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稀土资源遭无序开采和贱卖 储量最多维持20年

2010-12-15 08:34 来源: 半月谈
1275 收藏到BLOG

漫画: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

  最近一段时间,一种工业原料――稀土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特别是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尤为神经过敏,有的指责,有的谩骂,有的威胁,有的还要诉诸世界贸易组织,个中奥秘何在?

  无法替代的“工业维生素”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有“工业维生素”美称的稀土全球年消费量从3.3万吨增加到10多万吨。由于特殊的原子结构和物理化学性质,稀土不仅是钢铁、有色金属、石油化工和轻工纺织等传统产业不可缺少的重要原料,而且随着科技的进步,在光电信息、催化、新能源、激光等高技术和新材料领域中显示出不可替代的作用。当今世界,几乎每隔3~5年人们就会发现稀土的一种新用途,每四项新技术就有一项与稀土有关。

  神奇的稀土逐步被人类了解、掌握经历了百余年的历史。1890年,奥地利科学家冯・威尔斯巴赫发明了用稀土做的汽灯纱罩,翌年获得推广,从此诞生了稀土工业。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人们发现:稀土用于石油工业可提高原油处理量和汽油产出率;铸铁中加入稀土可改善铸铁的性能;炼钢过程中,因稀土与氧、硫的亲和力大,稀土可脱硫、脱氧,净化钢液,提高钢的机械加工性能。从此,石油和冶金成为大量应用稀土的两大传统行业。

  近些年来,随着光纤的发明、光通讯装置的应用以及电脑、手机的普及,使稀土应用范围继续扩大。此外,加入稀土的催化净化器可以降低汽车尾气中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以及氧化氮的含量。用于汽车的还有含稀土的防紫外线玻璃、精密陶瓷、发动机缸盖和电动车用的镍氢电池、钕铁硼永磁电机等,使得汽车成为与稀土具有高关联度的行业。

  进入21世纪,各种电子信息产品推陈出新,液晶彩电、等离子彩电、智能移动电话、数码相机、掌上电脑,这些令人目不暇给的数字化产品都应用了稀土永磁材料、发光材料、陶瓷材料、贮氢材料、磁致伸缩材料等新材料,电子信息产业上升为稀土应用的第一大产业。

  中国稀土卖出“稀泥”价

  当发达国家将稀土视为战略资源的时候,这种物资在中国却被视为换取外汇的普通商品。中国稀土占据着多项世界第一: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第一,特别是在军事领域有重要意义且相对短缺的中重稀土类;生产规模第一,2005年中国稀土产量占全世界的96%;出口量世界第一,产量的60%用于出口,出口量占国际贸易的63%以上,而且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大量供应不同等级、不同品种稀土产品的国家。

  以制造业和电子工业起家的日本、韩国自身资源短缺,对稀土的依赖不言而喻。中国出口量的近70%都去了这两个国家。至于稀土储量世界第二的美国,早早便封存了国内最大的稀土矿,钼的生产也已停止,转而每年从中国大量进口。西欧国家储量本就不多,也是中国稀土的重要用户。

  然而,奇怪的是这么重要的战略性资源出口,中国并没有获益多少。据统计,1990年至2005年,中国稀土出口量增长近10倍,但价格却下降了50%。虽然从1998年开始,国家启动稀土产品出口配额制度,但低价出口的局面并没有得到扭转。在全球高科技原材料需求呈几何级数增长的情况下,我国稀土出口价格甚至不升反跌。据统计,1990年我国出口中、低档稀土产品6100吨,平均每吨价格为1.36万美元;2009年,我国共出口稀土冶炼分离产品3.61万吨,比上年增长约16.67%,出口金额3.1亿美元,每吨平均价格仅约8959美元。业内人士痛心地说,稀土居然卖出了“稀泥”价。

  保护资源刻不容缓

  稀土的无序开采和贱卖大大损害了中国自己的利益。正是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中国政府从2006年开始停发新的稀土矿开采许可证,并对开采实行指令性计划。与此同时,中国还逐步加强稀土行业的集中度,达到保护资源和环境的目的。去年全球稀土需求量在13万吨左右,中国出口7.28万吨左右,占据了其中的56%,份额稍有减少。

  保护稀土资源不仅是当前的紧迫需要,更涉及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

  首先,中国近年为全球贡献95%以上的稀土需求,这种状况如果继续下去,那么,中国的稀土储量仅能维持15年至20年,以后中国就要完全依赖进口。

  其次,稀土中有效元素含量太低,所以得名稀土,而要把这些微量元素提取出来需要使用大量化学药剂,经过十分复杂的化学程序,还要大量用水,而最后排出的废水包含了近百种化学药剂,处理起来代价昂贵。在中国,每提取一吨稀土资源就会留下1500吨的尾砂污染。

  被称为中国“稀土之都”的包头市,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稀土中小企业根本没有环保设施,随意排放“三废”,稀土厂污水一度污染了包头市东河区饮用水在黄河的取水口。在中国南方稀土产区,由于稀土矿含量低,提取时土石开采量特别大,每产一吨稀土氧化物产生尾矿多达2000吨~3000吨,造成了严重的水土流失,当地生态遭到破坏。

  莫把经济问题政治化

  在中国着手治理混乱的稀土开发和销售市场后,一些长期依赖低价稀土的西方国家坐不住了,稀土已成为发达国家外交甚至首脑会谈中的重要话题。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前不久在与日本外相前原诚司会晤时说:“整个世界都必须寻找额外供应,以保护这些材料所满足的重要生产需求。这些元素不只对日本和美国重要,它们在所有国家的工业生产中都很关键。”

  一些西方国家甚至提出要在世贸组织控告中国。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10月中旬扬言,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等政策可能会对美国国内的新能源相关产业造成不良影响,美国基于《美国贸易法》第301条款已展开调查。如果情况属实,中方将涉嫌违反世贸协议。欧盟、美国和日本还在印度、越南、蒙古和澳大利亚等地寻求稀土供应的可能性。

  西方国家在稀土问题的神经过敏引起了中方的关注。商务部长陈德铭11月5日在巴黎驳斥了西方媒体针对中国稀土出口的不实报道,并指出,中国政府一个加强环保的举措在经一些媒体炒作之后,竟被演绎成“政治事件”。他说,作为一种矿产资源,稀土是不可再生的,全球储量有限,中国希望未来能寻找到一个替代稀土的办法或资源。温家宝总理前不久在布鲁塞尔发表演讲时强调:“对稀土加以管理和控制是必要的,但绝不会封锁。中国不会把稀土作为讨价还价的工具,我们的目的是为了世界的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