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洗煤厂大量排放污水 黄土地被污染变成黑色

2011-8-08 08:06 来源: 央视网
885 收藏到BLOG
  中国不仅是世界上水资源最匮乏的国家之一,还是水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目前全国70%的江河水系受到污染,3亿农民喝不到干净水,流经城市的河流95%以上受到严重污染,前不久,山西的一位村民就给栏目打来电话,说他们村子被水污染祸害惨了。来看看记者的调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聚焦水流困局》。

  一、洗煤厂大量排污 黄土地变黑土地

  在山西省晋中市寿阳县的龙门垴村,记者看到,一路上全是被洗煤水浸染过的黑色的土地。今年年初,村民王庆恒在洗煤厂附近的几分地里种上了土豆,正逢土豆生长的大好季节,他家的土豆苗却快要死光了。王庆恒说,如果是往年的这个时候,土豆长势很好,都已经开花了,现在不行了。

  往年打下二百公斤土豆的田地,看样子今年是要颗粒无收了。王庆恒看着地里奄奄一息的土豆苗直心疼,抱着一线希望,他买来了营养液,给土豆打打药,盼望土豆苗还能活过来。

  王庆恒说“希望有一点点用”。

  龙门垴村村长冀涌博告诉记者,鑫龙洗煤厂建成投产已经有三年了,他们在厂子的围墙上挖了个排水口,把农田里排涝的水渠,当成了自己的排污渠,大量的洗煤水通过水渠直接排到村后的白马河里。

  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在鑫龙洗煤厂的围墙外找到一个约三十厘米深的排水渠,里面已经淤积了很深的煤泥,村民们说,由于水渠很浅,每当厂里排污时,未经处理的洗煤水都会漫到周围的农田里,洗煤厂附近的玉米地难逃一劫,地里堆积了深深的一层煤泥。

  村民们说,那地上厚厚的一层煤泥是他们翻地的时候从地下翻出来的,说着便用自己的手指在地上抠煤泥,可是却怎么也抠不完,村民说那一片田地的煤泥最起码有一个指头深,所以他们就没有种地。

  一眼望去,黄土地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面貌,被盖上了一层黑黑的煤泥。村民们说,被洗煤水浸染过的良田,失去了以前的肥力。那里以前是全村最肥沃的土地,被洗煤水浸泡过之后,长出的玉米还不到往年的一半高。村民们告诉记者,今年的玉米肯定结不出来了,玉米粒都是扁的。

  晋中市寿阳县龙门垴村村长冀涌博说,被污水淹了的庄稼地有70、80亩。

  龙门垴村的村民不知道,这些被污染的土地还要几年才能恢复以前的肥力。

  晋中市寿阳县龙门垴村村长冀涌博告诉记者,就算现在不往地里排污水了,但是耕地已经被污染,还是没办法种地,田地在三年、五年内都很难恢复

  记者前往位于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在新绛县煤化工业园区,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内就有三家大型的煤炭洗选、焦化企业。

  在一家煤化厂的背后,记者看到了一位村民,她说,这几家洗煤、焦化厂都是使用自己打的深井水,或者是共用村子里的生活水源。他们村以前的水资源挺好的,但现在开了厂子,水几乎都输到厂子里去了,周围的老百姓浇水都挺困难的。

  记者走进煤化厂后面的义泉村,找到了村后山上的几口深井,当地的村民说,自从几家大的洗煤、煤化企业生产以来,井就越打越深,新打的井已经到了二百多米。以前自家的井打十几米就能出水,现在浅井已经干涸了。

  村民们感慨道,以前十几米就能打到水的井,现在要30几米才能打到,不仅如此,自从建厂以后,水质也越来越差,现在打到的水都是咸的,根本不能喝。

  在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当地居民告诉记者,污染着河水的不仅有洗煤等企业的污水,还有煤矿排出的矿井水。随着这几年煤炭开采和洗煤等煤炭相关企业的迅速发展,埋藏在地底深处的地下水资源,变成了眼前黑水滚滚的河流,再也无法供村民们灌溉和饮用。

  据当地居民描述,洗煤厂、煤矿的水也排到山沟去了,以前他们附近的洗煤厂的脏水估计也是排到河沟里了。河沟里的水多数情况下是黑色的。

  村民说,他们的饮水和生活用水大都靠自来水供给。但是平日里的用水已经十分紧张,不仅停水是家常便饭,有时候连自来水也脏得无法使用。

  村民告诉记者,有一次停了一天的水,到晚上突然来自来水的时候,接了一桶水,底下全都是黑黑的煤灰

  这些村民的遭遇确实令人同情,为了更深入地了解洗煤厂排污的秘密,记者到洗煤厂进行了一次暗访。

  记者来到了山西省西部的吕梁市,在走访了一些洗煤企业后了解到,不少洗煤企业都是使用的地下深井水。记者在一家没有挂牌的洗煤厂后方找到了一处深井,厂里的工人告诉记者,这家洗煤厂的用水由厂子后面的深井供应,那井至少有250米深。

  这位工人说,这些年来,附近洗煤厂的深井越打越深。

  记者了解到,按照国家规定,使用自备的深井需要通过当地水资源管理办公室的审批和登记,并且按照用水量定期缴纳水费。那么,这些煤炭洗选企业是否都有使用自备井的资质呢?

