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遭质疑 学术打假个人时代结束

2011-4-02 10:11 来源: 广州日报
609 收藏到BLOG

  打假斗士方舟子“后院起火”,令公众大跌眼镜。近日有记者对《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抄袭疑案进行调查,发现方舟子的这篇科普文章连被抄袭者的笔误也一并复制。此外,全文约1600字的《科学是什么》有900字左右几乎原文引自罗伯特教授的《神创论是科学的理论吗》一文,罗伯特也认为“这是抄袭”。

  今天是西方的愚人节,“方舟子抄袭”活像愚人节新闻。不久前,战罢肖传国的方舟子还实名举报朱学勤《道德理想国的覆灭》抄袭,今天方舟子自己似乎也陷入抄袭泥沼中,让人感叹不已。尽管方舟子仍不以为然,辩解“对观点复述归纳不是抄袭”,认为是有人打击报复,报道仍引起公众热议。公众可以容忍一位教授的抄袭,但不能原谅一位以学术打假安身立命、自诩有“学术洁癖”“真相洁癖”者偷鸡摸狗。因为,如果前者是对学术道德的伤害,后者则是对学术与社会道德的双重打击。

  方舟子在《抄袭的境界》一文中,从“一字不改地一路抄下来”的最低级,“抄袭的同时夹杂一部分自己写的段落”的次高级,到“东抄西凑,从一部著作抄一段,再从另一部著作抄一段”的更高级,把抄袭分为几种境界。今天读此宏文,令人感慨系之。

  实际上,方舟子在质疑、批评别人的同时,也一直饱受他人的质疑,譬如有人指责他批评别人采用的是一套标准,自己做事采用的是另一套标准。如果抄袭一事不虚,严于律人,宽于律己,方舟子的“双重标准”不仅是个人的道德缺陷,更有损于学术打假的公信力,公众凭什么相信你的学术打假出乎公心?曾经被称为“打假英雄”的王海,被曝“知假买假”索赔牟取私利之后,他在公众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方舟子会否重蹈王海的覆辙呢?

  当然,哪怕方舟子实属抄袭,方舟子还是方舟子,不能因人废事,甚至落井下石。工具层面,他多年啄木鸟式的学术打假,揭开不少东郭先生的画皮,揪出不少欺世盗名的“学术蛀虫”,成绩有目共睹,不容抹杀,“基因皇后”陈晓宁、“神仙”李一、“肖氏反射弧”肖传国等都被他枪挑下马;价值层面,他对科学的偏执,是对国民科学素质的启悟;他对学术打假的启蒙,让全社会认识了学术假祸;他敢于讲真话的作风,体现了一位知识分子的良心;“六亲不认”、对学术造假“一个都不宽恕”,是学术打假应有的态度,而这正是时下学术界最稀缺的……不管怎么说,方舟子学术打假的精神已脱离他的“肉身”,而成为一尊精神铜像。

  方舟子被质疑抄袭,昭示学术打假个人时代的结束,更凸显学术打假的紧迫性。国内学术造假到什么田地,从我国论文量世界第一而引用量百名开外这一尴尬现实足以窥斑见豹,连打假者自己也不免染尘,真叫人无话可说。一个抄袭成风、模仿成习的学术界,如何为社会的创新、可持续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知识力量?学术造假毒瘤不除,学术没有希望。十多年来,方舟子像单枪匹马大战风车的唐吉诃德,左冲右突,与打假者斗智斗勇,也拉下不少人,可凭谁问:十年来,学术造假现象少了吗?没有证据支持这一点。说到底,唐吉诃德是斗不过风车的,学术打假靠某个人单打独斗也只能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方舟子被质疑抄袭,我们并不开心,因为学术打假遥遥而未有穷期。但愿告别方舟子之后学术打假进入“后方舟子时代”,用严格的学术规范挤掉学术虚假的泡沫,那将是学术之幸,国家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