开始了“收缩”的局面。

  精明的日本人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出台稀有矿产战略储备制度,储备对象包括镍、铬、稀土等10种稀有金属。1985年,日本着手建设占地面积达几万平方米的国家储备仓库。坊间传言目前日本存量够用20年以上。

  美国一份统计报告显示,2009年中国稀土产量占世界产量的97%。而美国的稀土储量占世界13%,而去年的产量为零;俄罗斯储量占世界19%,去年的产量仅能满足国内企业的需求。

  11月10日,商务部发布《关于2011年稀土出口配额申报条件和申报程序的公告》中提出“提高企业经营集中度,减少出口企业数量”,“为进一步规范稀土出口,国家将对稀土出口企业实行严格监管”等提法已经明确提出。

  包钢稀土总经理张忠表示,目前国家正在做很多稀土方面的工作,包括如何提高产业集中度,如何引导企业发展,保护资源和环境。根据有关数据,预计到2015年,国内稀土分离加工企业将由100多家减少到20家,稀土深加工技术有望得到较快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