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两天约20人申请辐射检测

2011-3-17 10:04 来源: 东方早报
2088 收藏到BLOG

  3月16日,复旦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接待了十多名从日本返沪的记者和市民。经检测,没有发现受到核污染的患者。

  复旦放射研究所未测到受核污染患者

  人体核辐射检查步骤:

  物理性检测(应用仪器进行人体表面核污染和内污染检查)

  ↓检测指标异常

  生理检测(尿样、抽血等进一步的检查)

  3月16日,复旦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接待了十多名从日本返沪的记者和市民。经检测,没有发现受到核污染的患者。

  据了解,不少市民通过电话咨询和预约检测。从前天起,共有约20人申请了核放射污染检测。该所负责人3月16日表示,已经检测过的人员,该所将不再重复检测。

3月16日下午,复旦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的医师正对一位刚从日返沪的女士进行检测。

  市民王先生前几日因公出差至韩国釜山,因担心自己受到福岛核辐射影响,3月16日下午来到位于斜土路2094号的复旦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进行人体辐射检测。王先生说:“釜山靠近日本的东北部,福岛发生核泄漏之后,风向一开始也是往釜山这边吹的。所以担心是否被辐射到了。” 王先生于前天晚上飞抵上海,细心的他还将在当地穿着的以及前晚换下的衣服一同带来检测。

  研究所工作人员利用“便携式γ能谱仪”和“表面沾污监测仪”对王先生进行了辐射检测,这两种仪器可以测到物体表面的γ射线剂量和β射线等剂量。一旦受到污染,这两种射线的剂量会同时提高。为了确保检测准确,工作人员会同时用两种仪器,相互佐证。

  在监测时,工作人员把“表面沾污监测仪”分别调到碘131和铯137两个不同的工作档位。研究所刘海宽博士解释说,这次福岛核电站泄漏的放射性物质主要就是上述两种。

  刘博士手持黄色的“表面沾污监测仪”贴近王先生的颈部和胸部等体表部位,“表面沾污监测仪”在碘131和铯137两个监测档位,仪表的数值均无明显浮动,而“便携式γ能谱仪”的读数在90-180nSv/h(纳希沃特/小时)之间浮动。复旦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放射医学专家吴锦海副教授说,这些数值是处在环境本底水平,说明即便王先生受到辐射污染,其影响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王先生放心地离开之后,放射医学研究所又接待了四位刚从日本大阪旅游返沪的市民。人均检测时间在十多分钟。

  据吴锦海副教授介绍,对人体进行核辐射检查,主要先做物理性检测,如果发现检测指标异常,再进行生理性检测。目前,所有接受检测的人都只进行到第一步,没有发现受到污染。

  生活中的一般射线不会对人体有危害

  对于上海目前的环境,吴锦海副教授建议市民不需要恐慌,空气辐射量正常值一般在0.1-0.3μSv/h(微希伏/小时)之间,而这两天该研究所监测到的上海的空气辐射量在0.1-0.2μSv/h(微希伏/小时),没有监测到异常数据。

  事实上,在大自然中,我们每时每刻都会接触到辐射。大气、水源、土壤、食品等中含有铀、镭等40多种天然放射性核素,但一般都在百万分之几的水平。建筑材料同样也含有天然放射性物质,尤其是大理石等室内装潢材料更是如此。生活环境中的这种看不见的射线,通常称为天然放射性本底,一般不会对人体产生任何辐射危害。

  在农作物选种、疾病的诊断治疗方面,放射性核素也有广泛的应用。我国国家标准规定公众照射的剂量连续五年每年应不超过1mSv/a,单一年份不超5mSv/a;放射性工作人员的职业接触限制剂量为连续五年每年不超20mSv/a,单一年份不超50mSv/a。

  辐射量表

  生活因素或行为 受辐照量(mSv)

  一次腹部X射线检查 0.05-12

  一次腰椎X射线检查 0.2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