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铅事件引发行业严打 浙粤关闭数百家电池企业

2011-5-23 17:25 来源: 经济参考报
1008 收藏到BLOG
浙江海久电池股份有限公司车间内的蓄电池。

  继前两年的多个“血铅”中毒事件之后,近日浙江、广东又频发多起血铅超标事件。面对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环保部门及铅酸蓄电池行业协会痛下杀手,展开行业“严打”。浙江、广东两地接连关闭数百家铅酸蓄电池企业,其中,浙江273家铅酸蓄电池企业中,有213家已被停产整顿;广东160余家企业中,防护距离不足300米的企业将全部关停。一股凛冽的环保风暴蔓延全国。

  中国电器工业协会会长杨启明表示,铅酸蓄电池企业是三大铅污染源之一,这是不可回避的。目前行业存在诸多问题,必须理性面对,相关责任方必须承担社会责任。

  血铅超标事件又有发生

  又一起血铅超标事件发生了,这次是在广东省河源紫金县。

  今年5月7日起,河源市紫金县临江镇的一些村民纷纷前往广州市、河源市的医疗机构进行血液检查。截至5月19日,累计已检测血样1468份,发现有136人血铅超标,其中达到铅中毒判定标准的有59人。如今十几名来自紫金县的儿童还躺在广州市儿童医院里,有些儿童血铅指数高达639微克/升,超过正常的12倍。

  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位于紫金县的一家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三威电池有限公司。由于该企业在灌注铅封过程中违规排放废水、废气,而且没有按照批复的环评要求设置500米卫生防护距离,致使空气未经过滤排放即被附近居民吸入体内。值得注意的是,这家企业还是当地环保局认定的环保型铅酸蓄电池企业。目前,肇事者三威电池有限公司已被责令停产。

  广东是我国第二大铅酸蓄电池生产省,这类企业在广东总计有160多家。日前广东省环保厅召开了全省环保系统视频会议,要求对各“辖区内铅蓄电池企业开展地毯式排查”,并将关停卫生防护距离不足300米的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

  环境保护部在本月18日还公开通报了不久前发生在浙江湖州德清血铅超标事件的查处情况。据调查,此次血铅超标事件是因企业违法违规生产,职工卫生防护措施不当,县、镇政府未实现防护距离内居民搬迁承诺,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监管及应对不力造成的。此次事件严重损害公众健康,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环保部决定对湖州市实施全面区域限批,并取消德清县生态示范区资格。目前,该企业已被关停,公安机关已对海久公司法人代表依法刑拘。

  浙江省环保厅负责人表示,目前浙江省共有273家蓄电池企业,已有213家被停产整顿。德清血铅超标事件发生后,该省派出了10个检查组,对全省登记在册的所有273家蓄电池企业进行地毯式排查,以防止血铅超标事件再次发生。而广东环保部门对铅酸蓄电池企业进行地毯式排查后将防护距离在300米以内的企业予以关停。

  关于铅污染防治的呼声日渐高涨,但血铅事件在这两年内却一直在不停上演。从全国来看,血铅超标事件2010年有9起,2009年有6起。环保部调查发现,其中2010年6起较大的铅污染事件一半由铅酸电池企业引起。

  统一认识 共同面对危机

  在这一系列事件的背后,反映出铅酸蓄电池行业发展面临的诸多问题。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近年来对铅酸电池的需求迅速增长。这个行业的门槛也比较低,结果导致整个行业内企业数量猛增,但企业规模普遍过小,低水平重复建设大量存在。

  据中国电池工业协会的数据,目前我国有2000多家铅酸蓄电池企业,有生产许可证的企业约1800多家,产值在500万元以上的企业只有200多家,不到整体数量的10%,而产值在亿元以上的则更少。

  今年3月,环境保护部对11个重点省份31个重点地市的388家铅酸蓄电池企业进行督查。督查情况显示,铅酸蓄电池行业中除少数大型企业较为规范外,大多数中小企业存在建设项目违法问题多、污染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危险废物处理处置不当、卫生防护距离不落实等问题。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敬忠表示,除了在生产环节,国内铅酸蓄电池行业在回收利用环节也存在严重污染。目前国内铅酸电池回收和处理状况很混乱,很多小企业都没有资质,另外在相应的设备和技术上也不过关,由此造成了严重的二次污染。