  记者联系了吕梁市水利局水资源管理办公室,请水资办人员带领,对洗煤企业的用井资质进行调查。记者来到了之前走访过的那家没有挂牌的洗煤厂。在记者的追问下,没有挂牌的洗煤厂的负责人张玉明承认,厂子后面的那口深井一直还没有办理审批的手续,他们想以后继续利用后面那个深井,现在开始逐步办理手续。

  洗煤厂负责人说,他六月份刚刚从别人手里买下这家洗煤厂,之前这口深井一直被使用,也没有办理过任何审批的手续。记者发现,原先的这家洗煤厂从两三年前就开张了,使用的就是那口“免费”的深井。

  不仅没有用井的资质,新开张的洗煤厂也还没通过环评,没有排污许可证,却已经开始了生产。洗煤厂的老板带领记者看了洗煤水循环的几个池子,洗过煤的水在棚子内进行煤泥的沉淀,用过的洗煤水被抽到院子里一个水池中。那个所谓的蓄水池,只是在堆积起来的煤泥中挖出的一个三四米深的水坑,里面是满满一池子发红的洗煤水,上面飘着一层煤焦油,池底也没有防渗措施。

  记者还发现,蓄水池的后面有一个管子,通过管子,池子里的洗煤污水可以直接流到后面的水沟里。

  院子里黑色的煤泥水,掺着发红的洗煤废水,流到了低洼处的一条水沟,沿着水沟流向山下的河里。

  记者在柳林县张家村的山沟里,又发现了一个没有挂牌的企业正在洗煤。

  山西省柳林县某洗煤厂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洗煤用的水源就来自张家村大队打的深井。这口井也供村民饮用和生活使用,这家洗煤厂向村里大队缴纳一定的水费,引来井水洗煤。

  那么环保手续齐全的洗煤企业排污情况又是怎样的呢?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按照现在的生产工艺,洗煤已经可以达到水的闭路循环,实现污水的零排放。即便设备出了故障,也应该设有事故池来容纳污水。

  记者走访了一家在柳林县具有相当规模的私营洗煤企业山西宏盛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洗煤厂。在大门外,记者找到了排污渠,水渠中流出的是清水,但是在下方的暗渠里,却不断地流出黑色的洗煤水。大门左侧的排水渠也淌出了洗煤水,通过管道,汇合成一股污水。

  顺着排污渠,所有的污水都流到了一个洞里,向洞底望去,约有五六米深,污水从这里转入地下的暗渠。记者一路沿着运煤公路寻找污水的去处,终于在距离宏盛洗煤厂不到一公里处的公路旁,找到了出水口。记者看到,从不远处流出的黑色的洗煤水正源源不断地流向河道。而由于受洗煤水的长期浸染,河道里的煤泥已经淤积了一两厘米深。

  记者挖了挖有污水流过的河床,淤积煤泥已经有十几厘米深,黑色的洗煤水不断地散发着臭味。

  在吕梁市中阳县瑞昶洗煤厂外的河流里,记者看到了同样的场景,河里的水很少,整个河床都是煤泥的黑色。在工厂院子的角落里,记者找到了约半米深的水渠,里面也是积满了煤泥,还隐约可以看到水流过的痕迹。瑞昶洗煤厂的工人告诉记者,即便不排污水,只要下雨,雨水就会卷着厂里的煤泥和煤渣流入河道,煤化厂外面的河里淌着黑色的煤泥水。

  二、煤矿污染水源的情况由来已久 至今却仍无应对策略

  像山西吕梁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并不少见。前几年,《经济半小时》栏目就报道过河南和贵州的一些煤矿,给周围村民带来了严重的污染。

  记者走访了河南省汝州市小屯镇朝川村村民杨存良、唐欣欣夫妇的家。进到院子,一道裂开一尺宽左右的危房迎面对着院门,让人有点不敢靠近。而院墙上的一道大大的裂缝说明,这个家很可能会随时倒塌。

  河南省汝州市小屯镇朝川村村民唐欣欣告诉记者,院墙在四五年就前开始裂缝了,前几年裂的还行,可是最近却一年不如一年。

  杨存良家的厨房也是裂开的,唐欣欣每天在裂开的厨房里为家里人做饭,不仅是厨房,住人的房子里墙壁上也全是裂缝,杨存良说,外面下大雨的时候,人在屋子里都能听到墙壁开始断裂的响声,唐欣欣一家在这样的房子里生活了五年。但是让人疑惑的是房子为什么会裂开呢?

