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医生:“我不开抗生素患者说我治不好病”

2010-9-27 13:35 来源: 《楚天都市报》
收藏到BLOG
  4个感冒患者,3个在用抗生素;手术患者几乎100%都在术前用抗生素;80%的感染性疾病患者,其实都没必要使用抗生素。滥用现状如此严重,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不开,患者说我治不好病”

  记者在同济医院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呼吸内科一名老医生接诊了一位发烧38度左右的爹爹,医生通过血常规检查,确诊爹爹只是普通病毒感染,遂没有开退烧药,只开了一点抗病毒的中成药。爹爹当时就有疑问,医生解释后,他拿着药回家了。第二天下午,儿子带着爹爹一起来到医院,此时爹爹已高烧39度,儿子很生气,质问医生:“还是专家呢,连个发烧都看不好!”

  同济医院药学部专家丁玉峰解释,感染是个发展的过程,一般来说,病毒感染若控制不好,两三天后会继发细菌感染,抗病毒很少有特效药,一般病人通过自身抵抗力(免疫功能)其实也能成功抗病毒。在这种情况下,医生不开抗生素是对的。

  然而,很多医生为了避免两三天后病人因病情未好转来“找茬”,或者担心手术病人出事故,“保险起见”,提前用了抗生素。

  那么,在正常情况下如果出现了炎症,应该怎么治疗

  武汉市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徐辉甫等多位专家说,炎症意指组织有发炎,既可能是病毒感染,也可能是细菌感染。若验血后确认是病毒感染,完全可以不用抗生素;若验血确认是细菌感染,就需要开抗生素了。

  开抗生素前,按照正常程序,应该先做细菌培养,确认是哪种细菌感染,但细菌种类繁多,如果医生判断准确,往往只需检测一两种,如果医生判断不准,则会要求检查多项,从而造成高额检查费。曾经有一位患者花了几百块做了细菌培养,最后只被开十几元的抗生素,患者为此相当不理解,说医生乱开检查单。

  此外,细菌培养至少需两三天,为了快速达到疗效,许多医生宁愿选择广谱抗生素,或者进行预防性用药、超范围大剂量用药。

  “药品利润中,抗生素占比近一半”

  “医疗机构的药品利润中,抗生素平均占比已高达45%-50%。”昨日,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抗生素对医院发展起着较大作用,这也是医院“热衷”开抗生素的另一个原因。

  据了解,按国家规定,医院进货价与销售价中可以有15%的药品加价,除此之外,抗生素利润诱惑包括两方面:一是部分医生本人可以从中提成;二是现在医院都是自负盈亏,科室都是独立核算,要盈利必须多开药,抗生素的使用面最广,因此开得最多。

  另外,国内很多药厂其实在抗生素生产上投入很少,拥有自主药品知识产权的比例极低,抗生素的利润仅次于一些抗肿瘤的新药特药,不少药厂直接到医院攻关,越好越贵的药攻关力度越大,因此抗生素越开越高级。

  一位医院管理研究者认为,医疗机构多年“以药养医”,抗生素对此“贡献”很大,想在短时间内抛开它们,做到完全合理使用,并非易事。

  “后抗生素时代”不能寄望于开发新药

  早在2005年,武汉市曾制订严管抗生素的硬规,多家医院也出台新规狙击,目前这些措施实施得如何?有何成效?

  昨日,武汉市卫生局医政处有关负责人介绍,2005年7月下旬,武汉市在64家二级以上医院推行抗生素分级管理,根据抗生素的疗效、安全性和适应症,分成非限制类、限制类、排除类三类;根据疗效、病情、价格、医师级别分为三级进行管理。相应级别的医生只能为患者开具相应级别的抗生素。“此举重在引导规范用药,指导合理用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确实很难根治滥用现象,因为如何用药很难设定量化指标,更多的是靠医生的主观判断和临床经验。”

  据专家说,我国大多数医生首先考虑怎么治病,而忽视了抗生素的副作用,或者说更重视眼前的病,考虑不够长远,但在许多发达国家,医生首先考虑的是如何科学地治病。

  进入“后抗生素时代”,许多医生已意识到滥用抗生素可能对人类造成毁灭性打击。采访中,他们多次提到,不能单纯寄希望于开发新药,必须通过合理用药满足临床需要,延缓耐药的进程。目前,改变医疗观念和治疗水平,提高管理和科学运用水平,迫在眉睫。