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申遗”成功将如何“增值”?

2010-11-30 11:04 来源: 解放日报
1095 收藏到BLOG
  小小一根银针,将成为中医走向世界舞台的一张“王牌”。日前,中医针灸正式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一圆中医人多年的申遗之梦。其实,作为传统中医的重要组成部分,针灸走出国门的时日并不短暂。迄今为止,全球共有160余个国家开展针灸及中医药服务项目,8个国家将针灸纳入健康服务体系。

  为针灸申遗成功叫好之时,仍有难题摆在眼前:尽管中医针灸名扬海外,可近些年,我国针灸科研临床技术发展并不乐观,临床应用更显萎缩之势。针灸申遗之后,怎样利用绝好契机,创新发展、焕发新貌,或许更值得深思。

  近年来呈现萎缩态势

  针灸,堪称中医的精髓所在。上海中医大附属曙光医院针灸科主任沈卫东教授解释:中医与西医的根本区别在于,中医讲求天人合一,通过经络学说将各个脏器关联考虑,而针灸的应用原理,恰巧就是经络。也正因此,在许多外国人眼里,中医便是针灸,针灸成为中医国际化独一无二的“桥头堡”。

  不过,相比鼎盛时期,针灸如今却呈现出萎缩态势。沈教授表示,针灸的应用范围相当广泛,从头到脚,从内科、外科到妇科、儿科乃至麻醉科,但凡与经络不通相关的疾病,原则上皆可用针灸来解决。可近些年,我国针灸因未能及时跟上现代医学发展步伐,缺少循证理论支撑,导致针灸逐渐从治疗手段变成单一的康复手段,治疗范畴也从百病局限成“三瘫一截”(偏瘫、面瘫、脑瘫和截瘫)。针灸治疗功效的逐渐弱化,直接造成病源稀少,针灸医生“武功”倒退。目前,申城部分三级医院、二级医院的针灸科室医生寥寥、患者无几,有的索性撤销科室设置,着实令人惋惜。

  发展须迈出经济利益圈

  针灸走出国门后于他乡大放异彩,何以在我国本土发展却不够乐观?许多专家认为,这与针灸常年定价不变、医院追求经济利益不无关系。据悉,本市三级医疗机构针灸诊疗费曾十余年未曾变动,去年年初,诊疗费从7元/次调整至9元/次至19元/次不等。有业内人士称,针灸科室全部靠人力操作,不仅难为医院带来多少利润,且针灸诊疗需要空间较大,又对寸土寸金的大城市医院带来挑战。缺少相关资源配置,针灸学科发展难施拳脚、后继乏人的局面长期得不到改观。

  中医针灸学科发展,还须医院迈出经济利益圈,不以经济收入为考量指标。上海市卫生局副局长、上海市中医药发展办公室主任沈远东教授表示:解放初期,申城汇聚陆瘦燕、杨永璇等一批中医针灸名家,学科发展呈良好态势。随后,中医针灸因缺乏政策和相关制度的支持,发展相对滞后。为保留针灸国粹,行政部门正在逐步完善相关制度和规划,推出建设传承中心等一系列支持政策,使针灸有底气开掘拓展、招徕人才。也有业内专家建议,针灸服务不妨与其他中医药服务一样采取分级收费,缓解低收费窘境,为发展储备人才。

  留住“脉络”也要拓展创新

  申遗成功,不是针灸发展的终点,而是转折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负责人表示,申遗成功,是因为针灸代表了与西方现代医学完全不同的医学理论,和对人体、自然完全不同的认知体系。采访中,许多学者专家一致认为,“申遗之后,针灸是中国的针灸,更将是世界的针灸。”如何传播发扬针灸所承载的传统中医理论,而不是仅仅传播针灸诊疗技术,将成为申遗之后所有中医从业者的历史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