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国:论文事件和杨宝峰院士无关

2011-9-09 09:1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收藏到BLOG

  “如果我真想造假,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北京时间9月8日21时,因论文事件受到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心脏病研究所严厉处理的王志国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一再声称,他没有在这些论文中造假。他同时指控造成论文撤稿的人是一名实验室技术员,“我们有确凿证据,至少有两篇论文的问题出自此人之手”,论文事件“是有人在专门整我们”。他还认为,自己之所以受到如此严厉的处理,完全是研究所迫于舆论的压力。

论文存在“一图多用”,但主要研究成果依然有效

  对于论文事件中存在的问题,王志国说,一句话概括就是“一图多用”,也就是说,同一张图出现在了不同的论文中。他们的研究成果一般根据两部分表达,一部分是图像,一部分根据这些图像所计算出来的数据。“我们的问题出在图像被重复使用了,但是我们的统计数据没有错”。

  此前接受《新世纪周刊》采访时,王志国也声称,在新闻公告中,心脏病研究所主任塔蒂夫先生表示,调查结果说,王志国教授的主要研究成果和最后的结论依然是有效的,并且这些结果已经被许多别的科学家重复实现过。

  王志国说,在6月1日收到《生物化学期刊》(JBC)的通知后,当时他就让整个实验室的工作全部停止下来,开始查数据。6月20日、21日,他又先后收到了另外两家杂志的通知,涉及除《生物化学期刊》之外的其他文章,“因为文章牵涉面太广,所以我决定先撤下来,当时所里没有同意撤文,觉得解释清楚就行。但是我认为,作为科学家要用最高的科学标准来要求自己”。

  8月9日,他们的论文被主动要求从《生物化学期刊》上撤下,“这些事情其实每天都在发生”,但这次撤稿却引起了轩然大波。“同时期从一些高端杂志比如《自然》、《基因和发育》等撤下来的论文,反而没有什么讨论,像《自然》上的那篇撤稿,是哈佛大学的教授撰写的,理由是结论在另两家实验室没法重复。这些从大牌杂志上撤下来的论文应该受到更多讨论才对”。

操纵“一图多用”的实验室技术员同时也是报料人

  事实上,要发现“一图多用”并非易事。据王志国介绍,这些图用肉眼看没有问题,必须在电脑进行拖放操作才能看出来,“只有做的人才会知道”,所以他怀疑这些问题并不简单。

  这个时候,他开始怀疑有人在操纵这个事情,他发现,“一图多用”出现在7篇论文中,其中两篇论文已经搞清楚了图是谁做的,此人是实验室的一个技术员。另外5篇由于没有确凿证据,不能肯定。“但是这个时期的工作都是这个人来做的,理论上6篇文章都是此人做的,但另外4篇没有证据,所以不能细说”。而且论文主要发表在2007年,实验在2006年就已经完成了,过去了这么些年,很多细节没法再回忆起来。

  但王志国声称,造成“一图多用”的技术员也是向媒体及基金会报料的人。他说,证据就在于,“做假的这个人,用的是自己电脑。如果他用实验室的电脑就没法查清了,因为那会显示wang"s lab(王的实验室) 的字样,但在此人给媒体报料以及发给我们相识朋友的匿名信中(这些信后来转给我们),发现其中有9个PPT上面标注了时间,这些东西是谁做的,就一目了然了。”

  他说,此人的动机尚不清楚,但这个人已经在早些时候被勒令离开他的实验室了。

  中国青年报记者通过其他途径向王志国询问这名技术员的信息,但王志国表示,这是目前属于大学和研究所保密范围的事,“我不能公开,也没有权利公开”。

媒体报道让研究所速下处理决定

  对于蒙特利尔大学心脏病研究所的处理方式,王志国并不满意,“所里面的处理也有不恰当的方式”,但他认为,这是因为“所里过去没碰到过此类事情,也欠缺这方面的经验所致”。

  他认为,心脏病研究所是迫于媒体压力,必须要出来说话。所以,在没有将所有事情调查清楚之前,只有决定结束调查。“由于媒体的报道,对所里产生了很大压力,因为研究所的运营需要获得资助和捐款,有人开始怀疑是否应该再继续资助我们研究所,这给研究所造成很大压力。”

  他强调,6月22日,他给所里发了电子邮件表示要辞职,当时所里没有同意,要他解释清楚就行了。“我已经做了二三十年的科研,发表一百三四十篇论文,还有好几本著作,我们主任塔蒂夫也说,在过去的20年里,王志国教授在一流科学杂志上发表了许多科学文章,他在该科学领域为世界科学做出了重大贡献”。

  然而,他说,媒体的报道却让研究所迅速作出了处理决定,甚至连他的辞职都没有被提及。

“我还是希望继续从事科研吧”

  他依然表示此事跟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杨宝峰院士没有关系,因为当时的课题合作中,几乎所有的分子生物学实验都是在加拿大的实验室里进行的,“这一时期杨院士他们还没有分子生物学的东西或者非常弱”。他说,杨院士的课题组主要负责课题中涉及功能学、病理学及药理学方面的实验,“我认同杨院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问题确实出在我这边”。

  王志国表示,他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我对实验室的管理出现了疏漏,作为实验室的负责人,我也只能承担这个责任,这对我是个教训,不过这个教训实在是太大了”。

  有学者接受访谈时称,王志国在国内兼职很多,也申请了很多基金,这些兼职和基金都要求科研成果,这也许会导致他在科研上的急功近利。

  对此,王志国说,他没有必要去急功近利,他会以很高的科学标准来要求自己,但他也承认,蒙特利尔大学心脏病研究所作出的一些决定,确实会因为他在国内的兼职受到一些影响。

  对于以后的打算,王志国说,目前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因为现在被描得很黑了”,至于以后,“我还是希望继续从事科研吧。”他长叹一口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