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瑞欲关闭位于英国的研发中心

2011-5-30 12:35 来源: 医药经济报
1017 收藏到BLOG

  未来两年内,有2400名员工将离开辉瑞位于肯特郡英吉利海峡岸边的桑威奇研发中心。早在今年2月初,辉瑞就在去年第4季度和全年的业绩报告中指出,将在2012年底关闭位于肯特郡桑威奇的研发中心,该研发中心已有56年的历史。

  这一决定将取消辉瑞为英国研发人员提供的2400个职位,从而进一步扩大了制药行业研发科学家失业的队伍。

  辉瑞在英国的桑威奇研发基地运作了50多年,它是辉瑞全球最大的研发基地之一。

  制药巨头纷纷“撤退”

  上月,诺华也宣布将裁掉英国西萨塞克斯工厂的550个职位,这无疑为英国惨淡的就业困境雪上加霜。过去12个月以来,由于英国和荷兰大型的商业化研发中心纷纷倒闭,欧洲制药工业的失业率已变得非常严重。

  辉瑞关闭桑威奇研发中心是医药行业最近一个裁员计划之一。仅2009年,制药巨头们就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超过4000个岗位的裁员计划。裁员的原因包括现有的研究模式已经过时、大量“重磅炸弹”药物专利即将到期、组织机构臃肿、内部R&D创新水平低下等,然而最主要的原因是来自公司资产负债的压力。附表列出了过去两年内制药公司计划裁员的情况。

  制药行业咨询公司Datamonitor预测制药巨头从今年开始就得面临“专利悬崖期”,2011~2012年大型制药公司在美国专利药市场的销售额为420亿美元。同时,随着立普妥专利到期,全球制药行业“重磅炸弹”的时代已经结束。

  辉瑞的“重磅炸弹”药物立普妥(阿托伐他汀)的专利将在今年11月到期,2010年,立普妥的销售额达118亿美元,而仿制药厂早就对这块庞大的蛋糕垂涎三尺。11月后,立普妥与同类产品拼杀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这也是部分导致辉瑞宣布在下一个财政年度将R&D投入缩减15亿美元的同时,关闭位于桑威奇研发中心的原因。而且公司还将裁掉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格罗顿1100个工作岗位,而在麻塞诸塞州的剑桥市将会重新设立和补充新的几百个岗位。

  根据路易斯大学世界卫生和医学中心的执行董事Peter Ruminski的观点,辉瑞绝不是只是削减研发岗位。节省内部研发投入的趋势在整个行业中不断升级且不断持续。

  默沙东旗下位于荷兰的默沙东-欧加农(MSD-Organon)研发实验室里的研究人员的命运仍然悬而未决。默沙东的总部设在美国新泽西州,公司于去年9月宣布将出售在荷兰欧加农的业务,以便作为对全球研发业务进行整合的措施之一。但之后迫于劳资联合委员会以及欧加农雇员的强烈反对,默沙东表示将研究替代的内部可行性解决方案。

  同时在法国,法国《论坛报》(La Tribune)有消息透露,总部位于巴黎的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安万特日前正在对该公司在欧洲市场上的业务进行重组。作为这项战略的一部分,赛诺菲计划在该地区裁员700人。文章指出,在推行裁员措施后,赛诺菲在欧洲市场分支机构的数量将从以前的30家下降至10家。赛诺菲发言人向路透社表示,该公司正在对欧洲地区的业务进行改组,但拒绝对是否裁员一事进行评论。

  急坏英国政府

  辉瑞在英国的桑威奇研发基地运作了50多年,它是欧洲最大的研发基地,也是辉瑞在全球最大的研发基地之一。目前,环境优美、如同大学校园的辉瑞英国研发基地共有2400名员工,其中相当一些是世界顶级的高技术人员。每年辉瑞投资在英国研发中心的研发费用高达5 .5亿英镑以上。不少辉瑞风靡世界的药品就是在这里研发出来的,其中包括全球著名的万艾可。

  虽然对占地340英亩风景如画的研发基地进行裁员,可以改善辉瑞的财务状况,但是对当地经济却是重重一击。桑威奇本来是一个海边小城,辉瑞的巨大业务给这个风景优美的滨海城市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和经济效应,同时也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过去5年里,仅新研发设施的建设,辉瑞就投入了2.4亿英镑。一旦辉瑞“撤退”,着急的不但是肯特郡和桑威奇市,而且包括出任首相宝座9个多月的卡梅伦。卡梅伦曾努力劝说辉瑞不要将研发业务移出英国。但结果无功而返。所幸的是,就在辉瑞宣布决定关闭桑威奇研发中心48小时后,英国商业、创新、技术服务部专门成立一只由肯特郡议会及本土企业协会组成的应急小组,应对即将面临的失业人员。

  辉瑞这一决定带来大量的失业人员不但激怒了英国政府,当然也惹怒了桑威奇的雇员。尤其是在去年11月英国政府通过了所谓“专利盒”的法案之后,这样的决定更让英国政府情何以堪。“专利盒”方案是英国政府为鼓励在英的制药和生物技术企业进行研发和开发活动,而对企业专利收入提供10%的优惠税率的措施。该法案将在2013年4月正式生效。现在很难想象,如果桑威奇研发中心关闭在该法案通过之前,将是怎样的情况。一个桑威奇研发中心的员工也表示了极度不满,他在博客上用直接署名为“读信”的文章,炮轰了辉瑞的总裁和CEO Ian Read。

  尽管现在有很多员工不得不面对重新安家和在其他地方寻找工作的可能,但是至少有一小部分的人员将考虑留下来建立他们自己的研究实体,而且学术机构可能成为全球研发人员失业浪潮的最终受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