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24小时药店”难过成本关 夜间经营入不敷出

2010-11-01 07:47 来源: 《工人日报》
678 收藏到BLOG

  药店夜间经营成本甚高,水电费和加班费都不菲,而一晚上往往只有一两个患者前来购少量药品,进账不过几十元

  最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虽然北京街头巷尾经常可见药店挂着“24小时营业”的招牌,但不少市民反映夜间购药有点难,经常敲开了门,却买不到药。

  根据《药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有关规定,药店要“具有能够配备满足当地消费者所需药品的能力,并能保证24小时供应”,虽然该《办法》并未强制各药店必须24小时营业,但这也是申请药品经营许可证的一个必要条件。为什么药店承诺“24小时售药”,却难以兑现?记者走访了几家药店,一探究竟。

  夜间经营只留看店人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劲松桥西南角的嘉事堂药店,门口竖立着一个写着“24小时营业”的灯箱,店员也向记者肯定该药店是全天营业。但当记者表示,自己忘记带医生处方,是否可以夜间再来购药时,却被店员告知,“晚上只有一个老头值班,我们都不在,卖不了处方药。”当记者询问晚间是否有执业药师值班时,店员摇头否定。

  而在东三环南路的万民阳光大药房,记者发现药店统一的绿十字标志挂在一层,而一层已变成卖饮料和零食的小卖店。药店位于二层,但如果不站在三环辅路上仔细看,很难发现楼上还藏着个药店。这家药店的店员告诉记者,夜间只提供窗口售药服务,而且不卖处方药,因为没有药师值夜班。

  “窗口在一层,晚上就在那儿卖,你就别晚上来了,晚上没法给你找药。”工作人员表示,晚上9点半后,二层药店就不让上来了,也不会特意去找顾客指定要买的药品,一层的售药窗口只提供一小部分常用药。

  当记者晚上12点再去探访时,发现大部分规模较大的药店都是只留有一个看店人窗口售药,即使顾客带有医生处方,也不能买处方药,因为看店人没有药师资格,并且他们只能按照顾客提供的药名去找,自己并不能说出每种药的具体疗效和副作用,也提不出用药建议。有的药店在窗口叫了半天也无人应答。

  根据《药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第五条、《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经营处方药、甲类非处方药的药品零售企业,应当配备执业药师或者其他依法经资格认定的药学技术人员。经营乙类非处方药的药品零售企业,以及农村乡镇以下地区设立药品零售企业的,应当配备经设区的市级药品监督管理机构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直接设置的县级药品监督管理机构组织考核合格的业务人员,有条件的应当配备执业药师。企业营业时间,以上人员应当在岗。

  也就是说,如果执业药师不能24小时在药店值班,那么药店24小时售药就形同虚设,因为患者在药师不在场的情况下即使带了处方也买不到处方药,用药安全更难以得到保证。有医学专家告诉记者,百姓夜间用药,多为紧急情况,用到处方药的可能性非常大。

  药店也有难言之隐

  “并不是我们不想24小时营业,而是操作起来太难了。”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附近一家药店的王经理说。

  这位经理认为,药品是贵重物品,而且部分药品还是危险品,有毒、有副作用,药店的工作人员又多为女性,如果24小时经营,深夜时的安全难以保证。更何况药店的夜间经营成本甚高,水电费和加班费都不菲,而一晚上往往只有一两个患者前来购少量药品,进账不过几十元,夜间经营常常令药店入不敷出。

  “药店在营业时间对值班人员是有要求的,不是说简简单单随便留个人就能卖药,卖药不是卖24小时的快餐。”王经理对记者说,“药店里没有住人的地方,卫生上也不允许留宿,让药师一边看店一边休息是不可能的。”而一些规模较小的药店,则干脆表示自己没有多余的符合标准的药师可供夜班调遣,如果专门在夜班聘人,成本上难以接受。

  “有的顾客分不清处方药和甲类、乙类非处方药,也不带医生处方来,把我们当成24小时便利店,认为药店像小卖店一样什么都可以随便买,买不到又着急,向我们抱怨。其实我们也不能随便卖药啊。”该药店工作人员解释说。

  对于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的区别与标识,记者随机在协和医院门口采访了一些前来就诊的患者,但大多数人都说不出所以然来,一些患者甚至不知道药店卖药有处方药和非处方药之分。

  根据首都医科大学的有关医学专家介绍,所谓处方药,就是必须凭执业医师的处方才能调配、购买和使用的药品,而非处方药是不需要凭执业药师的处方即可自行判断、购买和使用的药物。根据药品的安全性,非处方药又分为甲、乙两类。根据国家药监局制定的《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非处方药的包装必须印有国家制定的专有标识。甲类非处方药标识的图案是红色的,乙类的是绿色的。

  夜间急诊去医院是上策

  有关医学专家亦指出,百姓在夜间出现的病情往往是需要进行急诊治疗的,有些人选择去药店买点药自己对付一下,这种行为并不可取,因为普通百姓并不具备专业的医疗和药品知识,病急乱用药可能会产生不良效果和副作用。根据国家法律法规,药店的执业药师在没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不能出售处方药,市民夜间去药店买药可能不仅买不到自己急需的药品,而且还会因此耽误治疗时间,延误了自己的病情。

  夜间急诊前往社区卫生站找药也不可取,因为社区卫生站即使有医务人员值班,他们也无权处理急诊,只能将患者转诊到医院。“有等着人家给你转诊的功夫,你还不如直接去医院看急诊。”

  根据北京市卫生局相关人士介绍:社区卫生站的基本职责是预防、保健、基本医疗、健康教育、康复和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等,主要工作是针对居民日常的小病和慢性病进行治疗,辅之以健康普及教育。

  专家建议,如果夜间确有不适,还是应当及时直接前往医院就诊,以免病情因延误而恶化。“当然,这不是说药店就有理由不配备24小时的药师,药店应当做到24小时正常售药,保证居民夜间药品供应。经济利益不能够作为逃避保障居民健康的理由。”

  “通常情况,医院的主要科室和急诊室都有医生值夜班,夜间看病比较方便,一来路上不堵车,二来病人很少也不会排队,和白天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一名三甲医院的医生说。

  但也有市民表示,医院过于集中在城市中心区,距离居住地过远,夜间去医院有难处,路上也不安全。“凌晨时候打车也不好打,冻了半个小时才打到车。”家住北京市通州区的张佳然讲起自己去年冬季夜里去城区的医保医院看病的经历说,“如果医院近,谁想去附近的药店凑合呢?”

  “人口疏散迁移到了郊区新城,住宅楼盖起来了,但医院等设施并未及时跟进。加快各个卫星城居住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建立配套的医疗设施,才能从根本上缓解一系列后续问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城市学院副院长刘欣葵教授如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