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终身制:是激励,也是压力

2011-8-23 08:12 来源: 科学时报
780 收藏到BLOG

  《上海教育人才“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日前发布,提出将建设高水平教育人才队伍。其中,建立在学科(专业)末位淘汰制基础上的教授终身制被提上日程。

  几年前,高校在教师履职考核上,教授“一评定终身”的惯例被修改,从打破教授终身制到建立在学科(专业)末位淘汰制基础上的教授终身制,此次改革是不是回到了“老路”?

  不是“职称终身制”

  教育部党组成员、国家教育行政学院院长顾海良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强调,首先要把“终身制”的内涵搞清楚。

  “教授终身制”是美国大学的三大基石之一,其目的是为了维护学术的独立和自由,而在我国大学备受诟病的实际上是“职称终身制”,即所谓的教授“一评定终身”。

  “‘教授终身制’能够使一部分优秀教授具有更大的教育教学和科学研究的责任感,是很强的激励机制。”顾海良说,“当然,学校对终身教授也是有要求的,必须自觉地达到一定学术水平,并负责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等。”

  《上海教育人才“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出,建立在学科(专业)末位淘汰制基础上的教授终身制,对经过严格考核而最终得以晋升的教授授予终身教职,不再进行严格的任期考核,使其潜心学术,免受外界干扰。辅以学科(专业)末位淘汰机制,凡是排名持续垫底的学科专业将被调整,以确保高校所有学科专业的进步。

  “这样的提法和2003年北大提出的人事改革方案非常相似。”华北电力大学高教所特聘研究员包万平告诉记者,当时北大人事改革的核心就是引入竞争和淘汰机制,施行教授终身制,原则上不直接从本院系应届毕业生中招聘新教员,对教员实行分类管理,招聘和晋升中引入“教授会评议制”等。

  包万平认为,提出“建立学科(专业)末位淘汰制基础上的教授终身制”的目的很明显,就是通过竞争和淘汰机制,选拔优秀人才,铲除平庸之辈,提高教师的整体素质。“这是一个良好的祝愿,最终能否实现,现在还不好说。”

  让教授潜心学术

  促使现在重提“教授终身制”的原因很多。比如,大学学术研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同时也承担着失败的风险,在追求效率、追求数量的背景下难以出现高水平的成果;目前大学出现的诸多问题,如近亲繁殖、学术腐败、行政化等积重难返,无法通过教师聘任制获得彻底解决;大学的学术环境不容乐观等等。

  “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提‘教授终身制’,以还原教育事业发展的规律,排除一切不利因素,保障教师的教学、科研、服务等。”包万平说。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高校一直推行教师聘任制。但由于长期计划体制的影响,再加上政府有关部门推行的一系列举措和市场经济的冲击,现在高校教师聘任制已经严重走形。包万平甚至认为,我国高校实施的聘任制,是把计划体制下的终身制改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续聘制、考核制、分级制等,最终又转回到半市场半计划下的终身制。

  “我们实施的聘任制,很难把那些不合格的教师逐出教师队伍,也无法避免多数人的碌碌无为。同时,我们的教师聘任制缺乏被西方社会特别看重的契约精神、公平正义、权利义务等核心要素。”包万平说。

  顾海良则表示,教师评聘虽然打破了终身制,但对一些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也产生了副作用。“一年一小考,三年一大考,使得他们的学术研究没有连贯性,无法开展重大研究项目。”

  去年,华东师范大学就已开始在校内推出“终身教授聘任制”,就是让教师能静下心来,在原创性科学研究上有所突破。据悉,受聘为华师大终身教授的条件相当苛刻,必须是治学态度严谨、职业道德素质高、在本研究领域有相当的学术造诣、在本学科的发展和研究中有突出贡献的学术带头人,满足了这些条件,无论年龄大小,都有机会。

  避免出现南郭先生

  既然企业里的“铁饭碗”会养懒汉,“教授终身制”会不会制造校园混混?专家们普遍表示,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评上教授后,“船到码头车到站”,干活热情降低、混日子的人肯定会存在,因此要完善制度,尽量减少这种情况的出现。

  为了避免南郭先生的出现,美国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做法。美国大学会对一个申请人进行为期六七年的考察,这六七年属于潜能测试期,大学会通过各种方式考察申请人有没有成为著名教授的潜能。申请人如果在这六七年里面表现不佳,那就只能“滚蛋”了,美国大学没有养闲人的习惯,而通过近乎绝情的tenure track(可授予终身职位的聘雇制度)考验才有可能留下来。

  “一般经过浴血奋战、突破重重关卡、获得终身教授的人是不会堕落的,因为他们都清楚,在获取教授职位的道上他们一路炼狱,在付出高昂代价的同时,也练就了当好教授的硬功夫。”包万平表示,这就大大降低了出现南郭先生的概率。

  “尽管有一套又一套的条条框框的严格考核,也避免不了一些南郭先生仍会混进来,这就得靠后面的评估制度,如校内同行评价、校外同行评价、学生评价、校方评价等。”包万平说,“这些制度可能砸不了南郭先生的‘饭碗’,但足以让他痛苦和难受,这样他就会很自然地好好干了。”

  据了解,日本的大学教授也要每隔几年接受一次“业务审查”,以保证教授能够积极上进,而不是评上教授就万事大吉了。

  教授终身制最初来自德国大学,后来在美国也开始实行。

  19世纪末,斯坦福大学有个叫爱德华·罗斯的社会学教授,观点激进,主张铁路应当国有,不该由私营企业把持。众所周知,斯坦福大学是靠勒兰德·斯坦福捐助办起来的,而这位大亨发家靠的正是建设铁路。当时,勒兰德·斯坦福的遗孀还担任着校董会的董事长。这场风波的结果自然是罗斯丢了饭碗。

  “罗斯事件”让美国人明白,即便在美国那样标榜思想自由的社会里,政治权力也罢,经济权力也罢,是会威胁学术的。于是,这场风波衍生出另一个结果:美国高校决定采取德国大学的方式,建立教授终身制,以保证学术不受政客、企业家和捐助人干扰的权利。

  1994年,美国国会在《反雇佣年龄歧视法案》中又加上了新的条款,规定学校不得强迫终身教授退休。教授的位置又得到了另一重保障。

  美国大学推行教授终身制的重要价值也是,给获得终身教授的人解决后顾之忧,使他们可以专注于自己的研究和教学,免受学术以外的力量干扰。保障教授终身执教的原则有三条:第一,教授作为学者和知识传授者有言论自由。如果教授的研究或者言论出现了和政治当局严重的对立或者不一致,或者教授表达了多么不能让人容忍的观点时,学校都要保障教授终身执教的权利,而不能解聘教授。第二,除非不胜职守和道德败坏,教授职位必须得到保证生计应有长期或终身雇佣合同的保障。第三,教授受处分前有申诉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