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材身价暴涨的背后:游资炒作暗潮涌动

2010-11-01 08:08 来源: 新华网
594 收藏到BLOG

  近期,在南宁、济南、广州等地,中药材价格成倍上涨,一度进入平静期的中药材市场再度受到关注。业内人士称,此番中药材价格上涨除自然因素外,人为炒作成分明显。

  中药材价格翻涨

  覃先生在南宁市青秀区经营着一家凉茶店。由于经常到中药材市场上买辛夷、金银花等凉茶材料,他发觉最近的中药材价格涨得有点离谱。“每克当归以前也就卖到五分钱左右,现在涨到了一角五分。”覃先生坦言,药材上涨给自己的凉茶店带来不小的成本压力。

  记者在南宁市中尧路几家中药材批发店了解到,近期中药材上涨势头迅猛,前来买药的客户减少了不少。

  南宁市参山中草药店以批发零售中药材为主,经营的中药材有数百种。老板李闯荣告诉记者,近期中药材的价格一直在上涨,田七现在卖到每公斤400元,而平时每公斤也就100多元。麦冬和太子参“涨得恐怖”,每公斤麦冬的价格由之前的30元左右涨到了现在的100多元,太子参原来每公斤几十元,现在涨到几百元。“现在来买药的人少了好多,照这样下去,我们都不敢进货了。”

  记者在中尧路一家中药材店看到,各种中药材包装袋上的标签都没有标注价格、产地等信息。这家店的女老板说,近期价格上涨太快,“来不及更新标签”。

  在李闯荣店铺斜对面的南宁一心医药总店,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的价格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便宜的,就拿田七来说,每公斤我们才卖380元。”在一心医药总店旁边的一家中药材店铺,记者看到,田七的价格标签上写着“每公斤700元”。这家店铺的老板称,由于田七的价格跟产地、大小等有关,所以价格并不一致。

  在山东省济南市,市场上的西洋参、黄芪、阿胶、百合等40多种中药材价格近期集体上涨,价格创10年来新高;而在广东省广州市,中药材价格也全面“飘红”,其中太子参半年内每公斤从70元涨到370元。

  中药材天地网统计显示,天地网中药材大盘指数由2009年3月的1600多点已涨到目前的4200多点,有150多个中药材品种在这一时间段内价格翻番。其中,太子参的价格上涨近10倍,桔梗、板蓝根、三七等也都翻倍上涨。

  多重因素推动价格持续上涨

  一些中药材业内人士透露,西南地区是我国中药材的重要产地。今年以来,倒春寒、暴雨和干旱等天气频现两广和云、贵、川等中药材主产地,不少中药材大幅度减产,导致以三七为代表的西南特产中药材收购价格不同程度上涨;同时,海南是白豆蔻、砂仁、槟榔等药材的主产区,但近期海南遭受暴雨袭击,药材减产导致价格上涨。

  一直关注中药材市场的南宁市科冠医药公司总经理杨建国认为,西南大旱只是推动此番中药材价格上涨的一个因素,随着近年来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以及中药逐渐获得市场认可,中药材长期在低价位游走的状况发生了变化。

  杨建国说,近几年部分中药材品种因疾病流行看涨。从甲型流感到手足口病,时发的疫情使人们对中药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如具有清热解毒、抗菌、提高免疫力等功效的金银花、板蓝根等,就在甲型流感流行期需求量大增。此外,随着公众对中草药保健效果认识的提升,中草药在饮料、食品等诸多领域的应用愈加广泛,需求也越来越大。

  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副主任贾海彬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一方面中药材的需求不断上升;另一方面,目前我国农副产品生产供应体系仍未摆脱一家一户小农经济的生产方式,分散生产意味着生产盲目和抗风险能力低下,中药材生产沦为许多地区的“边角”经济。

  贾海彬说,与此同时,中草药种植面积正呈逐渐减少趋势,野生中草药越来越少,不少中草药依赖人工种植。但近几年,由于粮食价格提高,加上中草药种植时间长、成本高,一些药农改种粮食,白芷、黄芪等中药材就是因为种植面积小,导致产量减少,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游资炒作暗潮涌动

  记者采访的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此番中药材价格上涨除自然因素外,人为炒作成分明显。

  杨建国认为,近期中药材上涨势头如此迅猛,不排除炒作成分在里面。中草药属农副产品,价格随行就市,再加上药材产地单一、收获季节集中,产量又不像小麦、玉米一样巨大,炒家不用耗费太多的资金就能控制单一药材的价格,这导致一些游资进入中草药领域,炒家囤积药材,低进高出。

  贾海彬说,由于中药材的生产制作环节多达10多个,复杂的流程使得炒作易于操作,且难以控制。此外,中药材的刚性需求正是炒作的良好基础。

  有业内人士表示,当前不少游资撤离楼市后仍保持投资冲动。于是,粮食、蔬菜、中药材成为这些资金流竞相炒作的对象,近期物价上涨就是例证。大批楼市撤出资金的涌入,对药企、药材种植者以及药市流通环节会有不小的冲击。

  杨建国认为,从规范中药材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一方面中药材产地要结合本地区的特点做好特色中药材种植,打造自己的品牌;另一方面,建立、完善相应的补偿机制,农户在中药材丰收时从获得的利润中缴纳一定风险金给政府部门或专业合作社,歉收或行情不好时由政府或合作社给予相应补贴,从而避免中药材市场出现大的波动,使药农利益受损。

  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认为,从国家层面来说,要形成中药材管理机制,对一部分药物如琥珀、麝香等,实施有计划存储,以应对因自然灾害造成的中药材减少,避免出现大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