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 推化纤行业生物方向

2013-7-09 15:05 来源: 新浪
537 收藏到BLOG

  5月30日,国务院通过《“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提出了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点发展方向和主要任务,明确生物产业是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

  目前,中国的化纤行业有92%的产品依靠石化资源。为了改变这一现状,中国化纤协会早在2010年就提出中国生物质纤维及生化原料的概念,2011 年根据生物产业发展现状,提出编制《中国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科技与产业发展30年路线图》(以下简称《路线图》)。今年6月26~27日,中国化纤协会将在江苏省泰兴市召开“2012年(泰兴)‘生物质纤维及功能性纺织品’论坛暨中国纺织工程学会化纤专业委员会年会”。会上,将正式公布《中国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科技与产业发展30年路线图》。

  这将是一份怎样的路线图?它对于我国未来化纤产业的发展将带来哪些影响?执行这些路线图有可能遇到什么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该路线图制订的推动者和参与者——中国化纤工业协会名誉会长郑植艺。

  记者:这份《路线图》提出的背景是什么?它的主要内容有哪些?

  郑植艺:这些年,各国政府都在抢占生物产业的制高点,生物经济已经成为网络经济之后的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正在推动第四次产业革命浪潮的加速形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结合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和我国的实际情况,特别是根据目前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生物产业基础研究及产业化的可能性,提出来一个指导性和战略性文件。

  《路线图》对行业来说,是一个规划性文件;对企业来说,是一个引导性文件。

  首先,它明确了中国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的“序列”,即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的范畴。这个序列包括三大类生物质纤维和四醇四酸生化原料。三大类生物纤维是指生物质再生纤维(包括再生纤维素纤维、再生多糖纤维,再生蛋白纤维)、生物质合成纤维(包括PLA PTT PBS PHA/PHD)、生物质微生物纤维。生化原料方面直接提出四醇和四酸。四醇包括乙二醇、1,4-丁二醇、1,3-丙二醇、PTMEG,四酸包括丁二酸,PHA, 聚乳酸,乙二酸。

  其次,它将未来中国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发展分成三个十年,在三个十年发展中提出了具体的发展目标。上面提到的把产品进行了分类,这些类别加起来是 25大类。在这25大类纤维中又挑出了十种共性研究课题,公关技术,工程化方向。并且明确指出,如果这十个基础的课题、技术、工程攻不下来,25大类发展目标就是一纸空文。

  记者:《路线图》的提出将给中国化纤产业发展指出一个什么方向?我们如何实现这样的转变?

  郑植艺:我们实际上是制作了一个化纤行业的生物方向路线图。这个路线图的原则性方向就是引导化纤行业真正实现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这需要化纤生产过程中不仅使用绿色的原料、绿色的过程,还要有绿色的结果。

  具体来说,化纤行业要实现两个替代和一个改性。第一个替代为原料替代。改变我国现在92%的化纤产品都依靠化石资源的现状。在《路线图》中,我们明确提出原料替代的比例是什么,并且细化到25大类中的具体原料。第二个是过程替代,改变现在是100%化学过程的局面,更多地实现生产的生物过程。一个改性针对的是当前的差别化纤维,目前其生产采用的基本上都是化学法和物理法,我们希望能够实现生物法改性,逐步让生物法占到一定的比例。

  记者:您认为制订和执行这样的路线图有什么难度?它的未来前景如何?

  郑植艺:制作《路线图》是一个有难度的事情。它的难度不仅在于制订的难度,更在于其执行的难度。但是,一旦能够实现《路线图》设定的目标,未来化纤产业的发展将会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

  首先,我们很难准确预见未来30年中国化纤行业的发展。

  30年是什么概念?未来30年不好说,那咱们以过去30年为例。现在往前推30年是1982年,当时谁能想象到2012年化纤行业能发展到这样的水平和情况呢?

  我们在动员全行业编制路线图的时候,一再提醒大家,未来30年的发展速度、调整速度可能要快于前30年。正如经济学家所说,未来不确定性因素很多。但是,制订计划是一件科学的事情,科学一定要讲概率,讲确定性。这就要求我们努力进行科学的判断,创新式的预见。

  其次,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国的生物工程大大落后于发达国家。

  许多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都把抢占高新技术的制高点作为他们现在度危机、求发展的关键所在。在这样的时期,我们看到的是他们不放弃研发优势,并且进行大规模的投入。我们在基础层面,特别是在生物科学、生化工程基础上还不具备优势,甚至大大落后于发达国家。

  生化技术属于高新技术中比较敏感的层面,国际合作空间很小。因此在我们追赶发达国家的发展步伐中只能依靠我们自主研发和自主创新。

  再次,化纤行业对于生物方向的投入强度和力度不够理想。

  目前,处在关键位置的化纤行业中的大企业,还没有特别重视发展生物纤维和生化原料,还没有将发展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纳入到企业发展战略中来。相反,一些中小企业对于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的关注程度要大大高于大企业。这种现实情况就决定了我们今后在生物产业方向的投入强度和力度都可能不甚理想。

  最后,当前在促进中国生物质纤维及生化原料发展的过程中,国家从宏观调控上还存在不协调问题,产业发展缺乏一个统一的、步伐一致的支撑平台。

  现在我们正在和国家相关部门研究,根据重要性和可预见性,统筹国家宏观调控资源,统筹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研究资源,并且制订一个可操作的目标和实施阶段。

  即使有很多困难,我仍然对中国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的发展充满信心。中国化纤工业协会在推动纤维发展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比如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成功推动了高新技术纤维产业的发展,让其在主要和关键品种上取得了突破,高新技术纤维产业已基本形成。我们可以将这些经验借鉴到促进生物质纤维和生化原料的发展上来,真正使中国化纤行业实现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