  河南省汝州市小屯镇朝川村村民唐欣欣含着泪说:“孩子们都出去打工了,我们俩老人坐到家里,下雨刮风都没敢睡觉。”

  在朝川村,像唐欣欣家一样裂开的房子有很多。村民告诉记者,这几年不仅房子都慢慢开裂,奇怪的是,原来自家井里的水也慢慢干枯了,这几年全村甚至全镇都没有水吃了。只能拿桶上别处有水的地方去拉水,

  既然5年前村里和镇里都能打出地下水,为什么这几年就开始没有水了,地下水枯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之下,村民终于说出村里缺水的真正原因。

  河南省汝州市小屯镇朝川村村民告诉记者,以前村里是有水的,现在可能是煤矿的原因,煤矿把水吃透了,所以村里才打不出水。

  村民说,附近的采煤厂有几十家,每天不停的开采煤炭。为了采出煤炭,采煤场会先用机井排空煤炭层上方的地下水,导致周围的村镇水源都向采煤区漫流。顺着村民说的方向,车行不到2公里,记者看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采煤厂,继续往前走,几乎遍地都是煤场,并不宽阔的小路上,往返的都是运煤的大车。在一条小路旁有一条小河沟,蹲在河沟边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个河沟里流过的黑色的污水都是附近煤场排出来的。

  沟里的煤水其实就是村镇里田间的地下水,在煤场采煤时采出来,不断的向下游流走了。在河沟边几米远的地方,就是村里大片的玉米地,因为缺水而无法灌溉。奇怪的是同是地里的玉米有的长的很高,有的却只有几寸高。村民告诉记者,旱死的还有长的低的玉米都是没有浇灌的,为了不让地里的作物旱死,他们只能用河沟里的煤水浇灌。拿这种黑水浇地当然对庄稼不好,但是村民们没办法。

  三、环保局推脱责任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煤矿开采时往往会对地下含水层进行破坏,地下水被煤矿和工地上的煤尘和焦油污染,大部分都直接排到了河道中。像山西柳林、中阳这两个县的煤矿,有很多都没有建污水处理站,此外还有一些已经关停的小煤矿,被污染的地下水不断地涌出,无人管理。再加上一些洗煤、钢铁等企业排放的污水,河流不堪重负,有些河流甚至已经成了排污河。对于这种情况,当地的主管部门不知道吗?记者把调查的情况反映给了当地环保部门。

  记者首先联系了中阳县环保局,局长杜金光并不在局里。记者拨通了杜金光的电话,向他反映中阳县内洗煤企业排污的情况。

  电话采访中记者说,中阳县瑞昶洗煤厂外面的河流被洗煤水污染了,杜局长接话:“不是洗煤水,是煤矿的矿坑水大量外流。”

  杜局长解释到,针对矿坑水外流污染的设计方案还没有出来。当记者问到这期间煤矿的矿坑水是否直接外排时,杜局长说:“现在就是直接往外排的,不是一家,很多。”

  记者又向杜局长反映,之前走访的那家没有挂牌的洗煤厂不仅没有取水资质,也没有环保方面的任何手续和证件。可是杜局长却说那家洗煤厂是有环保手续的,记者追问杜局长是否去检查过那家挂牌的洗煤厂,他说道:“检查过,我应该去过。”

  电话采访中,当记者问到在整改期间是否都会出现这种情况时,杜局长却还未等记者问完就推说“听不清”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为了查询洗煤企业的环评手续,记者直接来到中阳县环保局,寻找相关的负责人和通过环评的洗煤企业的名单,环保局的总工程师表示,他们提供不了这份名单。

  在暗访中,记者从总工程师那里了解到,现在中阳县里共有30多家洗煤厂,但是没有资质、没有环评的洗煤厂有多少,那位总工程师说他也不清楚。

  记者又来到柳林县环保局,想向有关领导反映柳林县宏盛洗煤厂等企业排污的情况,柳林县环保局局长薛茂荣同样拒绝了采访。记者只得以暗访的方式,向薛茂荣询问了柳林县洗煤企业排污的情况。

