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兖州:诺力电源违规建设 铅污染民生堪忧

2011-4-07 14:04 来源: 中国环境观察
收藏到BLOG

  “我的同伴比我多干了半年,她总是说小肚子下坠胀疼,全身浮肿,皮肤裂口子。”离山东诺力电源有限公司直线距离不到100米的武家村赵女士至今心有余悸。

  山东诺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又称:山东诺力电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力)成立至今,与附近居民之间的纠纷从未间断过,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制铅废水和铅尘及铅烟,直接对当地居民生活与健康造成威胁。

  村民谈“铅”色变

  据诺力集团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山东诺力电源有限公司隶属浙江诺力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山东诺力电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其前身为长兴五峰蓄电池有限公司与兖州云龙科技开发公司共同组建的山东云龙泰格电源有限公司。2006年8月,由浙江诺力控股有限公司经营,更名为山东诺力电源有限公司。浙江诺力控股公司旗下有浙江诺力电源、长兴新大力电源与山东诺力电源和诺力高能电源研究所四家企业,主要生产铅酸蓄电池极板。

  3月13日,《中国环境观察》通过连续两天的实地了解,就诺力电源有限公司的铅污染进行调查。

  座落在兖州工业园区的诺力电源的厂房北边,有十多个直径30公分左右,5米多高的烟囱一线均匀排开,与公路一墙之隔。公路的正北与东北是武家村的耕地与村民居所,从这些烟筒到村民的居住地,直线距离不到100米。按照我国《工业企业卫生防护距离》,制铅蓄电池厂卫生防护距离按照当地近五年的平均风速与规模确定,而产蓄电池极板1200万余套的诺力电源,最小防护距离应不下800米。显然,该企业选址与建设的合法性均存有疑。

  由于诺力电源与武家村仅一路相隔,从诺力排出的铅烟与铅尘会礼遇到武家村的每位村民。村民刘师傅说:“每天晚上会排放废气,味道特别难闻,有时候呛得晚上睡不着。夏天都不敢开窗户,不敢开门。”其他村民也争抢着说诺力电源的味道难以忍受,“每天早上院子里会有厚厚的一层深色灰尘。”一位村民操着乡音比划着。从村民的神态中无不流露出遭遇诺力铅污染的焦虑与恐慌。

  2008年,不甘忍受诺力铅污染的700多武家村村民,集体去堵诺力电源公司的大门。“惊动了公安,将年纪较大的9位村民以扰乱公共治安为由,抓走拘留了一周。”在武家村开诊所的郭老师傅就是当年被抓者之一,“没地方讨说法,从那以后,就没人敢再公开提这事了。”

  

  另有知情村民告诉《中国环境观察》,诺力的废水是经地下管道排到了深水井,“不会让人们找到的。”《中国环境观察》在兖州工业区调查中发现,一条从工业区方向从北向南的地下水渠,深黑色的污水上漂浮着有机物。旁边当地的小伙子告诉本刊:“从工业园区流出来的。”而这些没经过任何处理的工业废水,一直向南经过城区流向了洸府河。

  员工更换频繁 职业病症频现

  在诺力电源厂区,会看到带着厚厚口罩或防毒面罩的工人,穿着水靴“全副武装”的在厂房进进出出。

  诺力的招人条件,在兖州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未婚的不招,女性没生过孩子的也不招。” 显然,这些聘用条件让人匪夷所思。但从人性角度看,诺力电源的用人严谨度似乎与核工业从业者等量齐观。而这是否与兖州环保局监察大队队长杨晓平说的“诺力的老板是浙江省人大代表,十大慈善家之一”有些许联系?

  2009年在诺力干了半年的武家村赵女士说:“我干的时间短,后来怕得不行,就不干了。” 赵女士的朋友比她多干了半年,就出现小腹下坠胀痛,全身浮肿,皮肤裂口子等症状。“出现不适症状公司花钱给看病,但不给补偿。”

  开出租小赵的朋友也在诺力干过,“不到一年时间,后来浑身发青,没力气,就不干了。就是打死我也不会去。”看来,对诺力电源的用人状况及职业病症在当地已经是潜规则。

  “诺力招人很困难,即便薪水给到其它企业工资的两倍,就近的村民还是没人敢去诺力上班。”频繁更换工作人员,也是诺力规避职业病带来大量赔付的办法。

  在诺力干过活的人们讲,“诺力的员工,工龄最长的不超过一年。并且周边的人都不会去诺力干活,都是些边远地方的人们为了高工资,才肯去,但都时间不长。”

