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牛奶中毒事件调查:"监管风暴"下的奶业盲区

2011-4-18 10:15 来源: 工人日报
936 收藏到BLOG
  从农村来甘肃省平凉市打工的余宏福夫妇租住在新民北路,两口子给1岁半的女儿余小梅订购每天一斤散装牛奶。4月7日早晨,喝完牛奶后的小梅脸青嘴紫,口吐白沫,送往医院时已气绝身亡。 

  余宏福的妻子紧紧抱着女儿的遗体不肯放手,此情此景,使在场的人们无不潸然泪下…… 

  发生在平凉的这起牛奶中毒事件,共导致39名中毒患者被送治,其中3名不到两岁的婴幼儿死亡。后经证实,这是一起投毒案件。 

  近年来一直被中毒事件和有毒丑闻所困扰的中国奶业,再次被拉到了舆论的“聚光灯”下。 

  “监管风暴”后集体失声 

  在三聚氰胺事件、激素门、皮革奶等事件接连发生后,2010年底,工信部、发改委、国家质检总局共同下发《关于在乳品行业开展项目(企业)审核清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对乳制品生产企业进行重新审核,并发放生产许可证。 

  在这场“监管风暴”下,甘肃41家规模乳制品生产企业中有13家主动出局,只有27家企业符合申报条件。4月2日,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公布了审核结果,只有21户企业过关,其余4家企业需要进一步审核,2家企业被撤销食品生产许可证。 

  在新的监管措施下,半数企业惨遭淘汰。与此同时,从4月1日开始,甘肃省工商局开始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启动了对乳制品分类单项审核和管理的新制度。 

  按照工商部门的安排,凡从事乳制品经营的必须到工商部门申领相应的《食品流通许可证》。今年8月1日起,工商部门将进行拉网式排查检查,逐户对乳制品经营者进行登记,建立监管档案,凡食品经营者所持《食品流通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中,没有乳制品标注项目而继续销售乳制品的,一律依法查处。 

  对此,甘肃省奶业协会秘书长孟宪政认为:“乳业新规的出台,将对净化市场环境,保护消费者利益起到积极作用。奶业安全已不再是简单的企业行为了,而是国家战略!对甘肃乳企来说,这不仅是一个新的发展机遇,更是一个新的起点。” 

  豪言犹在耳边,5天之后,平凉毒奶事件事发。曾经发起“监管风暴”的当地有关部门集体失声,未对此次事件发表任何公开意见。 

  根据国家《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乳制品质量安全监管由畜牧兽医、质量监督、工商行政、食药监督和卫生主管等五个部门共同依照职权负责。在平凉毒奶事件发生后,有舆论惊呼:五大部门为何管不好一瓶奶? 

  “爱恨交织”的散装奶 

  按照我国《乳与乳制品卫生管理办法规定》,生牛奶禁止上市销售,主要是防止人畜共患传染病,以及其他有害物质对牛奶的污染。但是,国产奶曾曝光三聚氰胺、皮革水解蛋白事件,洋奶粉又频频涨价且多有造假,对于余宏福夫妇这样的普通消费者来说,为待乳的幼儿选一瓶“放心奶”真是件难事。为此,他们选择了送到家门口的散装奶。 

  这种散装奶在一些居民的心目中,虽然存在质量未经检验、没有灭菌环节等先天缺陷,但奶源新鲜,烧开后奶香扑鼻,确实有一种难以抵御的“诱惑”。据了解,在许多地方特别是北方一些中小城市的街头,这种散装奶拥有长期固定的消费人群。 

  4月7日晚8点,奶牛养殖户马文选骑着一辆三轮,拖着两桶牛奶来了。余宏福拿了一张盖有“马文选印”的一斤牛奶票走出去,用喝完的饮料瓶装了两瓶。余宏福订购马文选的牛奶时间并不长,通常是一次性购买20斤奶票,然后凭票每天取奶。 

  据说,马文选家的牛奶口碑不错,常年订户有上百家,他一天送两次奶。 

  但是这一次,喝下马文选的鲜奶后,多人中毒。事后按照警方提供的调查结论:这是一起同业恶性竞争引发的投毒事件,犯罪嫌疑人吴某、马某夫妇先后两次对同一院农户马文选配送的牛奶投放亚硝酸盐。 

  事发后,当地政府部门张贴了不许销售散装鲜牛奶的“禁令”,众多奶农无奈地将新产的鲜奶泼洒在荒地上,许多居民面对地上白花花的鲜奶飘出的奶香味深感可惜。 

  奶业监管盲区 

  按照目前警方侦查的结论,平凉毒奶事件是一起偶发的恶性案件。但是,这个结论却未能打消公众的疑虑,事发一周后舆论的追问仍在继续。 

  有记者曾对涉及监管的当地五大部门进行了采访,得到的答复是:质量监督局认为“牛奶没经过任何加工,直接将牛奶挤出来以后面对消费者,质量监督部门就没有监管的环节”;食药监督管理局认为“进入酒店的才管,百姓家庭餐桌上的牛奶不属于监管范围”;卫生局认为“主要负责组织协调,日常监管是按环节由各职能部门监管的”;工商局认为“如果上市销售的,属于流通领域的,是工商局的职责。牛奶中毒事件的发生,可能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农牧部门认为“分散农户饲养畜禽这一块,目前并未实行许可制,发了证的才能够取缔,没有发证的不能监管”。 

  记者了解到,平凉有500多家奶牛养殖户,99%是农户分散养殖,集体养殖仅有2家。散装鲜牛奶的“禁令”,意味着分散养殖户将面临集体停业的“厄运”,但是假如当初监管部门工作到位,毒奶事件以及随后的集体停业是否能够避免呢? 

  平凉市直某单位的一名退休干部,早在6年前就向省内的多家媒体投书,呼吁加强“鲜奶市场的管理和规范”。他当时调查发现:由于奶牛户增多,相互之间压价、掺假成风,市民吃的牛奶很难保证质量,有时候为了吃上放心牛奶,只好购上几十元奶票,“可送着送着就找不见人了”。 

  在这位退休干部看来,政府监管部门完全可以“走出办公室”,在城郊和居民区设立监管站(点),对当日的鲜奶进行检测,为合格鲜奶贴上“准售标签”,为市民的“放心奶”把关。但是,这样的呼吁却未引起有关部门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