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锯末”胶囊假冒200余种药品 利润超30倍

2011-3-14 07:53 来源: 新华网
2253 收藏到BLOG
  湖北破获互联网售卖假药“第一案”

  “锯末”胶囊假冒200余种药品“畅销”网络

警察展示部分假药样本。湖北省荆州市警方经过半年多的努力,一举侦破了被称为湖北假药“第一大案”的制售假药案件,警方一举端掉了6个制假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23名。

  用锯末、粗糠和面粉作原料,湖北荆州6个制假窝点半年内疯狂炮制出上亿粒胶囊,冒充201种药品,并通过互联网销往全国28个省份的100多个市。案件涉及药品多、辐射地域广、涉案金额大,是湖北药监局查获的互联网销售假药第一大案。

  10日,荆州市公安局和药监局联合销毁了缴获的标值百余万元假药。涉案的2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案件成功告破。到底是何种手段能让“锯末”胶囊以假乱真?庞大的销售网络是如何构建的?药品打假的难度何在?带着疑问,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到荆州进行了调查。

  包装上下功夫以假乱真 称“锯末”胶囊“可治百病”

  此案涉及金额超过千万元,而公安部门已缴获的药品只有百余万元,仅占总额的十分之一,大部分假药已经售往全国各地。

  在荆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冒充国内某知名药厂治疗妇科疾病的胶囊。假药外包装印刷精良,上面印有“OTC”,“国药准字”等标识。再加上防伪标志,仅从外观看很难判断真伪。记者剥开一粒,稍用力就把胶囊捏碎了。仔细观察后发现,里面填充物竟是锯末!

  “胶囊外壳一般用糯米制成,部分用塑料制造。胶囊填充物主要是锯末、粗糠和面粉。假药作坊用印有不同药名的封塑铝箔纸,把灌装好的胶囊封装成板,然后再装入不同的药盒,‘锯末’胶囊摇身一变,就能成为各种功效的药品,可谓是‘万能’胶囊。”负责此案侦破工作的行动大队副队长代俊说。

  在销毁现场,记者见到了制假用的塑封机和灌装机等设备。这些设备构造简单,占地小,隐蔽性强,单人就能操作。利用这些机器,两个犯罪分子相互配合,一天就能灌装、压板约120万粒、10万板、5万盒假药。造假作坊还能相互串货。如果某种药品缺货,作坊之间可进行调配。发往北方的多冒充强身健体的补药,南方则多为祛湿、消炎药。

  “造假团伙内部产业链操作。‘药粉’产自天门市的民房内,设备产自辽宁,PVC硬片产自河南,空心胶囊产自浙江,而纸包装和铝箔则全部产自陕西西安和咸阳。假药的成品则在天门市、荆州市的小作坊内制造。”案件主办人黄海说。

  由于生产环境恶劣、工艺落后,为让这些胶囊达到跟真品媲美的“卖相”,犯罪分子在包装上下功夫,用的都是比较好的材料。胶囊在封装前还需经过除尘、抛光等工序。为了防止假药变质发霉,不法分子还特地选择了通风条件较好的仓库存放。所以单从外表看,能够以假乱真。

  “这种假药不但不能治病,还会延误治疗时机,如果带菌还会引起其他疾病,直接危害身体健康,长期服用会对人体造成伤害”。荆州市药监局稽查分局局长郭志强指出这种“锯末”胶囊的危害。

  利用网购流向全国各地 利润高达30倍以上

  去年6月,荆州一位姓李的药商在网上购买了用于治疗胃病和前列腺疾病的7种知名品牌药品,价值4000多元。当他拆开包装后,发现大部分药品既无生产日期,也无批号,随即向荆州市药监局举报。药监人员检查发现,他购买的药品全是假药。

  “看到网页上打的是正规医药公司的旗号,药品销售资质齐全,而且价格比药店低,当时就动了心。”李先生1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鉴于案件的复杂性,公安部将此案列为了督办案件。经过半年多认真细致的侦查,荆州警方顺藤摸瓜,一举端掉了6个制假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23名。在查获假冒201家正规药厂201种药品的同时,向全国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移交涉案线索500余条,使一个巨大的假药销售网络浮出水面。

  “犯罪分子非常狡猾。他们刻制假冒药厂公章,冒用多个药品生产厂家、多个国药准字号批号,在互联网上大肆刊登虚假的药品广告,并通过物流邮寄的方式,小批量、多批次分销,基本上足不出户就能找到全国各地的采购商。”行动大队副队长胡成林说。

  据了解,造假集团会有专人从事互联网上虚假网页的制作。他们在北京、西安、广州、深圳、重庆等地的网络公司均设有服务器。网页上登记有北京的座机号码和一个手机号。经试拨,北京座机无法打通,只能与手机联系。手机接通后,对方要求汇款到某卡号。一旦汇款到账后立即转移,完成交易后买卖双方基本不谋面。

  对于要求上门取药的采购商,造假集团会编造理由不予见面,然后提供一系列资料,例如质量保证协议书、法人授权委托书、发票、税务登记证、工商营业执照等,以骗取采购商的信任。

  “假药买入之后再转手,可从中谋取巨额利润。制造一板12粒装的假胶囊,成本仅3毛钱,批发价为4毛至3元,最终通过采购商转手至药店后,销售出去的价格则高达10多元,利润高达30倍以上。”郭志强说。

  一些假冒伪劣药品通过不法途径堂而皇之地登上药店货架。据介绍,国内有些药店为了经营,将柜台出租或者承包给了第三方。由于监管不严出现了管理上的漏洞,也让假药钻了空子,最终导致消费者在正规药店也买到了假药。

  查处难量刑轻 不法分子铤而走险

  记者10日来到荆州市第一看守所,见到了正在关押的鄢某和胡某等犯罪嫌疑人。当问及下线成员数量时,他们众口一词:“不知道”。

  代俊说,目前药品造假和售假的手段越来越高明,越来越隐蔽。不法分子都是使用假名进行制售假药活动,而且网络售假,流向广,调查取证难。为锁定嫌疑人,他们往往是锁定一个大范围后,一家一户地摸索。

  中国目前有4亿多网民,消费潜力巨大。按规定,处方类药是不允许在网上销售的。受巨额利润所驱使,加上网络销售缺乏管理,假药销售在网络上大行其道。这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没有备案就在互联网上开设了网站,加上所设咨询销售的电话均为移动电话,核实身份难。此案涉及的假药销售人员到底有多少,目前还难以估计,抓捕和取证都很困难。

  另外,制售假药的犯罪主体很多在偏远农村,藏身民房难以发现。这次打掉的6个造假窝点大都来自湖北天门各地,团伙成员均由亲戚组成,带有明显的家族性和地域化特点。他们彼此称呼不用真名,互相掩护,反侦查能力较强。

  “在乡村,如果有一家因制造假药而致富,其他村民也会跃跃欲试,纷纷效仿。屡禁不止。”教导员王浩说。

  对于如何切断假药的获利渠道,荆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朱道德说:“应对售药网站的资质严格审查,同时严肃查处实体药店知假卖假等违规行为,此外还要规范药品采购行为,建立药品配送制度,从销售环节杜绝假药。”

  目前,23名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被送至检察院进行公诉。荆州市检察院侦查监督处副处长朱峰说,他们将根据犯罪事实和收集的证据对犯罪分子量刑。根据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

  荆州公安部门认为,要加大惩治力度,加重对造假分子的量刑,让不法分子对自己的行为后果产生恐惧感,这样才能从源头上防治制售假药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