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铅事件续:当地居民不信检查结果

2011-1-12 08:12 来源: 河北新闻网
收藏到BLOG

  安徽怀宁血铅事件悬疑依旧未解

  到底谁在撒谎

  近日,安徽怀宁血铅中毒事件被国内外媒体广泛关注。血铅检测“初筛检测”与“确诊检测”。结果为何迥异?重污染企业为何紧邻居民区?不符合环保标准又为何能长期“试生产”?带着这些疑问,《法治周末》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妈妈,你帮我给老师打个电话,告诉他把这几天发的卷子和练习题邮寄过来,我落下的功课太多了!”听着10岁儿子飞扬的叮嘱,母亲的心揪紧了。“我的孩子很努力,是个好学生。听到他铅中毒含量这么高,我都蒙了,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1月8日上午,《法治周末》记者来到安徽省省立儿童医院,值班人员告诉记者,住院部7层为怀宁血铅中毒儿童治疗专区。记者来到这里,立刻被患儿家长围住。

  从2010年12月23日至2011年1月5日,沸沸扬扬的“怀宁血铅事件”中,已有307名儿童到省立儿童医院进行了血铅检查。检测结果,有228名儿童血铅含量超标,其中23名已住进省立儿童医院。

  两家机构检测结果迥异

  1月5日,安徽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给安徽省卫生厅的《关于怀宁县儿童血样实验室检测结果的汇报》显示,23个孩子的血铅结果正常。

  对此,围住《法治周末》记者的家长们表示“不相信”。他们拿出之前省立儿童医院的检测结果作对比。

  根据国际儿童血铅诊断标准,每升0至99微克为正常血铅标准,而100微克至200微克每升为铅中毒。

  《法治周末》记者看到,10岁患儿黄飞扬去年12月31日省立儿童医院检测血铅的结果为“387.6微克每升”,1月5日疾控中心检测结果为“<50.0微克每升”。

  疾控中心这次血铅检验中,血铅含量最高的孩子黄袁艳的检测结果为73.2微克每升,之前在省立儿童医院的检测结果为392.7微克每升。

  “省立儿童医院和省疾控中心到底谁在撒谎?”家长们非常困惑。

  家长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当时他们问省立儿童医院,两次检验结果差异为什么这么大,“他们开始说医院没有检测设备,只有疾控中心才有,疾控中心的检测更准确”。

  而到了1月7日,安徽省卫生厅的说法是,省立儿童医院和省疾控中心的检测都符合卫生部相关规范要求,结果差异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二者的方法、标准不一样。省立儿童医院采用钨舟原子吸收法,标本为末梢血,是一种初筛检测;省疾控中心采用的是血中铅石墨炉原子吸收法,标本是静脉血,是一种确诊检测。

  言外之意,造成结果迥异的原因是一为“初筛检测”,另为“确诊检测”。

  采访过程中,省立儿童医院主任医师华山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对于两次检测结果差异较大的原因与检测时间不同也有很大关系。医院初次检测是在去年12 月20日到31日,而疾控中心检测是在1月5日(取血后送往疾控中心)。“我们之前处理过一起血铅中毒事件,当时我们与省疾控中心一块做的,采取同样的标本,当时结果是一致的。而且这两种检测方法都是经过国家卫生部门认可的”。

  目前,官方称23名患儿血铅指标已“恢复正常”。对此,患儿家长说:“从开始到现在根本就没用过药。孩子入院之后做了一系列检测,每个孩子抽了3至4次血。”“没吃药就能好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不用药可以,但应该有个专家给一个详细解析,治疗的过程、治疗的副作用。”

  对于家长们的质疑,华山表示,血铅超标的对象一旦离开所处的环境,其血铅可能在短期内适度下降。这些孩子年龄非常小,代谢旺盛,所以排铅速度较快。而且,这些孩子的血铅超标普遍处在中度偏低的范围,所以在5天至7天之内降到正常是可能的。

  “我们没有进行药物治疗,但我们对患儿家长进行了指导,让他们在饮食、饮水方面进行了一些干预措施,比如适当喝牛奶等,起到排除体内铅毒的效果”。

  黄飞扬的母亲感到很无奈:“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话。我宁愿相信我的孩子是健康的,可是如果这是个谎言,他以后怎么办。”

  多数患儿被拒绝收治

  家长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我们那里,超标但没达到250微克每升的孩子很多,医院都不收”。

  根据国际儿童血铅诊断标准,每升0至99微克为正常血铅标准,而100微克至200微克每升为铅中毒。“主治医生告诉我们,250微克每升以上属于中度中毒”。

  也就是说,铅含量在每升100微克到250微克之间属于“轻度中毒”的铅超标患儿被拒之门外了。“人太多了,如果100多微克的也来,医院就住不下了,249微克的都不让住院。”家长们说。