  环保局大队长:铅污染“第一次听说”

  在兖州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队长杨晓平,就诺力电源是否存在铅污染情况,及是否接到过群众举报等问题时,杨晓平解释道:“没有,从来没听说,我们几乎每天都对开发区的企业进行监察。”兖州市环境监察大队有9名工作人员,兖州市有三百多家企业,照此算来,平均每人每天会对三十多家企业进行“跑堂式”的监督,而这样的监督表述是否会形成事实?

  杨晓平告诉本刊:“诺力电源公司是兖州市政府招商引资项目,起初并没有现在的规模,经过了几次扩建。”对于诺力的逐步发展的实力,杨晓平自信道:“诺力的技术与设备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并且诺力已经在计划转产。”值得疑虑的是:投资巨资,技术一流的诺力电源,转产意味着巨额损失,这是常规企业所不忍的。

  对于诺力严重污染,频现职业病,频繁换员工,杨晓平说:“没有,不可能,你说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只听说以前员工穿着工作服回家,造成家里饮水铅超标。后来经过严格管理,下班后必须换自己衣服,就再没发生。”

  在调查中,《中国环境观察》还发现诺力电源公司在建设过程中不符合《工业企业卫生防护标准》,队长杨晓平这样解释:“我们只管监察,不管审批。”

  杨晓平还透露,“华东督察组3月初来过,并对诺力电源也进行过抽查,对废气取了样,结果还没出来,可能到月底了。”

  兖州市环保局办公室主任告诉本刊,材料统一都在兖州行政监督大厅。在兖州行政监督大厅的环保办,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环境观察》:“诺力的‘环评’是济宁市环保局审批的,市里批复完就直接发到企业,按说我们这里应该保留一份,可是企业没有给,我们无权过问”。

  不论诺力的审批手续在哪个部门,就像兖州市环保办监督大厅工作人员说的:“是济宁市环保局审批和验收的。”而济宁市环保局有没有到诺力电源工厂进行过实地调查验收,我们不得而知,但值得肯定的是:诺力电源的工厂建设超出我国《工业企业卫生防护距离》标准的10倍之多,诺力的违规建设,是如何通过环保部门的合理批复和验收。诺力电源造成的污染,从根源上讲,落在环保行政审批这一环节,真正的责与权该由谁来承担?安徽怀宁血铅事件、陕西凤翔血铅事件、四川资中血铅事件、郴州血铅事件等,一连串让人触目惊心的铅污染事件,该是为企业与环保监管敲响警钟的时候了。

  2月份,环保部召开的《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周生贤部长指出:重金属污染防治是“十二五”环保工作的‘头等大事’,对工艺落后、污染严重的铅蓄电池、铅冶炼等企业的环境安全隐患进行排查。并针对儿童血铅超标事件高发态势,环保专项行动将着力打击铅蓄电池行业的违法企业和违法行为。对未履行环评手续、未完成“三同时”验收、污染治理能力不匹配、长期超标排放的企业一律依法停产治理。

  3月28日,环保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监察部、司法部、住建部、工商管理总局、安监局、电监会国务院九部门联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将铅蓄电池企业的整治作为2011年环保专项行动的首要任务,对全行业进行彻底排查。并在2011年7月30日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在媒体上公布辖区内所有铅蓄电池企业(加工、组装和回收)名单,接受社会监督。

  我国是世界电池生产加工和贸易大国,2010年我国电池行业总产值已达到4400多亿。其中铅酸电池的产量约一亿四千万千伏安时,锂离子电池产量26亿只。在利益的驱使下,据调查,像诺力电源这些不符合环保要求建设的企业不在少数。面对污染,村民无不恐慌,面对职工的职业病症,面对环保政策高压,这些违规制铅企业的未来生命力迹象会在哪里?

  在倡导“节能减排”、“环境保护”为主流的新型工业化道路上,我们不仅需要群众的自我保护、维权意识,更需要政府对企业的坚定态度,以及企业的社会责任心。“十二五”的环保工作离不开每个人的努力。与诺力电源类似的一批重污染企业,更应当为当地政府与环保监督所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