  暗访中,柳林县环保局局长薛茂荣说一般情况下,洗煤厂是不能排污的,当记者说到柳林县有一些大的洗煤厂有排污的情况时。薛茂荣说:“你拍下来叫我看看嘛”。

  薛茂荣告诉记者,县里正在生产的洗煤厂和煤矿应该都通过了环评,洗煤厂也都是不外排污水的。记者拿出了摄像机,把几天以来调查拍摄到的资料放给薛茂荣看。可是柳林县环保局局长薛茂荣却认为,画面中宏盛洗煤厂排污的情况属于局部排水,不能认定是排污。

  记者又给薛茂荣播放了宏盛洗煤厂向河道排污的素材。记者继续追问现在在生产的洗煤厂,还有煤矿,是不是都通过了环评资质的审核。薛局长说,应该都是通过了。

  柳林县环保局局长薛茂荣还对记者说“要是采访的话,我建议你们还是不要。”

  四、煤炭用水量竟达30%~40%,未来局势令人堪忧

  煤矿行业对水的污染确实怵目惊心,那么究竟该如何治理呢?记者也采访了有关专家。来看看他们的看法。

  中国住房与建设部环境工程与技术中心主任王秉忱表示,地面塌陷了,出现裂缝了,出现滑坡了,这些自然灾害都出来。另外就是形成以矿井为中心的曲形地下水位下降,造成漏斗,使得矿区里边井水的枯竭,泉水断流,工业生产生活用水困难。

  在开采煤矿时,地下的含水层会遭到破坏,造成地下水的流失。专家们说,由于我国绝大多数煤矿埋藏都比较深,为了下井采煤,需要将地下水抽排出来。

  中国矿业大学化学与环境工程学院原副院长李中和告诉记者,一般来说,生产一吨煤化产品,需要2到6吨的煤炭,需要10到20立方米的水,因此它对煤炭的消耗对水的消耗都很高。

  在大量消耗水资源的同时,一些没有通过环评和没有按照环评要求执行的企业排放的大量废水,使许多河流和地下水都丧失了饮用和灌溉的功能。

  中国矿业大学化学与环境工程学院原副院长李中和说,用浮选的办法,对沫煤进行分选,加入一些浮选药剂,那些药剂有石油制品,还有一些化工品,那些物质都会进入矿井水或者洗煤废水,把原来的水质变差。

  专家们表示,煤炭开采对地下水的破坏,以及煤炭加工企业对水资源的污染和损耗,都加剧了地区水资源减少的速度。

  山西省吕梁市水利局水资源管理办公室主任王国卿告诉记者,第二次水资源评价,水资源量是13.02亿立方米,比第一次评价减少了百分之十几。

  记者从中国矿业大学化学与环境工程学院原副院长李中和那里了解到,在一个历史时期,一个地方有固定的水资源,如果煤矿排掉三分之一,选煤用掉三分之一,那水资源就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了,对当地整个社会生态环境的影响都是很大的,特别是人民的生活和农业生产。

  专家们向记者透露,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和煤矿开采造成的水资源流失,我国煤炭的主产区,山西、内蒙、陕西等省份,水资源都十分紧缺。但在受到水资源量约束的同时,煤炭洗选、煤化工,这些高耗水的行业却大行其道。

  山西省吕梁市水利局水资源管理办公室主任王国卿说,他们主要耗水的行业或工业与当地的主导产业有关系,主要就是煤炭、焦化、炼钢、电力、建材这些行业耗水量比较大,整个煤炭产业链的耗水量加起来是总水量的30%、40%。

  中国矿业大学化学与环境工程学院原副院长李中和表示,地方为什么这么有积极性呢?就是因为直销原煤或者直销煤炭商品煤的利税是很低的,如果就地转化发电或者生产煤化工产品,它的利税可以翻几倍甚至10倍。

  半小时观察:

  来自国家环保总局的统计,目前我国工业污水排放量每年达到300多亿吨,尤其是七大水系所承载的工业污水排放更甚,现在七大江河水系中劣五类水质占了41%。而产业结构不合理,增长方式粗放既是中国经济长期未能根治的痼疾,也是造成水污染严重的最主要原因。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中国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报告》表明,2010年全国因包括水污染在内的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为5000多亿元,约占当年GDP的4%。

  在中央水利工作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强调,要着力推进水生态保护和水环境治理,坚持保护优先和自然恢复为主,维护河湖健康生态,改善城乡人居环境。污染容易治理难,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矛盾日益凸显的今天,如何加快调整结构、转变方式,推动科学发展,具体到如何进行工业布局、如何完善江河湖泊生态环境补偿机制等等,都需要各地政府认真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