  《法治周末》记者得知,1月4日,家长丁春男因为还在哺乳期,怀疑是自己铅中毒后,通过母乳传给孩子,所以也做了检测,结果为每升210.40微克。她的儿子只有7个月大,血铅含量已经达到每升247微克,但因为在每升250微克以下,医院拒绝收治。

  丁春男的丈夫曹开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孩子脸色发黄,经常感冒,而且反应迟钝。”提到孩子,曹开明眼圈发红。

  邻居家12个月大的小男孩正在旁边玩耍,孩子的父亲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总是肚子疼,这么小的孩子脾气暴躁,总摔东西,后来我们才知道是铅中毒的症状!”

  家长黄建设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和妻子都在石家庄打工,得知铅中毒的事情,感觉像晴天霹雳一样,立刻赶了回来。

  他的大孩子今年上初三,准备中考。“上半年就感觉孩子不对劲,老师先发现孩子上课打瞌睡,学习成绩直线下降。他们班里的同学就查出3个每升250微克以上的。”对于250微克每升以下不予收治的做法,黄建设感到不满。他说,很多血铅超标但在250微克每升以下的孩子还在上学。

  环保局参与引进污染厂

  1月5日上午,怀宁县就高河镇新山社区儿童集体血铅超标事件通报称,初步认定,安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未通过环保“三同时”验收,超时违规试生产,是造成此次血铅超标事件的主要原因。

  目前该公司已被强制断电停产。

  资料显示:“怀宁县环保局于2007年4月会晤有关金融单位联合赴浙江招商谈成此项目。预算总投资3000万元,现已到位投资2000万元。怀宁县环保局作为招商引资单位之一。”项目于2008年12月2日建成并经过县环保局同意进行试生产,至今未通过建设项目竣工环保验收。

  其中2008年12月形成年产100万套极板能力,剩余年产200万套极板生产设施于2010年11月建成。

  怀宁县环保局环境监测大队大队长刘丰说,去年9月就曾发文要求该厂停产整改。安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亮表示,怀宁县环保局一个多月前又向该公司下发了停产整顿通知,公司已停工一个多月。

  但附近居民说,博瑞公司一直在偷偷生产,“我们发现它烟囱冒烟,灯光也是亮着的”。

  《法治周末》记者来到博瑞公司,厂大门紧闭。厂区门口显眼的位置有一块牌子,是“安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效果图”,上面写着,挂点领导:县政府常务副县长程辉;服务责任人:县招商局局长高绍文。

  博瑞公司工人曹开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出了血铅中毒事件后,公司停产,工人都被解散了。他已经在公司工作5个月左右的时间。“十几道程序,每个程序都会有污染。”他说,平时在工作车间,地面的铅粉尘可以达到1厘米厚,呼吸的空气也十分浑浊,铅粉尘“肉眼就可以看得很清楚”,而公司的工人就是在没有什么有效防护的条件下作业。“我可以肯定地说,至少有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工人铅中毒!”

  《法治周末》记者拿到的安庆市政府文件显示,2010年8月,省环保厅在检查中发现该企业存在环境违法行为,要求安庆市环保局责令企业停产整改。但该企业在未向安庆市环保局申请的情况下擅自恢复生产。该文件同时指出,“怀宁县环保部门把关不严,对企业长期违法试生产未采取有效措施,监管不到位、执法不严”。

  目前,怀宁县环保局局长赵一平已经被停职。

  管委会改变土地用途

  安庆市政府方面表示,怀宁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擅自改变土地用途,于2007年12月将安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北边卫生防护距离(500米)内开发规划确定的工业用地,变更为居住用地,安置160户、525人。

  此前安徽省怀宁县环保局副局长吴延圣说,“铅酸蓄电池(企业),卫生防护距离应该是500米”。

  实际上,出现血铅超标儿童很多都来自新山社区,这个社区与安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之间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工厂生产车间与居住区卫生防护距离最多只有100米。

  居民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平时他们是不敢开窗户的,因为“一打开全是灰,早上排放的时候都像下雾的一样。厂里面两个大烟囱,含铅的粉尘就飘下来。”他们说,就是在屋里,窗台上也常常有一层厚厚的灰,后来才知道是含铅的有毒物。

  2011年1月5日、6日,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制定了安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所在地周边1公里范围内铅污染水平监测方案,布设了众多监测点,并采集土壤、地表水样品,同时对安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厂区内也进行了土壤采样监测。目前样品正在监测分析中。

  新山居民们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不只是孩子,我们大人可能中毒更深,谁来解决。谁来告诉我们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