  针对目前愈演愈烈的形势,铅酸蓄电池行业协会18日在江苏张家港市紧急召开理事会,商讨如何应对社会舆论和企业关停等一系列问题。

  在会上,面对社会各界的疑虑,浙江企业代表仍有些许怨气、不服和牢骚。一些代表表示,浙江、广东一刀切关闭大部分企业的做法有些武断,应该区别对待,出现问题是部门监管不力,殃及全国企业关停不客观。500米的卫生防护距离的刚性要求大多数企业都达不到,很多企业当初建设的时候并没有防护距离的要求;而对环保部拿卫生部1989年的文件来做环境评价报告企业也有看法;此外,包括职工情绪不稳定、企业设备库存材料、售后服务、预收款如何处置、国家紧缩银根后对企业借贷造成的困难等问题也有反映。

  而对于这些疑虑,沈阳铅酸蓄电池研究所主任伊晓波认为,行业之所以出现这么多问题,究其原因是门槛低、起点低、环保意识低,由于环保投入不计入成本,企业有80%的环保设备不运行。还有一些企业产品技术跟不上,装备技术差,环保技术落后,运行标准低下,达不到清洁生产的要求。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副院长夏青则表示,达不到国家法定标准的企业肯定要关一批,这是大势所趋。“这些未达标企业如果任其自由发展,50年也不会被淘汰,政府加速产业结构调整对于行业升级换代是好时机”。为此,夏青提出四点意见:全行业要严格执行法定标准;要达到清洁生产的要求;严格按照排放标准的要求生产;坚持质量标准至上,保护职工利益坚持职业健康标准。

  夏青强调说,严格执行法定标准的核心是排放,要建立完善的标准化体系,对水、空气、厂界敏感保护点等的监测和设立要严格执行。他建议铅酸蓄电池行业协会立即组织评估队伍对企业进行评估,并分批上报整改建议,在全行业创建国际标准环境。与此同时,利用评价结果扶持保全具有环境友好型性质的优秀企业。

  用制度建设确保环境安全

  一场自上而下的“严打”正在展开,相关部门以及行业协会和企业正针对铅酸蓄电池行业进行整顿。

  要把重金属污染有效降下来,就必须以制度建设作为保障,从冶金、冶炼、蓄电池、钢管生产企业等的先进工艺装备、环保设施和企业环保自律开始。针对近期铅蓄电池及再生铅行业引发的铅污染事件高发态势,环境保护部5月18日下发了《关于加强铅蓄电池及再生铅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将有效采取措施,进一步加强铅蓄电池等涉重金属行业的污染防治工作。这些措施包括严格环境准入,落实卫生防护距离;规范企业日常环境管理,确保污染物稳定达标排放;完善基础工作,严格企业环境监管;加大执法力度,采取严格措施整治违法企业;实施信息公开,接受社会监督等。

  同时,环保部门将严格落实重金属污染责任终身追究制,对发生重大铅污染以及由铅污染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地区,环境保护部将对该区域所在地级市实行区域限批,暂停该市所有建设项目的环评审批。对造成环境危害的肇事企业立即责令停产,停止排放污染物。因重金属污染造成群发性健康危害事件或造成特大环境污染事故的,依法对造成环境危害的企业负责人及相关责任人追究刑事责任。今后凡发生重金属污染事件的地区,当地政府主要领导必须承担主要责任。此外,今后凡发生重特大铅污染事件以及由铅污染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和生态建设示范区,一律立即撤销其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和生态建设示范区称号,三年内不再受理其申请。

  2011年5月18日,由中国电池工业协会牵头的“中国电池工业协会清洁生产与回收利用专业委员会”在北京宣布成立。11家铅蓄电池重点企业发起、众多行业企业参与的“铅蓄电池清洁生产行业自律联盟”宣告成立,并向全社会发出“清洁生产行业自律条约”,以此引导行业自律,推动铅蓄电池产业技术升级。

  环保风暴之后铅酸蓄电池行业将面临洗牌。电池协会专家认为,根据工信部《电池行业重金属污染综合预防方案》征求意见,今后铅酸蓄电池行业将严格按标准进行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2013年前淘汰镉含量大于0.002%的铅酸电池,淘汰20万千伏安时/年规模以下的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限制新建50万千伏安时/年规模以下铅酸电池生产项目(不含先进新型铅酸电池)。

  王敬忠表示,这就意味着两三年后,年产值低于一亿元的铅酸电池企业将必须停产,届时,全国的铅酸电池企业将会由现在的两千多家缩减到几百家左右,绝大多数的企业将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