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时:改革不能一味等批复

2010-12-18 15:35 来源: 齐鲁晚报
579 收藏到BLOG

  南科大的“自授各类学位和文凭”改革目标是怎样出台的?自授学位承担的风险背后,又需要怎样的信心和决心?12月17日,记者给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打电话时,他正在为18日举行的招生咨询会做准备。虽然忙碌,提到两天来咨询的火爆,朱清时语气中依然透露出兴奋。

  “社会是否承认我们的文凭,我很有信心。这两天报名出乎意料地好,黑龙江的、西北的,包括你们山东的考生都有。一个山东孩子想要报名,他的家长起初不同意,在详细了解我们的学校后也同意了。”

  “南科大迈出的一小步,将是我国高教改革的一大步!”朱清时校长致报考南科大考生、家长的一封信,用了这样鼓舞人心的标题。

  谈到南科大做出两项自主招生改革决定的背后,朱清时的语调变得凝重,“这应该是最难的一步,你知道目前中国大学的学位全部都是教育部批准的,而教育部批准需要很长的过程。”

  这个过程,在朱清时的公开信中有着清晰的描述:要想创办一所新的高校,只能先办大专或学院,若干年后办得好者,评审合格,再升为大学。然后再一个个地申请硕士、博士点,几十年后才可能建成一所研究型大学。

  他的担心在于,“这些法制化了的规章制度的原意是由教育部代表国家来保障、控制全国学位的质量,但同时也使大学失去了办学自主权,造成高校‘千校一面’的畸形状况。这些规章制度的弊端,是剥夺了大学招生和授学位的核心自主权,导致我国大学缺乏内在的发展活力。”

  “因此我们想,。引进一流人才,建一流大学,势必要突破教育部的规定。”这句话,是公开信中没有讲到的一句。“不能靠等”也是朱清时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反复提到的一个观点。

“广东省是国家授权的教改实验基地,深圳是先行城市,而南科大就是尖兵。我们的改革是深圳市政府承认和支持的。”朱清时表示,目前南科大已经聘请了若干院士和著名教授承担教改实验班的教学工作,“我们按照哈佛大学的最新课程体系编排教材,我们颁发的学位一定是含金量最高的,也必然受到社会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