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没事”的奶粉何以成为公共事件主角

2010-8-16 08:16 来源: 《新京报》
549 收藏到BLOG
  8月15日下午,卫生部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通报“圣元乳粉疑致儿童性早熟”调查结果。按照官方的说法,综合检测结果和临床会诊意见,卫生部专家组评估认为,湖北3例婴幼儿单纯性乳房早发育与食用圣元优博婴幼儿乳粉没有关联,目前市场上抽检的圣元乳粉和其他婴幼儿乳粉激素含量没有异常。

  从社会管理和话语权威的角度讲,官方说法应该是最准确、最权威、最让人信服的信息。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新的更有说服力的案例以及更为科学的说法,这个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无论你我是否还心存狐疑,接下来的事情是对各个品牌奶粉用人民币投票的问题,而不可能是以公权力所能决定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来说,陷入雌激素漩涡的圣元奶粉算是已经“安全着陆”。

  但回顾整个事件,诡异的是“雌激素奶粉”何以如此迅速地发展成为公共事件?这是我们必须拷问的问题。

  从社会层面上来看,三聚氰胺造成的公众对奶粉的心理阴影,具有相当大的负面作用。对于可能产生问题的奶粉,人们的心态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由此造成的社会氛围意味着媒体与公众抱有强烈的怀疑态度,这在某种程度上使得媒体与公众都会忽视自身的科学知识局限,可能会有较为武断的结论。食品安全关乎生命与幸福,在这一点上,政府部门和厂家不能苛责消费者和媒体。

  而相关厂家在事情爆出之后不是高调送检,以求政府机构的权威声音,而是高调要起诉媒体,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媒体与公众的反感。这可以看作是一个操作技术层面上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权威信息的出现因机制原因严重滞后,在一定阶段时间内造成信息的紊乱。反观事情发展之初,家长发现问题之后,有关检测机构不接受个人申请,加剧了事态发展,因为它延缓了公众与媒体从权威机构获得有效信息的进程。这是一个需要从制度建设层面进行解决的问题。此前,卫生部有关负责人对此的回应是,有些检验机构不具备送检项目的检测资质或能力;一些机构担心样品的来源,担心有目的不纯的送检;还有一些机构怕承担法律责任,不想介入纠纷等。

  从服务公众与确保尽快消除安全隐患的角度讲,在国家质检体系中,应该建立“先受理,后转交”的制度规定:即使没有检测能力,也应该收下个人的检测申请,由该机构向其他有能力检测的机构转交或向卫生主管部门加以报告。

  政府各级负有监管职责的部门在食品安全问题的反应机制上应当更快、更灵敏,不断强化与消费者、医院、厂家、媒体之间的信息反馈,把握解决问题,避免社会恐慌的最佳时机。

  从三聚氰胺到雌激素到奶源地,关系亿万儿童的奶粉总是令人牵肠挂肚,一次次的不安全案例已经令公众“闻奶粉而色变”。虽然说圣元奶粉的这次安全着陆看上去虚惊一场,但这不能说就此可以高枕无忧了。无论是奶粉厂家还是权力部门,都需要反思事情发展的整个过程,要看到“无事变有事,有事变大事”的社会背景并积极弥补监管机制上的缺陷,以此修正自身行为来重建公众信任。

  ■ 观察家

  这次奶粉事件让人虚惊一场,但无论是奶粉厂家还是权力部门,都需要反思事情发展的整个过程,要看到“无事变有事,有事变大事”的社会背景并积极弥补监管机制上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