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库区现生态隐患 污染治理纸上谈兵

2010-7-01 13:27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收藏到BLOG
  从2003年135米首次蓄水到2009年的175米最高位实验性蓄水,三峡库区及其上游的水质保持了一个稳定的状态,尤其是当下的水质,甚至比“十五”末期的2005年还有所改善。环保部的评价是,库区水质由过去的轻度污染转为良好。

  可在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看来,现有的数据并不代表对三峡水质可以高枕无忧,相反的是,由于规划中的一些污染治理工程还在“纸上谈兵”,进展缓慢,库区水质仍然有恶化的风险,而且一旦水质恶化,治理将更加困难。

  在今天召开的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水污染防治部级联席会上,张力军还透露了这样的信息,如果到今年年底,三峡库区及其上游的相关省市还有较多的污染治理项目没有启动的话,环保部将考虑对治污不利的地区和企业实行区域限批,这意味着完不成任务的地区和企业将被暂停新项目的环保审批。

  今天参加部级联席会的不仅有环保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水利部等诸多相关部门的部长级官员,还有三峡库区及其上游五省市的政府高官,可以看出,在剩下的半年里,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污染防治的形势极其紧迫。

  高峡出平湖后的生态环境隐患

  高峡出平湖后,支流污染、消落带污染等一些库区特有的生态环境问题也尾随而来。在今天的会议上,湖北省副省长张通就介绍说,库区蓄水后,一些支流水体交换变缓,再加上气候变暖,长江支流爆发“水华”(俗称蓝藻――编者注)的风险增高。

  自从2003年水库135米蓄水期间首次出现支流“水华”后,三峡库区湖北省境内已经有神农溪等7条支流都先后多次发生了“水华”。而且还有支流“水华”污染向干流蔓延的趋势。2009年三峡工程进行175米实验性蓄水后,库区的水流变得更加缓慢,水体交换也更少,库区发生“水华”的面积和几率也有可能加大。张通说,库区支流“水华”频发,不仅严重影响库区水环境安全,也对库区群众的饮水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也表示,三峡库区及其上游的监测断面已经出现了个别的污染超标,而且库区支流的“水华”问题也有所扩大,出现了从河流型水华向湖泊型水华的转变。

  消落带是水库特有的污染问题,由于水库的水位有高有低,在水位低的时候,一些在水位高时潜在的水底的污染物和细菌就会暴露出来,有可能出现生物多样性降低,生态系统退化以及生态景观和城乡环境恶化等情况,导致多种流行性疾病爆发。

  重庆市副市长谭栖伟说,在重庆段有可能会形成最高落差30米、面积349平方公里的消落带。湖北省的数据是,有将近100平方公里的消落带。

  此外,沿江的工业污染、农业污染、畜禽养殖业污染也时刻威胁着三峡库区的生态环境。据张力军介绍,沿江一些重污染企业偷排、超标排放的问题还时有发生,一些工业危险废物的治理比较落后,再有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和垃圾填埋场的渗滤液处置也作为新污染源,成为突出问题。

  张力军还提到了一个过去很少被提及的问题:长江中上游若干水电站之间的水资源如何调配?他说,三峡水库蓄水导致长江中下游水文条件发生巨大变化,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深远。目前长江流域已建成水库4.5万多座,总库容达到1745亿立方米,相当于4.5个三峡工程,其中库容在1亿立方米以上的大型水库就达151座,南水北调等大型调水工程也将长江作为调水源头。在水资源开发利用过程中,如何做好规划环评和项目环评,如何实现全流域水资源的合理调度都是需要研究的重大问题。

  资金不到位,治理项目纸上谈兵

  据介绍,为了解决三峡库区蓄水后带来的生态环境问题,国家曾经批复了一个为期10年的污染治理规划,执行截止的日期是今年年底,但据环保部的调查,虽然只剩半年的时间,但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污染治理项目因为资金不到位,还没有启动或没有完工,依然在纸上谈兵。

  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说,与全国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项目实施的平均水平相比,三峡库区及其上游规划的项目完成率低18.6个百分点,库区重点镇污水和垃圾处理项目、库区支流综合整治项目和船舶流动源污染治理项目尤为缓慢,其中9个船舶流动源污染治理项目全部没有动工。

  对此,沿江的各省市也都有解释,在云南省副省长和段琪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差钱”。他给出的数据是,库区的10年污染防治规划中涉及云南省的项目应投资21.49亿元,但目前到位的中央财政资金仅为3.45亿元,中央财政资金到位率低,地方配套资金存在较大缺口,所以造成项目进展缓慢。这样的说法也得到重庆市副市长谭栖伟的支持,在他的进度表中,也有相当一部分项目由于资金不到位没有完工。

  对治理资金不足的问题,云南省副省长和段琪、湖北省副省长张通都认为,国家应该考虑生态补偿方法。张通建议说,应从三峡工程发电税费中提取一定比例设立三峡库区生态环境补偿基金,由中央财政每年统一提取,用于库区及上游的生态环境保护。

  重庆市副市长谭栖伟还提及了另一个与规划相关的问题,他认为有一些重大的环境污染隐患还没有纳入治理的规划,应引起国家的关注。比如,重庆市污染较重的次级河流约30条,而纳入规划中的“十一五”计划的只有8条,还有很大一部分次级河流,特别是主城区次级河流急需整治,任务繁重。

  再有,近年来城镇生活污染突出。重庆市有建制镇600个,而纳入规划的项目不到100个。随着城镇化进程推进,小城镇污染更加突出,已成为影响部分地区饮用水安全的主要因素。另外,目前库区次级河流主要污染有近60%来自面源污染和畜禽养殖污染,但规划没有包括畜禽养殖和面源污染治理的内容。

  任务完不成要问责

  承担治理任务的各省市都在为钱发愁,但在环保部那里,缺钱不应该成为拖延污染治理项目的理由。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说,距离规划截止的时间只剩半年,希望沿江的省市不等不靠,加快规划项目的实施进程。

  他说,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水污染防治工作首先是流域五省市各级地方政府的责任,这些地区要把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完善治污工作绩效考核机制,对没有完成污染防治任务的地方政府和部门要实行责任追究。其次三峡的问题也是中央各相关单位的责任,各部门、各单位要加大对库区及其上游水污染防治工作的支持力度,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落实支持资金和政策。希望各地方、各部门以及相关单位抓紧对规划确定的任务进行分解,明确工作进度和责任人,确保按时完成各项工作任务。

  张力军今天特别亮出了环保部的“杀手锏”,到“十一五”末,规划项目完成率不足60%的省市,环保部将对该省市内治理工作落后的地区采取区域限批措施;年内完不成污染治理任务的工业企业,必须停产治理。

  张力军还建议说,三峡库区及上游要健全环境预警应急管理体系,相关地方政府、园区和企业完善应急预案,确保对突发环境事件能够有效应对。尤其是要加强“水华”易发河段相关饮用水水源保护的预警应急管理,避免因“水华”导致附近群众喝不上水。此外还要强化饮用水水源环境执法监督检查,严厉查处影响饮用水水源水质安全的环境违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