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滇池水葫芦治污项目不会引发生态灾难

2011-7-14 11:18 来源: 云南网
1404 收藏到BLOG

  昆明正在进行的圈养水葫芦项目,令众多市民不解,这个曾经几乎将滇池生态毁掉的“杀手”,去年大家都还除之而后快,今年不但迅速“平反”,还登上了“治污能手”的宝座,被大肆推崇。

  这事不禁令我想到“伟哥”,男士们想要享受快活,就需要承受头痛、腹泻、色弱等副作用的折磨。水葫芦被列为世界十大害草之一和最危险的16种外来入侵物种之一,但又是吸收水体中氮和磷最好的植物,和蓝色药丸有着相同的特性。

  对于这样的双刃剑,必须得真正的高手才能驾驭。但无论结果如何,在昆明,这场危险的游戏已经开始。

  最近,很多细心的市民发现,在盘龙江等河道中出现一些用白色“管道”围起来的水葫芦。“怎么又出现水葫芦了?”对水葫芦心有余悸的市民搞不懂了,在他们心中,几年前草海遭到水葫芦侵蚀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曾经的“环境杀手”变身“治污能手”——今年内,昆明将在滇池主要河道入湖口、污染严重的内湖水域和蓝藻汇集区控制性圈养26平方公里水葫芦,用于拦截入湖污染负荷和消减内源污染物。一年时间,滇池流域将生长出100余万吨水葫芦,预计能从滇池水中带走约1500吨氮、436吨磷。

  去年,水葫芦封住草海,影响航运,花了很大力气才劈出一条航道,现在又要在滇池大面积圈养水葫芦,究竟是重蹈覆辙还是利大于弊?

  回忆 谈水葫芦色变

  水葫芦确曾给滇池带来过生态灾难。

  “当时草海开通了一条旅游航线,但整个草海密密麻麻全是水葫芦,船根本无法开动。”90高龄的杨维骏退休前系云南省政协副主席,也是一位关心滇池的老昆明人,他回忆起上世纪80年代前后,滇池水葫芦成灾的情形。

  据杨老讲,那时候,草海里面,除了水葫芦,几无其他水生植物可以生长,加之水葫芦密集水面,遮天蔽日,鱼、虫也难以成活。“水葫芦的根全部烂在草海里,湖水发黑,臭气熏天。”杨老说,“昆明人对水葫芦的记忆就是灾难。”

  资料显示,水葫芦又称凤眼莲,能起到净化水体的作用,但它在江河湖泊中迅速繁衍,抢占水面,影响航运,窒息鱼类,危害健康,腐烂后污染水质,妨碍其他水生植物生长,造成生态失衡。世界各国亦多有关于水葫芦危害的感性描述,资料记述:“孟加拉人将引自德国的水葫芦称‘德国恶草’,南非的引自美国佛罗里达,人称‘佛罗里达恶魔’,斯里兰卡的引自日本,被骂作‘日本烦恼’,印度则称它为‘紫色恶魔’。”

  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出示的一份关于水葫芦的资料则显示,“水葫芦已被列为世界十大害草之一,国家环保部已把它列为首批最危险的16种外来入侵物种之一。2003年列入《中国第一批外来入侵物种名单》”。

  实际上,上个世纪滇池草海生态灾难,正是水葫芦作恶的具体表现,近年,我国南方许多城市河流亦接连爆出水葫芦入侵。

  五家堆村民高成珍是地道老昆明,靠在滇池里划小木船拉客为生。“五六十年代滇池里就长水葫芦了,不过那时候滇池水质好,没被污染,水葫芦很少见,一小朵一小朵的,长不大。”说起水葫芦,高成珍见怪不怪。

  滇池水葫芦最多的时期是90年代,也是滇池污染最严重的时候,从43医院门口的大观河至滇池草海区域,水葫芦把整个水面遮盖得严严实实,严重影响水体功能。“滇池水黑得发臭,水葫芦却越长越好,不要说人工划的小木船,连烧油的机动船都动不了,没办法,很多村民都停船不做生意了。”

  “我们停船好长时间没拉客,相关部门组织草海片区村民打捞水葫芦,每天从上午8时打捞到下午6时,一天给10元钱,太辛苦了。捞了好多年才捞完呀。”五家堆村一位村民连连摇头,“水葫芦就是滇池的灾难,昆明人的灾难,想起就害怕。”

