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具消毒管理很“杯具” 网友:管不好不如取缔

2010-8-06 14:25 来源: 重庆商报
收藏到BLOG


昨日,渝中区卫监所工作人员突击检查百卫餐具消毒服务中心。

  昨天,本报报道餐具消毒黑作坊后,渝中区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前往调查,责令黑窝点马上停止运营。但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称,他们无权查处;黑窝点应由工商部门查处。

  本报报道还引起了广大市民和网友的关注。大渝网上,网友纷纷发帖评论。有网友认为,几个部门难以监管好餐具消毒,真是个“杯具”,更有网友建议,直接取消餐具统一消毒。

  查处:黑窝点被令停业

  百卫餐具消毒服务中心位于渝中区大坪某小区负二楼。昨天下午,渝中区卫生监督所的三名工作人员看到本报后,赶到现场调查。本报记者同往。

  在三个大的清洗池前,刺鼻气味扑面而来。执法人员连呼:“气味好大哦。”

  该厂的负责人袁道远看到记者,高吼:“你们是干啥子的,出去出去!”看见卫监执法人员,马上满脸堆笑。执法人员要求该负责人出示营业执照,袁道远称:“刚搬过来,还没办下来”。一名光着手清洗餐具的工人却说:“我在这里上班有半年多了。”

  随后,执法人员要求袁道远将消毒液的合格证和说明书一并出示,但袁道远却表示,“搬家的时候不知道被小孩甩到哪里去了。”工人说,消毒水四五天换一次,袁道远也没有否认。他表示,消毒液厂家称可以7天更换一次,“我4天更换一次,已经算好的了”。

  在确认是黑窝点后,执法人员要求,马上停业。随即离开。

  回访:刚被查处又复工

  面对黑窝点,执法人员何为轻描淡写一句“停业”就离开?黎姓工作人员表示,面对黑窝点,他们无法处罚:按规定,他们只能监管工商登记的餐具消毒企业;黑窝点应由工商部门查处。

  10分钟后,记者再次来到该工厂,10分钟前已经关闭的塑封机和水龙头此时又开始工作了,袁道远见记者杀回马枪,立马将正在运作的机器全部关掉。

  面对查处后又营业的黑窝点,该怎么办?记者联系上渝中区工商局。该局称,应由卫生行政部门查处,并给记者找出了法律依据:2001年经过修订、2002年7月1日执行的《消毒管理办法》规定,未取得卫生许可证从事消毒服务业务的消毒服务机构,由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责令其限期改正,可以处5000元以下的罚款。

  记者联系上重庆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传染病防治监督处处长余书。余书称,2004年,国务院取消了卫生行政部门对餐具等企业的行政许可权。按今年初卫生部、工商总局、食品药品监管局联合发的《关于加强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监督管理的通知》,应由工商查处。

  为弄清到底该谁查处,记者花了一个下午。快下班时,记者又联系渝中区工商局。该局执法支队队长刘卫质问:“卫监知道自己不能查处,为何不立即通知我们?”他认为,这贻误了查处时机。他表示,一时抽不出人手,今天一早将派人前往查处。

  抽检次数少 卫生难保证

  根据《集中式餐饮具卫生管理规范》,该规范中明确规定餐具必须进行消毒。对餐具消毒的管理,由三个部门进行:工商负责企业登记、卫生行政部门对工商提供的餐具消毒企业的消毒过程进行监督,药监负责对摆上餐桌的消毒餐具是否达标进行抽查。但记者调查发现,三个部门共同管理难以管好餐具消毒。

  市卫生监督所传染病防治监督处处长余书说,要监督餐具消毒企业,首先需要工商提供清楚的名单,否则他们不知这些企业位于何地;其次,按卫生部规定,对消毒企业的抽查,每年要在一次以上。显然,“一年一次以上”的抽检底线,使得抽检的频率很低,餐饮消毒企业在绝大多数的“免检”时期里,不排出为了节约成本,追求高额利润,而降低消毒清洗的标准。即便抽检不合格,处罚也很轻,按规定:抽检不合格,罚款为5000元以内。

  大量“免检”的消毒餐具被送上餐桌后,由药监部门抽检。昨天,市药监局食品监管处副处长梁晚益对记者所谈不多,只称该局才接管该监管工作。本报报道的百卫餐具消毒服务中心,每天将上千套或有损身体健康的餐具送上大坪、江北等大排档的餐桌,并未被药监部门抽检、撤下餐桌。显然,药监部门也无法对广大的消毒餐具进行广泛抽检。
 
  洗碗药水泡烂了双手自己从不用消毒餐具

  一箱水洗上千个碗,消毒水洗过的碗只泡2小时就捞起,过烘干机2秒钟就搞定,“我在餐馆从来不用消毒包装的碗,消毒工人在公司吃饭也用自带的碗筷”。昨日,在南纪门劳务市场,曾经在餐具消毒黑作坊做过洗碗工的张自英(化名)向记者讲述了餐具消毒的内幕。

  一盆水洗上千个碗

  今年37岁的张自英来自南川,现在住在南坪上新街,靠打零工生活。去年,她在两路工业园区一餐具消毒公司做了半个月洗碗工。“第一道工序是洗碗,一个人一盆水就洗完所有的碗,水都成黏糊状。”据她透露,曾经她一天要洗1000多个碗。

  消毒药水让眼睛流泪

  第二道工序是杀毒,就是用消毒药水洗碗。“药水是用矿泉水瓶子装的,有白色的、黄色的。”最让张自英受不了的是,药水有非常刺激的味道,“一倒药水我眼睛就要流泪,就因为这个我才没做的。”张自英表示,由于工人都没戴手套干活,“干得久点的那些婆婆,手都被泡烂了,有不少口子。”

  只用2秒钟进行烘干

  第三道工序就是将消毒水洗过的碗全部丢进几个大池子,用清水浸泡。“一般早上我们洗完所有碗,中午休息2小时,碗就泡两个小时。”下午,工人们就把碗堆放在箱子里,准备烘干。“一送就过去了,2秒钟搞定。”张自英表示,负责烘干的工人动作要很快,大部分经过烘干机的碗都还有水,包装的工人用抹布擦干,就包装封口,“工人都没有戴手套的。”

  工人未健康检查

  前日,记者在暗访时,发现有一位40岁左右的阿姨想到洗碗厂去工作。老板戎先生让她下星期直接来上班。张自英也表示,餐具消毒公司的工人流动性比较大,随时去都可以上岗,不签合同,没有福利,也不需要任何健康检查。

  六成网友曾发现异物

  昨日,本报联合大渝网就“消毒餐具的问题”开展了调查。截至昨日17时,共有2074人次参与了调查。数据显示,89.63%的网友是被迫使用消毒餐具,仅有10.37%的网友表示是自愿使用的。网友“我心永恒”告诉记者,以前一直认为消毒餐具很干净,才要求用的,看了报道后,“再也不敢用了”。

  在“是否在消毒餐具内发现异物”的调查中,61.46%的网友表示发现过,11.76%的网友称未发现,而26.78%表示没有注意。另外,在“使用消毒餐具时是否闻到异味”的调查中,45.98%的网友表示“有异味”,46.55%表示没在意,7.47%的表示没有闻到。

  在最后一项“你认为消毒餐具是否应该被取消”的调查中,高达85.44%的网友认为应该取消,10.15%的网友认为该保留,仅有4.41%表示不在意。网友“川”呼吁:相关部门请严加管理,如果管理不好,不如取缔消毒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