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屡陷环保泥潭 管理层搀杂浓重官方色彩

2010-7-13 10:21 来源: 新世纪周刊
786 收藏到BLOG
  地方保护主义盛行,环保部针对上市企业掀起的“环保风暴”能否收到成效。

  高考前不久,福建省上杭县20多所中学收到了当地教育局发出的一则临时紧急通知:参加高考的学生不要随意吃鱼。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地纳税大户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899.SH,下称紫金矿业)位于福建省武平县的一个尾矿库,受汛期影响,大量含有重金属物质的渗漏液流入汀江,造成大量鱼类死亡。

  对于这家上市企业而言,渗漏液污染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今年5月,环境保护部(下称环保部)发文严厉批评11家存在严重环保问题的上市企业,名列榜首的正是紫金矿业。环保部责成紫金矿业等企业立即拿出整改方案,地方环保部门也应严加督查,并于6月25日前上报相关情况。

  但本刊记者的调查显示,环保部的一纸通告未能消除紫金矿业的污染隐患。而紫金矿业与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也容易使其环境风险问题得到掩盖。

  金矿污染隐患

  6月8日,湖南省安化县清塘铺镇,暴雨已下了连续两天。距离镇上不远,一幢靠山的三层楼房显得有些冷清。楼房对面近乎露天的选矿区也不见人影。雨水顺着选矿区延伸出的一条约20厘米宽的排污渠汹涌而出。

  这里便是紫金矿业湖南安化鑫丰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鑫丰矿业)。根据环保部通告,紫金矿业旗下有七家公司均存在环保问题,其中就包括鑫丰矿业。

  安化县环保局副局长戴慧林告诉本刊记者,环保部华南环保督查中心去年底抵达鑫丰矿业现场,甫一进入就发现尾矿库渗滤液收集系统过于简陋等问题,并当场要求整改。

  鑫丰矿业原本是湖北襄樊铁路局职工集资经营的一个矿业公司,主要利用氰化工艺和提纯工艺进行金矿冶炼。

  2007年,紫金矿业将其收入麾下。紫金矿业介入之后,很快停掉了上述污染较重的两个工艺,将其工艺改为浮选,即根据不同的矿物特性加入不同药物,使所需矿物质与其他物质分离开。戴慧林说:“这一方面是为了减少环保投入,一方面紫金矿业本身就是炼金的,可以直接把金矿拉到总部进行冶炼。”

  但是,含有大量残余水分的尾矿渣,却成为新的污染隐患。据介绍,鑫丰矿业每天产生10吨至20吨污水,其中的重金属含量不可小觑。

  尾矿是矿业企业选矿过程中的副产物之一,由于可利用成份低,多作为固体废物处理。 除了占用土地、破坏景观、淤塞河道和形成有毒粉尘,尾矿还容易造成重金属污染。遇到汛期,没有得到妥善处理的尾矿还会随同雨水流入农田和河流,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污染。

  尾矿渗漏液尤其令人头疼。鑫丰矿业的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尾矿中一般含有水分,假如尾矿库的建设不符合标准,污水处理水平跟不上,用于沉淀净化的处理池无法容纳大量渗漏液,它便会流出,造成污水超标。

  目前,鑫丰矿业正在进行整改。工作人员指着排污渠旁边刚刚砌好的简易围堰说,所有的排出废水将全部进槽,通过人工加入石灰处理后再统一排出,由此可以解决原本的砷超标问题。此前,鑫丰矿业是一边排污水,一边人工间断加入石灰粉。

  不过,对于环保部通报批评中所指“人工添加石灰处理过于简陋”,鑫丰矿业似乎没有拿出更好的替代方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环保部的要求有些过于苛刻,“大城市来的,不了解我们的具体情况”。

  紫金矿业有关人士则告诉本刊记者,鑫丰矿业已投入四五十万元进行污水和粉尘处理改造,预计6月20日左右完工。

  但鑫丰矿业能否通过环保检查,尾矿库渗透液是否还会再次出现污染,仍然是未知数。

  紫金的官方色彩

  在紫金矿业总部所在地福建上杭县,当地人对紫金矿业态度十分微妙。

  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尽管上杭县环保局屡屡拿出排污达标的数据来证实紫金矿业在当地并无违规污染行为,但这些数据并不足以令老百姓信服,“老百姓不喝自来水,都是自己买水喝”。

  紫金矿业的一个年产20万吨铜冶炼项目,引发了当地百姓更多的担心。这个高污染、大规模的项目位于上杭县蛟洋乡坪埔村,预计明年投产。

  过去,当地人对紫金矿业的污染问题更多的是怀疑,难以获得确凿证据。环保部今年5月的通报则显示,上杭县紫金山金铜矿下田寮渗滤液污水处理系统在未经环保部门批准情况下,自2009年9月停运,现场检查时仍处停运状态;尾矿渣渗滤液经收集池收集后,未经处理直接排入后库。

  今年高考前因为污染事故而紧急下发的通知,也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人们的疑问。

  据知情人士透露,事故发生时,当地政府的第一反应是掩盖事实。“直到临近高考,死了很多鱼,政府怕高考考生误吃,才不敢隐瞒,下了紧急通知。”

  该人士表示,当地群众的情绪至今被当地政府压制,而紫金矿业管理层与地方<!>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整个紫金管理层搀杂着浓重的官方色彩”。

  据本刊记者了解,近几年,当地有多位政府官员前往紫金矿业挂职或任职,还有一些官员或多或少通过各种渠道拥有紫金矿业股份。其中,福建省武平县现任副县长郑锦兴的“动作最大”,也最受关注。

  郑锦兴原本是武平县政府的公务员,后任上杭县副县长。2006年8月,郑锦兴辞职下海,去紫金矿业做监事。

  2009年6月17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称,监事郑锦兴因工作变动请求辞去其所担任的公司监事及监事会主席职务。此前一天,郑锦兴通过大宗交易受让100万股公司股份,卖出方为董事长陈景河,交易价格为9.15元。

  辞去紫金矿业职务后,郑锦兴重返官场,出任武平县副县长。据了解,紫金矿业中层干部以上普遍采取年薪制,一般每年数十万元。作为监事会主席的郑锦兴,薪水当更为可观。普通百姓或许很难理解,郑锦兴何以放弃公司监事及监事会主席的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