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赵跃宇:不搞学术,更想做管家

2011-12-01 16:01 来源: 新京报
684 收藏到BLOG

■ 对话动机

  2011年9月15日赵跃宇任湖南大学校长。上任一个多月,他就面对3000多名学生正式宣布,在校长任期内,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新带研究生。

  赵跃宇的“两不”承诺,在校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不做科研的校长是不是好校长?”昨日(11月30日)下午,记者电话专访了湖南大学校长赵跃宇。

■ 对话人物
 
赵跃宇

  著名的力学专家,35岁晋升为教授,历任湖南大学工程力学系副主任、科技处副处长、科技处处长、研究生部主任、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院长;2001年起任湖南大学副校长。2011年9月15日,赵跃宇任湖南大学校长。

“两者都做不好,不如断其一”

  新京报:你刚任校长就提出“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新带研究生”的承诺,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赵跃宇:可能是因为我压力更大一点。

  新京报:为什么你的压力更大?

  赵跃宇:学校不一样吧。湖南大学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这既是财富,也是责任。想把这个学校弄好,就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新京报:科研和管理不可兼得?这是普遍现象吗?

  赵跃宇:对我个人而言,我感觉如果要做,两者都做不好,还不如断掉其一。

  新京报:你不怕别人说你能力有限?

  赵跃宇:可能是。的确,我有很多地方不足,需努力。

  新京报:这样的提法,你担不担心会有争议?

  赵跃宇:这个我觉得应该不会吧。因为每个人都会选择自己做事的方式吧。

  新京报:你是力学专家,博士生导师。教授不搞科研,浪费了学术贡献会不会有些可惜?

  赵跃宇:对我要进一步做得更深入的话肯定会有影响。但是我想我一个人做深入了,没意义的。我放弃了一个人的学术研究,实际上,我可以支持很多人做得更好。

  新京报:想没想过又做专家,又做管家?

  赵跃宇:可以做,但是做到极致很不容易。

  新京报:现在你更希望做管家?

  赵跃宇:(笑)对。推到这个位子上了,我必须做好。

“校长要为全校师生服务”

  新京报:除了与教学科研相关的部门外,所有处室的负责人一律不得在8小时工作时间内兼任教授工作,“都要全心全意做好管理服务工作”。这项规定实施多久了?

  赵跃宇:这项规定在我做副校长的时候,对我管的研究生部,科技处,就有了。

  新京报:老师有不同意见吗?

  赵跃宇:没事,他不同意的话,我也同样支持他回去做好教授。我原来有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很想做研究。但在机关里,按我的要求必须八点钟上班,他对这一点不能适应。回去后我又让他做研究了,现在做得很好。

  新京报:科研和管理必须选择一种?

  赵跃宇:他可以选择两个。但他8小时内必须在机关里,我要找到他的时候,他必须在。

  新京报:这项措施实施后,学校的管理有哪些改变?

  赵跃宇:管理更流畅了。

  新京报:清华大学校长、教育家梅贻琦也说过,“校长不过是率领职工给教授搬搬椅子凳子的”。你怎么看?

  赵跃宇:我很赞成这个观点。校长肯定要为全校师生服务的。

“行政级别也是服务的级别”

  新京报:你觉得好校长应该做什么?

  赵跃宇:学校的发展规划,重大的政策出台,老师学生关注的切身利益,都是我要考虑的。

  新京报:你心中最好的校长是谁?有榜样吗?

  赵跃宇:田长霖(1990年到1997年间出任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校长)吧。我觉得他是华人校长里面,花了很多时间去为学校做事情的一位,为学校贡献了很多,他自己的学问就没时间做。

  新京报:大多数人认为,校长高高在上,有行政级别的。你怎么觉得?

  赵跃宇:行政级别也是服务的级别。(校长)要了解老师和学生的希望,了解他们的意见,解决他们在学校学习工作生活中的问题。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这项措施的推进会有哪些困难?

  赵跃宇:应该不会吧。因为大学校长的权限实际上挺大的。

  新京报:这个大指什么?

  赵跃宇:可以在办学的方向,思路,办学的措施上提出一系列的想法。

  新京报:你觉得其他高校会效仿你这样的做法吗?

  赵跃宇:不一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识吧。对我而言,我的压力非常大,我个人又非常希望能把大学做好。我就采取这样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