  专家 水葫芦去氮、磷能力最强

  水葫芦以分株繁殖为主,繁殖速度很快。在最适合条件下,5天内可以增加1倍。“虽然种养水葫芦存在一定风险,但在所有水生植物中,水葫芦也是去除水体中氮、磷能力最强的,也具有最强的耐受污染能力,几乎可以在任何污水中良好生长。”江苏省农科院副院长郑建初介绍,只要有效控制其生长范围,解决了水葫芦的低本高效采收和资源化利用等技术问题后,在避免造成水体二次污染的前提下,便可最大限度实现对水体中氮、磷的富集。而水葫芦在水面的覆盖度宜控制在50%以下可以兼顾水面景观,不易造成水体缺氧,对底栖生物的生长影响也较小。

  据江苏省农科院测算,按22平方公里的水葫芦种养规模计算,每年可产生110多万吨水葫芦,每年可以从水体中带走约1700吨氮、490吨磷。

  2010年10月23日,江苏省农科院取样监测,草海12个取样点水样分析结果平均数为总氮6.3mg/L、总磷0.156mg/L。而2004年至2009年6年间,9月和10月的平均值总氮总磷数值分别为11.08mg/L和0.98mg/L。

  2010年2月,以江苏省农科院为技术支撑单位,滇管局昆明生态研究所承担的滇池水葫芦富集氮磷及资源化利用研究与示范项目正式启动。目前已在滇池南岸白山湾建成1000亩水葫芦控制性种养示范区(水质接近国家地表Ⅴ类水),1000m3厌氧发酵装置及配套的沼气发电(100KW)、有机肥生产线和1000亩沼液农田利用示范工程。

  该农科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打捞后的水葫芦经过粉碎、固液分离工艺,产生的液体进入污水处理厂,经过净化处理后的中水排放到滇池,没有提供二次污染的机会。科研机构专门研制了水葫芦高效采收减容一体化船、水葫芦粉碎机、水葫芦固液分离机等专用设备,已具备在滇池等富营养化湖泊治理工作中大规模应用并发挥作用的条件。

  滇池目前打捞的水葫芦,主要用于制作有机肥,剩下的沼渣、沼叶,则是免费送给周边农户。“这样做的好处,沼渣、沼叶可以提升土壤的品质,另外还减少了滇池周边的土地使用化肥,这也可以对保护滇池起到作用。”江苏省农科院专家称。

  此前报道:

  村民 水葫芦肥料不给力

  由水葫芦渣提炼的有机肥料,滇池边部分农民已开始使用。

  在滇池边的友谊村,记者遇到了61岁的农民朱荣华,他家的地里曾使用过水葫芦做的肥料。“水葫芦做的肥料不够好,要想有好的效果,最好是拌着农家肥使用。”朱荣华家的两亩地全都种着玉米,如今已长到半米高。朱荣华认为玉米长势良好的原因很大程度得益于大量使用羊粪。“就是这些羊拉下的粪便,用来种玉米。”朱荣华指着玉米地旁放养着53只羊,正在欢快地啃草。

  友谊村并非每户人家都养羊,对于没有羊粪的人家来说,较好的肥料有鸡粪、猪粪。“这些农家肥对庄稼很给劲。”朱荣华认为,用发酵后的水葫芦来做肥料是下下策,“实在没有农家肥就凑合用,但最好拌上猪粪。”朱荣华对记者说,不过水葫芦至少要比化肥好。“化肥种出来的玉米,吃着口感不好。”

  朱荣华的儿子开着一辆农用车,帮“水葫芦试验场”拉水葫芦沼渣、沼叶送给农民,他自己也使用过一些。用惯农家肥的,接受水葫芦作为肥料需要一定的过程。“有农家肥,为哪样还要用水葫芦当肥料?”朱荣华的儿子说,面对村民这样的提问,他也找不到理由回答。

  在滇池边钓牛蛙的李师傅今年73岁。他退休后的生活就没离开过滇池。“我不相信水葫芦的沼渣、沼叶有多大肥力,化肥才是见效最快的肥料。”李师傅说。

  官方 去除1吨磷补偿20万元

  为鼓励净化环境,昆明制定了相应的补偿措施。据《滇池水体内源污染去除生态补偿办法》,每去除1吨氮补偿5万元,去除1吨磷补偿20万元。那么,滇池圈养22平方公里水葫芦,项目运营企业每年可获政府生态补偿资金约为8500.0万元,产生的3.5万吨有机肥,按300元/吨计,可获收入1050万元,两项合计年产品总收入为9550万元。扣除固定资产折旧和运行成本等投资,企业每年可获毛利为2161.09万元,可确保中标企业治理滇池水体内源污染项目的良性运营。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水葫芦采收后,滇管局将组织专家进行严格的测定,按照测定的水葫芦带走的氮磷物质兑现生态补偿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